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2(一)19:5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Ricardo Brunn(製片)、姜康哲(寶米恰恰男主角)
紀錄:吳芸蓁 / 攝影:詹佳穎

映後Q&A

Q1(主持人):第一個問題很簡單,因為我們在剛剛私底下偷偷聊過了,據他的說法,其實這個電影是一個概念先行的電影,我們可以請他談一下最早最早開始變成一個去執行的計畫。

A1 Ricardo Brunn:這部電影一開始是這位導演JAN他來到我們的製作公司,跟我們提案,我們之前就認識他,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學生導演。更重要的一點是其實JAN他來跟我們提案之前,他就已經先獲得部份的資金,是由一個德國的電視公司提供的。導演來跟我們提案的時候並沒有一個完成的劇本,他是只有一些想法,那我們覺得其實這樣子是一個還蠻有趣的案子,所以後來就是因為以上的元素,我們慢慢跟JAN開始合作這個案子。

Q2(主持人):第二個問題,觀眾心中應該也有很多疑問在這部電影,那我就先問,關於非洲的這一塊,這個部分是到那裏勘景才加進去很多情節元素在裡面,還是原來就已經寫好的?

A2 Ricardo Brunn導演JAN本身他在Botswana是有親戚的,所以導演他對這個國家的宗教、民俗、風俗其實有一定的認識,那剛才有提過,其實一開始的方向只有一些IDEA,並沒有真正的劇本或故事,所以很多情節是我們到了非洲才慢慢加進去。一開始的時候只有這個男主角,他是一個德國人到非洲,就是一個這樣子的開始。


Q3(主持人):我剛在字幕看到這個男主角有列名在編劇,問一下他是怎麼邀他參與的,因為他在台灣有很多作品放映。 

A3 Ricardo Brunn男主角跟導演之前就已經是朋友了,但是當導演把想法跟男主角說的時候,一開始男主角想說糟糕拍了這部片我的生涯可能就跟著毀了。後來當男主角終於同意加入這個劇組,他們就坐下來討論故事、劇本。很重要的一點是Alexander這個男主角是整部片子唯一的角色,他對非洲的感覺,或是說他在非洲迷路、迷失,他到底是怎樣的想法,對劇本的發展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Q4(觀眾):一個德國人到非洲去,我的印象就有白人跟黑人的差距,在劇情裡面特別用了老人傳統船跟現代汽船,都是由黑人駕駛,然後當這兩個人死後,白人試圖開船都無法掌握,電影是不是對於殖民時期、對黑人政策一些反思?白人跟黑人腳色間,安排白人對兩艘船都沒辦法,這是不是有關黑白膚色議題?

A4 Ricardo Brunn種族之間是一個非常複雜、非常難處理的議題,通常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非常老掉牙,一種是非常政治不正確,所以在這部片子其實沒有特別想討論種族問題,只是想很單純的表現一個人在非洲大陸的旅途上他迷路了、迷失了,這才是他們想要表達的重點。在這部片子的同時也有另一部德國片子也是非常類似,種族之間的問題是那部片的重點,但是在這部片有點刻意避掉探討殖民主義或是後殖民主義的議題。

Q5(觀眾):我比較好奇最後的結局,主角在飛機上,感覺好像是行程的開始,他在幻想在這未知的大地上,又好像是逃離,正再省思之前發生的事情。

A5 Ricardo Brunn到底是開頭還是結尾有這麼重要嗎?當你看完之後電影有帶給你問題,如果你帶著疑問離開那更好,因為這部電影就是會有很多問題一直來找你,你可以繼續的一直想。在你有一個問題之後,也許你會有更多其他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而產生,你會試著去想答案就會有更多的問題,你就會認真的去想這部電影,所以這是一個更好的方法。 

A5(主持人):他說對了,我可以分享我在鹿特丹影展的經驗,我在看完這部電影出來的時候遇到了金馬影展的選片同仁,我們一直在討論這部電影還有結局到底是甚麼意思。所以就像製片說的,他會激發很多的討論。


Q6(觀眾):現在的電影這麼商業化,像這部片會讓觀眾從頭迷路到尾,是很容易引起觀眾憤怒、反感的,你們是用怎樣的勇氣去支持這部片?

A6 Ricardo Brunn不要擔心看不懂,有時候連我們自己都看不懂。我盡量誠實回答問題,這不是我個人的勇氣,這是歐洲電影的傳統,我們常常希望拍一些對觀眾來說有挑戰性的電影,例如我們希望觀眾看完之後會有疑問,會一直去思考、去回想電影的意義,這是歐洲的傳統,一直如此,現在我們也希望如此。就我個人意見來說,我認為電影不是只拿來娛樂的,更重要的是電影攻擊你,激發你的想法,電影本身是一個藝術創作,不只是娛樂。 

Q7(觀眾):主角原本穿的是輕便的藍色,中間迷幻的過程,衣服換成紅色,導演在設計這個的時候是不是特別想表達甚麼?

A7 Ricardo Brunn一開始藍色是冷色調讓人覺得沒那麼舒服,第二部分男主角穿了紅色的襯衫,是希望給觀眾一個感覺是他比較有安全感、比較自在,這是一個在心理學上的小小作法。

(主持人):今天剛好有位特別前往觀賞電影的特別來賓,《寶米恰恰》的男主角之一,姜康哲,我們請他上台來分享自己的觀賞後有什麼想要請教的問題。

Q8 姜康哲(寶米恰恰男主角):拍片過程遇到最困難的事情是甚麼?

A8 Ricardo Brunn每一件事情都非常困難,到非洲拍攝的時候只有導演帶著三個劇組工作人員,製片留在德國,整整兩個月的時間,製片沒有聽到導演任何的消息,導演回來後講了很多故事。其中他們認為最困難的是那邊有很不好的天氣,例如暴風雨,在狂風暴雨中拍攝,另外就是遇到很多動物,因為在西方大家都很習慣動物都是關在籠子裡,突然動物出現在河流、出現在面前,就不知道怎麼處理,算是最困難的地方吧!拍攝過程中有很多狀況,尤其很多突發性,例如在黑夜中突然有動物跳出來,拍攝很簡單,但遇到突發狀況時怎麼處理才是最困難最大的挑戰。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廳內的Q&A必須到這裡結束,我們再次掌聲謝謝製片還有我們的康哲,謝謝他帶給我們一個奇妙的、迷失的旅程,聽起來製片剛剛也有一段時間是迷失的,這部片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如果你喜歡這部電影的話也可以告訴你的朋友,我們後面還有其他的映演場次。

Ricardo Brunn兩件事,第一是非常感謝今天大家的光臨,而且觀眾問了很多問題都是非常好的問題,我們會繼續隨著問題去想這些問題;第二個是如果你們還有其他問題製片會在外面為大家回答,謝謝大家。


 《型男漂流日誌》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