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1(日)17:10
地點:中山堂
出席:Ruslan Pak(導演)
紀錄:彭湘 / 攝影:詹佳穎

Q1-1(主持人):以導演的身份和背景(韓裔烏茲別克人),是在甚麼樣的源頭下開始創作這個作品?

A1-1(Ruslan Pak):本來的劇本是完全不一樣的,但必須尋找資金的原因,這個跟最初概念完全不一樣的劇本才逐漸醞釀。而最初的概念其實是想闡述韓國人因某種原因寄居在蘇維埃體制下的烏茲別克,只是這樣的劇本能獲得的資金實在太少了,當時僅獲得約三萬美元的投資。中間是經過兩年奮鬥過程才漸漸籌得,同時在這個過程中開始出現現在這個劇本的概念。在資金一直不足的情況下製作人對我下最後通牒,要我不是把錢交回來,就是另外再談一部全新的電影,最後當然決定跟製作人說我要拍電影,因此我就在想要如用這麼少的資金拍一部電影,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我想我最好拍一個我熟悉的電影會比較好,所以最後拍出的這部片子裡有70%的真實性,來自我生長的過程以及朋友們的成長經驗。還有劇中包括主角,參與演出的演員幾乎是素人演員,在這樣有限資源的情況下拍出這部片。簡單的說我沒有足夠資金、沒有專業演員班底,但我還是想說一個真實的故事。


Q1-2(主持人):所以最後真的用了這麼少的資金拍完嗎?

A1-2(Ruslan Pak):對,還有剩一點錢 (笑)。而且這部片在賣出之後還有回收。

Q2(主持人):對我們來說烏茲別克其實是有點陌生的地方,導演本身又是一個韓裔的烏茲別克人,因此想問烏茲別克是真的有很多韓裔的人嗎?他們是否真的像電影呈現的一樣大家會因身分相近的關係較容易聚在一起嗎?

A2(Ruslan Pak):1937年蘇維埃時期,應該是史達林執政時期,在遠東區的韓國人逐漸到了中亞地區,所以現在烏茲別克大概有17萬的韓裔人民,約占當地人口百分之一,這些韓裔烏茲別克人因為數量也夠多,會常聚在一起,各種活動也會彼此呼應一起參加。但有些也未必,因為烏茲別克是個多種族的國家,大概有130個以上的種族。 

   

Q3(觀眾):這個劇本是否是導演本人寫的?又是如何讓劇中對話生動有趣?

A3(Ruslan Pak):對,劇本是我自己寫的。我本來就打算自己寫自己拍,因為這樣對於我自己說也是比較方便的,也因為就是沒錢嘛 (笑)。我覺得如何讓對話生動這沒有答案,我認為這個問題就像問「甚麼叫電影?」一樣。我認為電影是生活,看我要怎麼去選擇,這是一個選擇問題。因此,我是導演,我選擇了這樣的拍攝風格、這樣的對話方式等等,都是我選擇之後的結果。

Q4(觀眾):請問竟然資金非常拮据,導演是用何種攝影器材或設備拍攝的?

A4(Ruslan Pak):我用的攝影機是Canon 17Z,同時我有很好的鏡頭,以及非常好的攝影師,這才是真的最重要的。再加上烏茲別克的太陽,烏茲別克的太陽(光)其實是有點不尋常的。還有最後一點大概是我走運吧。

 

 《雙城悲歌》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