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鳥與雨》:伐木、友情、溫柔的電影夢

文/林易柔(BIOS Monthly 作者)

《南極料理人》導演沖田修一的新作《啄木鳥與雨》,由兩大演技派性格男星役所廣司和小栗旬主演,敘述山中一座平靜的小村,因為「活屍」電影劇組進駐拍攝而擦出奇特的火花。電影劇組遇到役所廣司飾演的木訥伐木工人岸克彥,原本一點也不了解電影拍攝的他卻漸漸地被電影有趣的世界拉了進去,也和小栗旬飾演的新人導演田邊幸一產生忘年之交的溫暖友情。

這部電影充滿衝突幽默令人大笑的情節,但是也有著美麗、寧靜的山林美景,細膩溫暖色調的鏡頭,內在更充滿著身為一名導演的「溫柔的電影夢」,在理想和現實間矛盾掙扎。不論拍攝的外在環境有多麼困厄,人事上有多麼欠缺或複雜,仍要努力地「拍」下去。

演技精湛的影帝役所廣司再度帶來動人的演出,演活一位失去妻子不久,和兒子關係有點緊張,每天單純工作,熟悉山中氣候和環境的伐木工人。初遇到「活屍」劇組時他充滿困惑,保持著一定距離,卻在幾次偶然相助後,也體會到拍攝電影的困難和迷人之處,甚至成為「殭屍」臨演,一步一步慢慢陷入電影的世界,找來大大小小的村民一起入鏡,全村總動員彷彿變成「活屍村」。在接觸電影之前,岸克彥的表情都較為嚴肅僵硬,和劇組接觸後,似乎不知不覺快樂地忙碌起來,展現出原本單純溫暖的性格,也給劇組注入很多活力和熱情。

役所廣司非常自然、細膩的演出,也讓他獲得第八屆杜拜國際影展「亞非劇情長片競賽」的最佳男主角。《啄木鳥與雨》另外還拿下了最佳編劇(沖田修一)與最佳剪輯(佐藤崇),也在東京影展獲得了評審團特別獎,備受好評與關注。

而另一位男主角小栗旬也有頗為突破的演出,當電影製片正為找不到適合的「河流」場景可以拍攝而團團轉時,岸克彥誤以為小栗旬是工作人員小弟,還斥責他怎麼不去幫忙製片。當時觀眾們一定都紛紛在猜測,認為小栗旬大概是擔任男主角吧,沒想到可不是這樣的─小栗旬飾演的是一名富有理想和自我要求、卻略顯生疏怯懦的新人導演。

這麼年輕的導演要背負整部電影的成敗,壓力之大可以想像,困在山中看著自己也許不那麼願意拍攝的「活屍」電影,田邊幸一臉上總有點無奈哀怨。電影雖然沒有在他是否真的想拍「活屍」電影上琢磨太多,卻從他拍到一半想放棄逃離山上,獨自去搭電車離開可以看出他心中的挫敗和糾結。而這時岸克彥讀了田邊幸一的腳本,大為讚賞和感動,沒看過什麼電影腳本的他真誠地流露出喜愛和敬佩,給了田邊幸一無上的鼓勵,也讓兩人的距離頓時拉近,在拍攝片場建立起革命情感。兩人微妙的忘年之交,建立了一種彷彿父子間的溫暖親情,也讓岸克彥再度思索辭掉工作的兒子的心情,更尊重兒子自己的選擇。

以「電影本身」來說「拍電影」的故事,這樣的作品似乎不算少,從我最喜歡的楚浮的《日以作夜》(Day for Night),到同是日本導演的三谷幸喜的《魔幻時刻》,拍電影的過程躍上大螢幕,不管是多小的細節都很迷人,也一飽影癡們想了解電影世界的渴望。《啄木鳥與雨》即拍出了很多拍攝電影的困難,上山下海,招募臨演,在天色變化前趕拍,是所有工作人員一起合作的心血結晶。一場拍攝眾多女子兵練習竹棍的場景,原本鏡頭從前面拍攝,看來普普通通而沒有魄力,老練的攝影師建議「鋪軌道來拍吧!」鏡頭畫面馬上從每個女子兵的側身慢慢滑過,緩慢而優雅,讓人大開眼界。

又當鏡頭拍到田邊幸一的腳本上用麥克筆大大的寫上「自分」(日文「自我」之意)二字來警醒惕勵時,我真的很感動。所有創作者最大的困難就是「自我理想」和「現實環境」的拉鋸,如何妥協而不喪失自我,是一段必經的過程。《啄木鳥與雨》這份溫暖寶貴的「電影夢」,也是今年台北電影節閉幕片,值得大家一起來觀賞。

 《啄木鳥與雨》電影介紹

 其他「開閉幕片」精彩片單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