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未婚妻》:只有男人才懂得

文/雀雀(部落格「雀雀看電影」格主)P.S 本文有稍微提到劇情內容

去年的台北電影節,曾深切體驗山田孝之在《醬燒亂愛三次元》的瘋狂演出,那震撼餘韻亦尚未消退,驚魂未定之際,我,又再一次地讓《三個未婚妻》的山田孝之給攪亂、打敗了。

不同於《醬燒亂愛三次元》用主觀的視角、瘋狂的手法體現了男人人生中對於愛情態度的三階段演變,《三個未婚妻》用的是被動的際遇、謎樣的情境,一步步地將男人帶往內心裡最不成熟的愛情思維。兩部電影除了都是山田孝之主演之外、其劇情與視覺一樣是誇張、超現實。而這多少也透露著山田孝之接演電影的選片取向,角色必須極端地典型、可謂演不驚人死不休。

故事的開始,是主人翁片山輝彥(山田孝之飾演)在一場事故之中醒來、身上有顆鑽戒,卻忘記了想要求婚對象是誰?這也就算了,但身邊突然多出了三個女朋友,且各有可人之處,這下子該怎麼做出選擇、找到自己真正想求婚的女孩?面對失憶,又忘記了真愛,不只是自己,若真愛也知情了、則該情何以堪?於是片山展開了一連串的相處,為的就是要把手中的戒指、戴在對的人的無名指上頭。

可是他卻只能在每個人的身上,找到一部分的喜歡。

愛情,是什麼呢?失去愛情、離開片山的三個女孩們,各自繼續成長。有要出國深造進修的、有終於表演成名的,也有繼續開懷過日子的。曾經都那麼努力黏著男人、等男人求婚的女孩們,離開了男人之後,都變成閃閃發亮的女人了。

三個未婚妻  

離開了女孩之後的男人呢?他是否成長了呢?

日本社會裡頭,男人或許真的很命苦吧?他們拼命工作,有了家庭之後、就要更拼命工作,這就是他們在大學畢業之後的全部人生。但是,女孩們呢?大學畢業之後,她們要一邊工作、一邊搶男人(沒錯,在日本,好男人是要用搶的才嫁得到),有了男人之後、還要巴望著那一枚遲遲不來的結婚戒指,就算真的結到婚了也是要繼續面對人生考驗:生小孩、帶小孩,小孩長大飛走之後還要面對突然空虛掉的生活、重新調適…相較於男人,女人們,每個人生階段,都在成長。

所以,你可以在《三個未婚妻》裡頭看見女孩們在面對男人時的極度殷勤(而男人只要坐享其成其可)、也可以看見女人在爭取婚姻(戒指)時的猙獰與拼命(這時看似主導權仍在男人手上),但到最後,你將看見失去男人的女人,她們可以釋懷、轉個身就成長、蛻變。而原地踏步、走不出去的,反而是不知為何被拋棄了、執迷不悟且作繭自縛的男人。甚至男人還必需要在回憶過往的思忖當中,才能夠恍然、才能夠分到和學習到一些女孩們的勇敢,藉著她們給過自己的力量,勇敢與過往道別、重新再站起來。

所以你說,《三個未婚妻》的主人翁到底是身為男人的山田孝之呢?還是那些女孩們?

女導演岩田由紀(Iwata Yuki)將「男人因女人而成長」的理論,既犀利又軟調地細細鋪置在《三個未婚妻》全片,展現了所有類型女孩能夠打動男人的可憐、可愛、美麗與溫柔(只不過用的是挺誇飾的手法),也細細描繪了日本男人在男女關係之中的主控、猶疑、幼稚與呆板等等特性,若沒有這些女孩,男孩,就永遠只能是男孩、無法蛻變而為男人;而若沒有愚蠢的男孩,女孩,就永遠只能是女孩、無法從中掙脫並進而成為更棒的女人。要說《三個未婚妻》是山田孝之版本的『那些女孩教我的事』的話,不為過,不為過。

而山田孝之繼《醬燒亂愛三次元》之後,在《三個未婚妻》裡的精采演出,也讓我更為了解男人了。

本部電影《三個未婚妻》是改編自日本作家伊藤高巳2003年所出版的小說【想為妳套上戒指】,台灣在2009年商周有出版譯作。也就是說,這部電影形同經過了男作家與女導演的反覆醞釀詮釋,將都會男女的幽微心思都給鏟了出來。所以,陽剛的、細膩了;柔軟的,堅強了。所以,小男人、心思細膩的男人們:你們又怎能夠錯過這樣一部如此精采剖析男人的電影呢?

畢竟也只有你們能夠懂得。

 點此觀賞部落格全文

 《三個未婚妻》影片介紹

 瀏覽其他「午夜狂想」單元片單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