2012台北電影節展前展「瑞典電影大師:柏格曼」講座紀錄
時間:2012/05/12
地點:信義誠品六樓視聽室
主講人:聞天祥老師(影評人,現任台北金馬影展執委會執行長)
文字紀錄:黃柏鈞
現場攝影:台北電影節活動組 
 
一年一度的台北電影節展前展,5月12日(六)在信義誠品隆重開演,配合今年主題城市斯德哥爾摩,精挑細選出瑞典最膾炙人口的五部代表電影,除了揭開序幕的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 1918-2007)經典作《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 1957),還有三度入圍奧斯卡的國際名導萊斯霍斯壯(Lasse Hallström)成名代表作《狗臉的歲月》(My Life as a Dog, 1985)、盧卡斯穆迪森(Lukas Moodysson)一鳴驚人的處男作《同窗的愛》(Show Me Love, 1998)、托瑪斯艾佛瑞德森(Tomas Alfredson)驚艷全球的《血色入侵》(Let the Right One In, 2008),以及金馬奇幻影展的秒殺強片《阿蒙正傳》(Simple Simon)。而在展前展開幕現場,同樣也吸引了大批人潮共襄盛舉。 
 
去年因來不及報名而排候補位拔得頭籌的陳先生,今年搶先在第一時間完成報名,並成為第一位進場的超忠實觀眾,以下為台北電影節(以下簡稱北)對他(以下簡稱陳)的簡短訪問:
 
北:您對今年主題城市斯德哥爾摩的片單有何看法?
陳:我優先注意到繼去年打敗《阿蒙正傳》的《毒利時代》(Easy Money, 2010,於2011年台北電影節的「城市物語」單元中放映)後,奪得瑞典金甲蟲獎影帝的《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A One-way to Antibes, 2011),很好奇男主角的演技有多精湛。
 
在展前展首場放映──《野草莓》──之後,台北電影節很榮幸邀請到聞天祥老師擔任映後講座的主講人。首先,聞老師提到柏格曼作品中,有著人類對神和宗教恐懼的顯著標記,在《野草莓》中,透過遠距離的鏡頭,充分顯示溝通並未完成的訊息,也以此透露出人類不時追求的救贖,以及不圓滿的人生常態。
 
 
 
柏格曼並沒從大學畢業,被電影公司找去當編劇的他,一邊寫公司給他的案子,一邊寫自己的劇本,都是改編他自己先前創作的小說,但諷刺的是,反而他自己的劇本先被拍成電影,也就是由瑞典大師阿爾夫史約柏格(Alf Sjöberg, 1903-1980)執導的《折磨》(Torment, 1944,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經典重現」單元中放映),但本片的結局相當不被聞老師所信服,柏格曼在後來的自傳中亦有提到,當時電影公司認為原本的結局過於晦暗,於是增加了一個讓男主角受到校長和老師的鼓勵和道歉,隨之邁向驕陽、充滿希望的結局,但這種案例在影史上已屢見不鮮,看得出作為影響《折》的德國經典《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The Cabinet of Dr. Carigali, 1920)也曾被要求更改結局,但從往後的崇高地位可見,這些改變也不全然是不好的。
 
柏格曼透過作品深刻表達他的叛逆,以及對生命的不理解,在他導演生涯中,最有趣的便是《夏夜的微笑》(Smiles of a Summer Night, 1955)榮獲坎城影展史上空前絕後的「最佳詩意幽默獎」,可見他作品的絕對獨特性。但大師也非都從一開始就一帆風順,柏格曼在拍攝首部導演作品時,就如其作品名《危機》(Crisis, 1946,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及「名導初體驗」單元中放映)般多災多難,這部描寫一個女孩受到誘惑、隨著親生母親到了大城市,並與母親愛上同一個風流公子哥的故事,除了相當通俗的戲劇化情節外,也能明顯看出柏格曼的舞台劇背景,雖然並非為一部傑作,仍揭露了柏格曼日後成為大師的厲害之處。  柏格曼受到瑞典早期大師維多斯約史卓姆(Victor Sjöström, 1879-1960)的影響甚鉅,因此他們合作的《野草莓》更深深獨具一份非凡意義。柏格曼在撰寫《野》劇本時,並沒以斯約史卓姆為藍本,因為他當時已屆八十高齡,要配合長時間的拍攝非屬易事,但日後選角時,仍在電影公司的建議和牽線下,促成這段留名影史的佳話。
 
 
 
雖然沒有刻意模仿,《野草莓》開場時,空無一人的街道、馬車和死神的形象,都看得出斯約史卓姆早期經典《幽靈馬車》(The Phantom Carriage, 1921,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的深遠影響,本片也是柏格曼心目中的十大傑作之一,這個啟發,被柏格曼轉化成更青出於藍的原創作品,而斯約史卓姆在角色中注入的智慧和溫煦,恰好和柏格曼的叛逆與憤怒,達成一個完美的平衡點。  在《野草莓》中扮演主角媳婦的知名瑞典女星比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曾是柏格曼現實生活中的戀人,而柏格曼在《假面》(Persona, 1966,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可與《三女性》(3 Women, 1977)對照觀賞)中得以結合他深愛的兩個女人──安德森和麗芙烏曼(Liv Ullmann)的面容,更是該片最驚人的傑出之處。
 
在本片推出的60年代,在法國新浪潮代表人物楚浮(François Truffaut, 1932-1984)和高達(Jean-Luc Goddard),以及英國名導林賽安德森(Lindsay Anderson, 1923-1994)等人帶起的潮流下,柏格曼毫不投射時下社會的風格,受到瑞典影壇的強烈批判,被認為是一意孤行的創作,但反觀許多國家也不乏相同案例,例如日本影壇就曾將黑澤明(Akira Kurosawa, 1910-1998)的《亂》(Ran, 1985)選為年度最爛影片,台灣本地的例子更比比皆是。當時的另一位瑞典代表導演──波韋戴貝伊(Bo Widerberg, 1930-1997)──就曾強烈批評柏格曼的作品,認為電影不該只是艱深難懂,還必須裹上一層誘人的糖漿,這項聲明在他的名作《鴛鴦戀》(Elvira Madigan, 1967,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經典重現」單元中放映)中最顯而易見。
 
IMG_4184  
 
1968年,柏格曼推出了以戰爭為主題的《羞恥》(Shame),以反駁國內對他的一片批評聲浪,日後在〈柏格曼論柏格曼〉(Bergman on Bergman, 1973)一書中,他亦對此為自己極力辯護,但柏格曼生前曾表示,他後悔當初因受到批評而亟欲立刻反擊的動機。
 
然而,反對柏格曼的聲浪,和法國新浪潮掀起的歐洲電影風潮,也帶動了對瑞典影壇相當重要的瑞典新電影,波韋戴貝伊的另一部名作《底層人生》(Raven's End, 1963,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經典重現」單元中放映),是一部傳說中有導演自傳色彩的電影,敘述一個面臨人生瓶頸的作家,必須在面臨重大人生抉擇中,做出勇於擺脫底層背景及上一代陰影的關鍵突破,雖然與柏格曼的作品大異其趣,也不啻為一部有著英國寫實主義的「廚房水槽電影」(Kitchen sink drama)風格的傑作。
 
 
 
在奧斯卡記錄上,最常代表瑞典獲獎的是柏格曼,韋戴貝伊也和柏格曼一樣時常入圍,而曾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底層人生》,則被柏格曼撇開私人恩怨,成為他心目中十大電影名單上唯二的瑞典電影之一,兩人對瑞典影壇的影響皆十分深遠。  柏格曼在70年代被瑞典國稅局調查,從此憤而不在自己國土上拍片,轉而尋求鄰國挪威,以及德國(當時西德)的資金,另一經典《秋光奏鳴曲》(Autumn Sonata, 1978,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可與《我心深處》(Interiors, 1978)對照觀賞),便全部在挪威拍攝,也象徵了瑞典兩大Bergman──柏格曼和一代女星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 1915-1982,由她主演的《女人的臉孔》(A Woman's Face, 1938)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經典重現」單元中放映)──的聚首合作,加上同樣演技精湛的麗芙烏曼,張力十足地犀利剖析母女關係。
 
褒曼雖然曾因與義大利名導羅賽里尼(Roberto Rossellini, 1906-1977)的戀情,毅然決然拋家棄子,而被逐出好萊塢長達十年,《真假公主》(Anastasia, 1956)中的精湛演技,還是令她奪下第二座奧斯卡影后,光榮重返,而後亦以《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al Express, 1974)再獲一座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實力始終絲毫不減。當褒曼的女兒、知名女星伊莎貝拉羅賽里尼(Isabella Rossellini)曾因主演《藍絲絨》(Blue Velvet, 1986)被批評角色傷風敗俗而有損母譽時,她立刻反駁並打趣地說若褒曼在世,一定會搶著演出《藍絲絨》。  說到瑞典的美麗女星,絕不能不提堪稱影史上最美麗的女星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 1905-1990,由她主演的全默片《葛斯塔伯林物語》(The Atonement of Gosta Berling, 1924)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經典重現」單元中放映),在鑽石般閃閃發光的絕世面容下,還兼具著和當代演技天后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一樣的演技深度,但嘉寶在1941年最後一部電影《雙面夏娃》(Two-Faced Woman)急流勇退後,就堅決不再復出影壇,可見她超乎常人的堅定意志力。
 
 
 
柏格曼的忠實追隨者伍迪艾倫(Woody Allen),也是一個很會在銀幕上塑造自己心愛女人形象的大師,他在歐洲導演於美國當道之際,以融合歐洲電影影響並不失美國文化的《安妮霍爾》(Annie Hall, 1977)勇奪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和原著劇本三項大獎,並使他當時的女友黛安基頓(Diane Keaton)榮登奧斯卡影后,但不隨波逐流的他,隔年就推出向柏格曼致敬,並且風格從虜獲大眾的喜趣,驟變為疏離嚴肅的《我心深處》(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可與《秋光奏鳴曲》對照觀賞),雖亦入圍奧斯卡,但還是直至多年後的《漢娜姊妹》(Hannah and Her Sisters, 1986)才再度拿下最佳原著劇本,當時篤信靈學的影后頒獎人莎莉麥克琳(Shirley Maclaine)頒獎時,很絕妙地在代替幾乎從不出席奧斯卡的艾倫領取時,隨即說出:「他的靈魂與我們同在。」
 
艾倫在其後的作品中,也屢次向柏格曼和義大利大師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 1920-1993)取法,如《星塵往事》(Stardust Memories, 1980)和《那個時代》(Radio Days, 1987)等名作;西班牙大師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的《高跟鞋》(High Heels, 1991),也是受到《秋光奏鳴曲》的影響,聞老師認為本片是阿莫多瓦的失敗之作,但一樣也能激起許多思考。  在柏格曼封刀不拍電影之後,伍迪艾倫邀請柏格曼從《裸夜》(Sawdust and tinsel, 1953)一路合作下來的御用攝影師斯汎尼克維斯特(Sven Nykvist, 1922-2006,自己也曾任編導,曾編寫並執導由麗芙烏曼主演並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公牛》(The Ox))與他合作,兩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關係,就是不計兩人都和知名女星米亞法蘿(Mia Farrow)前後交往,三人還能共事,在短短三年內,合作了《另一個女人》(Another Woman, 1988)、《大都會傳奇》(New York Stories, 1989)中的第三段《伊底帕斯災難》(Oedipus Wrecks),和《愛與罪》(Crime and Misdemeanors, 1990)。
 
    
 
美國名導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 1925-2006)根據他做的一場夢所拍攝的《三女性》(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可與《假面》對照觀賞,並將是這部經典終於在台灣大銀幕上現身的「台灣首映」),結局高超驚人程度,肯定會讓觀眾看完後在場外議論紛紛,也再度顯示柏格曼的深遠影響。
 
聞老師表示他第一次觀賞柏格曼的最後一部電影作品《芬妮與亞歷山大》(Fanny and Alexander, 1982,將於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中放映),是在令人匪夷所思的西門町老戲院─後來幾乎固定放映三級色情電影的「白雪戲院」,而如由羅美雪妮黛(Romy Schneider, 1938-1982)和亞蘭德倫(Alain Delon)主演的《花月斷腸時》(Christine, 1958),以及亦為德倫主演的《洛可兄弟》(Rocco and His Brothers, 1960),也都是聞老師在該戲院中的回憶。
 
 
透過《芬妮與亞歷山大》,柏格曼表達了他的人生哲學:難以分辨的才是生命的真相。這部作品包含了他的童年回憶、他嚴苛的神職父親,以及他童年時所面臨的恐懼,看得出他對父親難以諒解的憤怒,和無法化解的恐懼。但在由柏格曼編劇、丹麥導演比利奧古斯特(Bille August)執導的金棕櫚大作《善意的背叛》(The Best Intentions, 1992)中,他推想描述了他父母在他出生前的故事;而在同一年推出,同樣由柏格曼編劇、交給他的長子丹尼爾柏格曼(Daniel Bergman)執導的《週日生活點滴》(Sunday's Children, 1992),則回到如《野草莓》的恬淡鄉野記事,兩片合併觀看,建構出他晚年時對他出生後人生情境的理解,令聞老師十分感動。
 
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對望‧柏格曼」單元不但精選了柏格曼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可透過與其對照的致敬之作,看見柏格曼創作之中的端倪和訊息。  
 
IMG_4191
觀眾QA時間:
觀眾:若尚未看過柏格曼的其他作品,該從哪一部看起?
聞天祥:《秋光奏鳴曲》是非常有力道的一部片,能夠令你立刻認識柏格曼的戲劇風格;《芬妮與亞歷山大》是集柏格曼大成的之作,可以深入了解大師的私人世界;《假面》有著已成影史最佳傑作的拍攝技巧範本,令你感受柏格曼不凡的功力。已看過這三部的觀眾,可從他的早期作品著手,雖不如後期作品完美,卻能從中領悟到貫穿柏格曼作品的生命課題。 
 
策展人塗翔文:本屆台北電影節精心規劃了對照放映,先看致敬之作再看原作。
聞老師:先看致敬之作也有好處,再回過頭看原作對比時,更獨具一份箇中趣味。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