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2 (一) 17:10
地點:中山堂
出席:Tatjana Alexander(女主角/演員)、姜康哲(寶米恰恰男主角)
紀錄:彭湘 / 攝影:詹佳穎

(主持人):這部片子很有趣,它的英文片名是西班牙,但是中文把它翻成《這不是西班牙!》,看這個片子就會發現這個中文片名是很有意思的。這個片子的女主角在片中也有非常精彩的演出,我們很榮幸可以請到女主角來(全場鼓掌)。

映後Q&A

Q1 (主持人):這個角色對話不多,但她是一個內在心情很複雜的女人,一開始接到劇本時,對這個角色有何想法,而決定接這個角色?

A1 Tatjana Alexander:一開始接到劇本時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這個劇本寫的非常動人,從我接到劇本就很喜歡Magdalena這個角色,同時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就是因為她說的話少,這才是一個挑戰!

Q2 (主持人)女主角演的這個角色要畫畫或修壁畫之類的東西,那麼對她來說陌生嗎?導演有沒有給妳一些功課要去了解或者去學?

A2 Tatjana Alexander對,為了這部片子,我花了很多時間。大概有七週的時間我在教堂,就像大家片中看到的,我在教堂裡面幫忙,劇組也幫我請了一個東正教的神父來教我作畫,因為宗教畫像並不是一般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傳統,而是東正教的傳統,所以才有這樣的神職人員來教導我這些技巧。那麼在劇組來說我們是非常幸運,有滿充裕的幾個月時間讓演員慢慢進入角色,除了我本身以外,大家片中看到那個賭博的角色(Gabriel),這個演員Lukas也花了時間學如何操作起重機,同時他也花了很多時間「學習賭博」,也賭掉了預算的一部份(笑)。

Q3 (觀眾):Magdalena是聖經中的一個人物,當然長髮就是她的象徵,而在劇中她跟男主角發生關係之後就將頭髮給放了下來,我比較好奇為何會選擇聖經這個人物做為女主角的名字?有沒有甚麼跟劇情相關的?

A3 Tatjana Alexander關於頭髮的問題,我們的確是用頭髮來象徵女主角的心路歷程,對我來說放下頭髮像是我跟前夫之間不好的關係的一種解脫,畢竟我跟男主角關係是一個開始,雖然是不見得會有未來的一段關係,但男主角像是鑰匙一樣幫她開啟一道門讓他繼續走下去,其實是去解決她生活中(前夫)的問題。

關於名字的問題,這部片有很多宗教象徵,很多角色名字都是來自宗教,除了我飾演的Magdalena,還有像賭博的那個角色Gabriel,這個名字在聖經裡指的是所謂的「大天使」。但就像導演也說過雖然來自聖經人物的名字,但這些角色在生活中他們一點也不虔誠,也完全沒有去理會他們的宗教信仰的!

最後想多提一點,關於片中的宗教畫像。我飾演的女主角因為前夫是專門在調查假婚姻的警察,她先生擁有權力去結束他人的婚姻,那女主角自己的婚姻呢?她覺得她是靠這個畫像去結束自己的婚姻。那大家在影片中有看到她去路上找一些人為他們作畫像,像裡面找了一個洗碗工人畫,最主要是截取他的眼睛,我覺得這其實是一個很反諷的手法,因為把洗碗工的眼睛畫在神像之上,那當神像賣出去之後,大家對神像膜拜、下跪等等,他們實際上對的卻是洗碗工人的眼睛或一個眼神膜拜!

 

Q4 (觀眾)片中在教堂有很多螞蟻的特寫,男女主角並肩坐在一起時又有螞蟻的特寫,不知道螞蟻在這部片中有何象徵意義?

A4 Tatjana Alexander這部片子的編劇其實是來自保加利亞一個東正教的國家,他說螞蟻其實是生與死之間的一個橋樑,這是主要螞蟻在這部片子的一個象徵。

主持人補充一點我看到,片中男女主角都不會對螞蟻做甚麼動作,但她前夫一進教堂就把螞蟻全部都踩死,我想這點可能可以呼應剛剛女主角的回答。

Q5 (觀眾)女主角後來跟男主角發生了關係,我有點看不出來是在哪個點讓男女主角相互吸引?

A5 Tatjana Alexander觀眾提到男女主角間好像沒有特別的事發生,我想有部分的原因可能是有幾場戲是沒有放在我們看到的最後這個完整的電影裡。另外則是,其實戲中的女主教在教堂工作,這裡對她來說很有安全感,是個很可以做自己的地方,對男主角也一樣,他們可以互相信任對方,之間的話不多,但彼此在一起時感到非常的自在、有安全感。最後補充一點非常重要的是,男主角是個很帥的男生,女主角愛上他這是滿自然的事情(笑)。

Q6 (主持人)觀眾可能也會很好奇,為了這個角色女主角要做一些特殊的化妝,這應該是很花時間的,拍戲過程是不是要花很多時間去做?

A6Tatjana Alexander每次拍這個戲時(會露出胸前燙傷疤痕的戲)都要先花三個小時來畫這個特效的妝。

(主持人)嗯,每拍一次就要畫一次,很辛苦。

Q7 (姜康哲):請問導演有沒有在之前跟女主角對裸戲的部分做一些溝通?另一個問題是不知道有沒有一個被前夫用熱水燙傷的前戲?

A7 Tatjana Alexander裸戲的部分導演並沒有特別跟我說甚麼,我一開始試鏡也就是這場戲。我覺得在歐洲裸戲並不是一件甚麼大不了的事,也不是很困難,就是很自然的直接把衣服脫掉,是一件滿自然簡單的事。用熱水燙傷的部分,最後一幕女主角對前夫澆熱水時,雖然女主角其實有點壓抑,但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來,這個前夫幾乎是願意讓她這麼做,觀眾應該可以感覺出來她澆熱水這件事可能是她前夫對她做的,她只是做一模一樣的報復。

 《這不是西班牙!》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