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4(三)12:00
地點:中山堂
出席:Ruslan Pak (導演)
紀錄: 黃寶賜 /  攝影:郭芸廷

主持人:在座談開始之前,導演有沒有什麼話要跟觀眾說,或跟觀眾朋友打聲招呼。

Ruslan Pak我是Ruslan Pak。謝謝你們來觀看我的影片。

Q1 (主持人)我先問兩個問題,再開放現場觀眾提問。第一個問題,因為我有聽到上一場的QA,知道說導演這部影片,資金非常的少,所以很多是你的朋友和一些業餘的演員,可能之前都沒有演過戲,來參加這部片的演出。可是我在看這部片子時,我覺得演員的演出非常的真實,一點都不像是在演的,那我想請問導演,怎麼跟這些朋友或業餘的演員溝通,把那樣子的情緒帶出來。

A1 Ruslan Pak片子裡的主角是非職業演員,是我的朋友,還有一些也是非職業的,其他次要演員,則是當地烏茲別克的著名演員。我付給所有演出者費用。那些職業演員在烏茲別克都是很有名的,每一位他都有付錢,當然付的少,跟他們在烏茲別克的地位比,是非常少,但我每個都有付費,我認為這對整體的電影來講是重要的。至於演出主角的演員是我的朋友。他的演出方法很特殊,我沒有給他看過劇本,他是每天到現場,我才跟他解釋現在要拍什麼,主角的情緒,以及情緒的培養,然後他就自然地演出來。這個素人演員他的真實身分是警察。不給他事先看劇本,是因為不想讓他預先假設情境,這會妨礙他的現場演出。所以他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他在演什麼,直到全部拍完,最後放給他看的時候,他才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Q2 (主持人)所以我們知道付錢很重要。導演這部片子資金預算只有三萬美金,就算只有三萬美金還是要付演員,才能有這樣的結果。下一個問題是,這部影片講的一定也有認同的問題,在烏茲別克這樣子的地方的韓國人,他們回到韓國時,面臨的一些衝擊。我想從這個影片去延伸,導演你覺得你的下一部片子,會是在韓國,還是烏茲別克?我想這個一定也牽涉到說你在哪個地方比較容易找到資金,以及比較想講的是哪一個文化裡面的故事。

A2 Ruslan Pak接下來有兩個計畫,一個是我想拍一部獨立的片子,另一個是商業片。兩個片子得拍攝地點,我預計是在莫斯科,另外一片是在烏茲別克。商業片的內容比較傾向於動作片。關於身分認同這件事,我認為目前為止夠了,我非常重視這個問題,可是這部片某種程度上已經解釋了很多,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我不打算再接下來這幾部片,就同一個問題再討論,我認為這樣會侷限了我拍片的題目,以及侷限了觀眾對我的看法。

Q3 (觀眾)導演你好,你在這部片裡面也有演出,但是只有很短的,在片頭和片尾出現。之後你有沒有想過說,會親自主演你指導的片子?

A3 Ruslan Pak我在片子裡演出是因為資金非常的少,因為我需要演員一會在烏茲別克,一會到首爾,這種機票往返的費用,可以透過自己來演省下來。可是我非常不喜歡在自己的電影裡面演出,因為這件事對我而言非常複雜,所以我不會在接下來自己的片子裡面演出。 

    

Q4 (主持人)我想再問一下,導演這是你的第一部作品,我當初一看的時候,就想到Martin Scoresese《四海好兄弟》那樣黑幫的片,我想知道你有沒有受到其他導演的影響?

A4 Ruslan Pak說句老實話,我很少看電影。特別是拍片的時候,我是不看任何片子的,因為我不想受到任何的影響。或許跟Martin Scoresese的片子有些相似之處,但我無法評論,因為我沒看過他任何一部影片。

(註:以下問題牽涉到關鍵劇情)

Q5 (觀眾)最後的結局,導演的意圖是什麼?主角已經重複一次,第一次他把那些毒品倒掉,剩下那麼一點影響到他後面的人生;最後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幫他的朋友,卻又發現毒品。後面導演想要重複的是怎麼樣的結局,是想引導到好還是不好的?

A5 Ruslan Pak結尾主角並沒有把毒品扔掉,我想向您提一個問題,那您希望是怎樣的結局?

觀眾:當然是把它丟掉。

Ruslan Pak那對您而言就當作把他丟了吧!我當然想拍一些Happy Ending的故事,主角把毒品丟了,一切跟毒品牽涉的事情都結束。可是這不是真實的狀況,史塔就是我們所有平凡眾生的一個,這種和毒品牽涉的事情,基本上和他整個一生都有若干聯繫。所以電影不是說把毒品丟到海裡,就表示一切斷了乾淨,這是不可能的事。曾經想過Happy Ending的做法,但最後還是改掉了,選擇留在一個比較模糊的狀態,因為他也不能夠完全掌握,究竟怎麼去處理自己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