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 / 影展倒數7日

大概是最戲劇化的一天。

公佈了最後一場神秘場《低俗喜劇》。憋了好久,終於可以講。我一向很愛彭浩翔的電影,《志明與春嬌》可愛俏皮的配樂,已經成為我的手機鈴聲長達一年多。在今年拍出續集《春嬌與志明》的同時,他還可以快手拍完《低俗喜劇》,回到他最瘋狂辛辣的一面,沒有合拍片的綁手綁腳,盡情揮灑他想說的、想玩的、想諷刺的,你所能想像到的各種瘋狂業內笑話,嬉笑怒瑪之餘,還是有不少犀利針砭,是我這半年多來除了《奪命金》和《桃姐》之外,看到最有創意、最令我興奮的港片!怎能不原汁原味速速引進?做為一部「神秘場」,它也是綽綽有餘、名正言順的好選擇。

之前聊過的電檢風波,有了初步的結果。坦白說,《援交男孩》實在太驚世駭俗,會被列「超限」我本來就心裡有譜。但45年前的瑞典老片《好奇的是我》也還過不了關?就實在令我吃驚!它確實是有很多性愛戲和各種姿勢,文化部的理由是「69姿勢太多」。但我實在好奇,如果這樣的片就要「超限」,那麻花迴紋針式的《色,戒》……嗯,還是FORGET IT吧。

晚上在星巴克做了一場挺好玩的座談,謝謝活動組同仁,終於有場不用一個人倒帶人生的座談。與談的Bruce對瑞典人的生活、習慣和民族性格做了不少分析,無論是以電影為例,或是從他的親身經歷出發,連我自己都受益良多,更何況是觀眾們?

晚上十一點左右回到家,渾身不舒服,本來身體就有些毛病的我,自己都很擔心。老婆看我臉色不好,要我去急診室,無論如何求個心安。把頑皮的小寶託給爸媽後,躺在急診室裡打針、吊點滴、做檢查,好險似乎沒有大礙,可以回家。是不至於生死交關,但心中好生領悟,暗暗下了幾個決定。

這個時候,好像只有洛伊安德森的《啊!人生》差可比擬!無論片名,或是電影內容。

盡在不言中。

塗翔文 9:45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