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策展人日記0606 / 影展倒數23日

下午做了一個訪問,一位年輕記者問到我關於場次安排的事。其實我陸陸續續有聽到一些影迷,對於影展的場次有些小小的不滿。

「為什麼柏格曼的電影很多都在平日白天?」(其實沒有……)
「為什麼《秋光奏鳴曲》的中山堂場次跟《芬妮與亞歷山大》對撞?」(我也沒法預測每個人都一定同時想看這兩部片……)

無數個為什麼。所以我就順勢解釋了一下,做影展,「排場次表」這件事,其實是一個多麼複雜麻煩、因素眾多的大工程。今年我們排場次,又比去年更加層層疊疊:三個戲院、多種影片素材、數位放映機器先要架在中山堂,然後再移動;還要考慮某些老片拷貝的規格不同,必須轉格數;有些影片不能接拷貝,所以必須雙機輪流放;有些拷貝得提早走,有些數位拷貝有不能轉戲院的限制……。

不但如此,還得考慮外賓來台的日期時間,因為他們得準時去出席QA場次。尤其台北電影節的外賓超多,連算放映時間外加映後座談,都是個繁瑣的工時。我們努力讓大部份的片子,至少都有一場是例假日或晚場;但是,長達三星期的映演安排,總是很難讓每個影迷都開心滿意。只能希望大家多擔待點,拜託拜託。

走過負責控管放映的同事座位旁,看她拆開不同規格的各種電影拷貝,甚是有趣。照片裡黑色小小的硬碟,是入選台北電影獎、何蔚庭導演的《我愛恰恰》;右邊鮮橘色,看起來以為是什麼「消防器材」的那一箱,則是詹姆斯法蘭柯(James Franco)主演的《櫻桃成熟時》(Cherry)。現在電影拷貝數位化,節省了很多空間和運費;但對於放映的安排,卻是讓同仁們更加傷透腦筋。

到了晚上,換成活動組開始有新花招。為了設計一場特別的「狂歡場」活動,他們在辦公室興奮地放著《阿巴合唱團:追夢》的片段,苦思到時候要怎麼讓觀眾HIGH起來!結果,害得大家都沒法專心工作,從「Money Money Money」唱到「Dancing Queen」,連我也想屆時進中山堂搖擺一下……。

各位,這就是影展的辦公室,什麼都有、什麼都來、「甘苦嘸人知」!

塗翔文 1:29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