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5(四)13:3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John Winter (導演)、姜康哲 (《寶米恰恰》男主角)
紀錄:鄭穎涵 / 攝影:張文馨

主持人: 這是一個具思考性,激發很多討論及思考的電影,我們再次熱烈掌聲歡迎導演John Winter。(掌聲導演在前面已經打過招呼了第一個問題由我發問。前面那場QA做得非常熱烈。 

Q1(主持人): 第一個問題很簡單,這電影的剪接和攝影都很複雜,這些都是之前都算進去還是後面才做的?  

A1(John Winter): 這部片的攝影師是位女攝影師,大家都可以在片中看到,她表現非常好,是用黑白攝影,你可以看出裡面是用四台攝影機同時拍攝,那分別用四個鏡頭由四位攝影師掌鏡,其實都算是自己的攝影指導了,因為你可以看出說,在片中每一個都是長鏡頭的表現,這四位掌鏡的攝影指導,他們分別都要用他們的視覺及其他的感官來精準捕捉這些畫面。

因為我希望整個表演是自然而不做作,因此我們讓掌鏡者充分自由的去跟隨演員做表演,我們和演員特別說,妳們完全不用擔心連戲的問題,因為大家了解一般電影拍攝時候,演員必須注意連戲的問題,重複演出一些同樣的動作,那在這地方完全不需要這樣子的,這個和平常導演是不太一樣的,平常導演是演員要跟隨導演指示,那在這邊我們是讓演員盡情發揮,表現自然,由攝影機去跟隨她們。

接下來是剪接部分,和我合作剪接師都非常出色,那我很滿意最後成果,那其實我們本身想要做得就是一個精簡短暫的拍攝,我們只花八天拍攝,是以比較長鏡頭、比較長的作品呈現,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剪接,給我非常多的回饋和思考,最後作品我非常滿意。

Q2(觀眾): 我有三個問題請教導演,首先拍攝之前有和演員見過面嗎?就所有演員在拍攝進攝影棚前,有見過面嗎? 這問題包含在假如沒有見過面,他是不是有看到演員的學歷、經歷及背景?

A2(John Winter): 基本上演員都是事先有選角作業,都是有先看過的,但有一點和平常澳洲電影拍攝選角不太一樣的是,在實際進入試演前,我會先坐下來告訴她們,和她們討論,我拍這部片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我也會先和她們解釋這些,她們有什麼問題請先問,這是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在這試演之前,這個小小會議團,反而好像是這些演員在為我試鏡,問我問題,而不是我問題我在挑她們。很幸運這八位女主角都認為我勝任,通過這個測試,讓我當她們的導演。  

Q3(觀眾): 幕後製片我比較不了解,我想問前置花多少時間?所謂前置是從腳色選好之後到進行執行時候,包括剛剛所講的選角到討論內容也就是到執行時候花了多少時間?

A3(John Winter): 這部片的構思是,關於劇本花了幾年巧思,實際上作業只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包括選角到前置作業只花幾個月時間,狀況是前置這麼多只有幾個月,拍攝也非常短只有八天,後製剪接花了比較長時間。那大家不要誤會,澳洲電影常態就是這樣,這是我在這部片自己這麼做的,那其實我也是有意識的,希望可以打破一些電影製作的常規,所以最後才會有這樣的方式。

Q4(觀眾): 這部電影拍了多少錢事實上執行花了多少錢基金預算從哪裡來?

 

A4(John Winter): 這部片是有找一些政府補助,只是由於這個題材,對於找政府補助上,是有很多挑戰和困難,實際上這錢也是有政府補助外,還有自己掏錢出來製作。本身找政府補助有些困難是這部片是黑白片,只有一個腳色又是單一場景拍攝,有15分鐘的景都是走開的,本身條件政府是不會常喜歡的。整件事都非常有挑戰性,困難度蠻高的,即便這部片從導演到製片到攝影師到演員,大家都對這部片非常有信心,只是說政府常常看得都是外在條件,看起來就不是那麼令人放心,對政府來說。

Q5(觀眾): 整個劇本構思有和真正的性工作者有過訪問來取材,這訪談初步構思經過導演到演員表演之後,初步內容真實性多少有折扣或轉變,請問導演如何處理這問題?

A5(John Winter): 我本身認識不少性工作者,有些也是我的朋友,當初我是用意識流的方式來構思我的劇本,想用故事來處理這部分東西。

那當然下一步我就開始進行訪問,訪問是一些從事性工作者,也有一些是不認識經過介紹來接受訪問,我倒不是要把這些訪問內容寫進劇本,我希望了解一些從事性過者的看法以及想法。

那在這整個期間我非常有意識要做一件事,我不要讓這些訪談和故事,讓我對於女主角安姬有任何干涉,這是因為我非常意識清楚,我不可能完整講述所有性工作者的故事,我無法把她們的故事在一部片裡面完成,我是要講述這位女主角安姬這個人她的腳色。

這也是我在寫劇本任何腳色都是我一貫立場,當我在寫劇本腳色時,我必須了解感同身受這腳色的感受,並了解、喜歡她們。這也是我寫劇本的部分,常常讓腳色去說話,自己找到自己的聲音講話,這是我寫劇本最愉快的時候。所以說有時候我會和腳色一再對話,我希望寫作過程不是我強加我的想法在這腳色身上,寫到一半可能會想安姬可能不會講這樣的話,那我在修改再寫。

 

主持人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把最後一個問題交給年輕新演員,《寶米恰恰》男主角姜康哲。

Q6(姜康哲): 如何去選擇八位女主角,八位女主角的個性、膚色、年齡都不一樣,你選得用意是什麼?

A6(John Winter): 我本來就希望找非常不一樣的八位女生來演,但是我希望她們全部演一個腳色,我希望八位女生能反映出這個腳色的不同面向,不同面相是在於說這個女生和導演在訪問對談中,一步一步所接露不同面向,那這也是對我來說非常獨特經驗,因為我不只要找出八個能演好這八段不同的人生,這八個女生能綜合表現一個腳色不同的面相,把整個不同面相表現出來,所以對我說是非常獨特的。所以整個事情好像是在拼圖一樣,一開始很困難但當你拚完了,當我決定這八個腳色後,那就會覺得好像本來就應該是這八位,這八位就是非常明顯的決定。


Q7(姜康哲): 她們種族和膚色是不一樣,你對她們有什麼樣的感覺?

A7(John Winter):其實八位女生都是澳洲籍的,大家都知道澳洲文化,澳洲是個非常大的種族熔爐,那所以裡面她們有原本各自的族裔,有義大利、澳洲、菲律賓等等,而一般人對於性工作者會有一樣的成見或想像,那當然我希望能做得是藉由不同人扮演同一腳色,希望能藉此破除這些成見。

主持人:因為時間關係,今天的QA就進行到這裡,在此熱烈掌聲John Winter(全場鼓掌)

 《性愛告白》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