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人生難題》:每個人都有毛病

文:艾莫西(部落格「書寫記憶3.07」格主)

『involuntary (a.)自然而然的,無意識的,不知不覺的,偶然的,非自願的。』  

《五道人生難題》,透過五個主角的事件片段來出他們正面臨的某種「狀態」。我不寫難題是因為我覺得就我看來有些根本也稱不上難題可言。這電影有其巧思,例如它用了各種年齡,可大可小的事件。以及這些事件所波及到的旁人。有趣的是,我們從一個旁觀者的立場似乎比較難感受到當事人的「難處」,反倒強烈感受到的卻是因為他們這些無法跨越的「環節」,所造成別人的「困難」。例如堅持要有所人出面承認自己弄壞廁所窗簾才願意開車的司機,或是不知為何就是不願意就醫的父親,還有青少年那些荒誕毫無道理的行徑,與一個喝醉就會跟哥兒們彷彿像《醉後大丈夫》那樣瞎搞的人生。

這些電影主幹的片段,透過大量的半身鏡頭,我們鮮少看見他們的表情與長相,我們從背影或肢體猜想著他們彼此的關係,透過說話的語氣揣測他們的心情。一開始我不太知道為什麼電影的畫面會這樣抓,不過隨著電影走到中後段時自己也早已習慣這樣的鏡頭時,一場告知某人希望對方說話可以看著自己眼睛的片段忽然讓我心頭一驚。是啊,為什麼我也可以接受這樣看不到眼睛的對話,甚至認為自己應該明白他們之間的事。《五道人生難題》用一知半解的霧裡看花手法,讓觀影人用自己的方法解讀全貌,冠上了自以為的劇情到了最後才知道,這一切都不過是自己給自己找的說法罷了。

《五道人生難題》裡的難題都不是最難的,難在我們總自以為是。因為這就是我們的毛病。一如終於有人承認得自己弄壞窗簾所以就願意開車的司機;或是只在乎自己回家就不在乎中間過成的少女與家長;或是明明炸傷了眼睛卻覺得只要沒瞎就沒事了的父親。每個人都嚷嚷的自己有堅持有原則,每個人都想要答案,但事實上我們都只是需要一個說法來讓自己好過,至於真相本身根本無人在乎。

「你知道我們在幹嘛嗎?我們剛在作的就是跟你刻意唱反調。」

《五道人生難題》告訴我們的是,這就是一個唱反調的世界。而處在睜一隻眼閉一睜眼人生道路上的我們,那永遠失焦的前方,難就難在,我們還是得繼續前進。

雖然《五道人生難題》可說是非常片段瑣碎,但我很喜歡一開始那段煙火的安排。我覺得這段劇情最能象徵整部電影原文片名《involuntary》的意義。以為點著了卻發現沒有引爆,一走向前查看就剛好爆了開來。人生就是有那麼多偶然跟無法預期的事件,沒有人想讓自己陷入難題之中,偏偏難題就是會那麼剛剛好自己找上門。我還是那句老話,「沒辦法,無預警就是人生的拿手好戲啊!」

 點此觀看部落格全文

 《五道人生難題》Involuntary 影片介紹

  瀏覽其他「主題城市:斯德哥爾摩」單元片單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