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5(三)12:00
地點:中山堂
出席:Lisa lebahar(製片)
紀錄:蔡書羽 / 攝影:張文馨


映後Q&A

Lisa lebahar感謝大家來看這部影片,原訂是導演受邀來台,她也非常希望可以來台灣跟觀眾見面,可是因為家裡有些事情要處理,因故不能來台灣,所以我今天會在影片之後盡力為大家做QA。我們再度掌聲歡迎《鴻孕不當頭》的製片Lisa到前面。

Q1(主持人):這個故事、這個電影的緣起是怎麼開頭的?妳怎麼加入到劇組裡面?

A1 Lisa lebahar導演本身拍攝影片之餘,其實一直致力於人道組織的工作,包含女性遭受暴力等等的議題,還有長久關懷。那關於墮胎、或者棄嬰方面,她認為可以用一個更寬廣、更完整的層面來探討。尤其是影片裡有討論到的-領養,或者是這些怎麼樣將孩子秘密交易出去的種種、各種層面的一些事情,做一個完整的討論。所以這部電影的來由跟導演本身自己對於人道關懷的事情、及它的著力點有關。導演是有熱誠的人,對於自己想要拍的電影很執著,這部電影受到法國電影裡最重要的CNC補助,也因此,無論是公家單位的補助啊、或是私人基金上、然後藝術團隊創作團隊,在各個層面都是很快速的到位,然後讓這部電影在導演的領導之下,再加上所有人都非常欣賞她,也很喜歡這個劇本,然後大概拍攝過程,我參與的層面是這樣。

Q2(觀眾):這個片特別能夠從女性角度去切入這個角色,妳覺得是不是跟女導演,或者是這個團隊裡面有很多女生有關?然後跟大家介紹一下女主角,她的表演非常非常精采。

A2 Lisa lebahar謝謝你對於女主角演技的稱讚。關於這個團隊,除了導演是女性之外,的確有很多製作層面是女性,少數男性在技術層面裡頭。的確因為非常多女性工作人員一起工作的關係,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部片子裡有很多很細膩的處理方式。導演試著不用很深沈、很黑暗的處理方式,她為這個片子帶來很多的「光明」。這個光明仔細去講,最重要是她沒有試圖要「正當化」這個女主角今天做的任何決定。

也就是說,不正當化、而同時只是很客觀地去了解說,這個女主角她的人生將怎麼繼續走下去、她的目標是什麼,對於自己,還有對於這個孩子…也就是說,她做的決定對自己重要,對孩子來說也重要,如果不是在大家都期望之下生下的小孩,不論對母親、或是對小孩都是非常沈重的。所以如果導演不做主觀的判斷的話,我現在這邊也要保留比較客觀的狀態,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感覺。

主持人:這也是我們這次選這部電影,很重要的原因。

Q3(觀眾):Bonjour!故事是全部虛構的嗎?或者是導演因為有這個經驗,所以從她遇到的例子、個案裡面所吸取的?Merci!(法文發問)

A3 Lisa lebahar導演其實有訪問很多年輕女孩子,在這樣所謂這些秘密生產的過程中的一些女性。她其實企圖不要在這些年輕女孩的心理層面上多做著墨,因為這些當然有很多不同、複雜的因果關係。這些處境裡的女孩子也來自各種社會階層,就是說,它不是特定某一個社會階層,或是特別有心理上的問題的一些女孩子,它是一個普遍性。

尤其在莎拉這個狀況裡頭,我們看到,比如說助產士,他可能在生產這過程裡頭會很強硬地在面對這些女孩子,這可能是一個例子。實際上,在拍攝過程、還是拍攝之前,我們做的田野調查,我們發現,真實的狀況下其實比你們看電影還要再深沈,或是還要再悲慘。

但是她並不希望把這個故事的基調處理得這麼哀傷,因為有時候過分強調這些事情,反而會讓人覺得她過度誇張了,或是她把這個電影的故事變得太像小說、太傷感,所以怎麼樣去拿捏這個深度,讓它貼近真實,又不會過於煽情,這是導演要著墨的很多地方。導演本身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所以她有從她女性、或作為媽媽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情。

Q4(觀眾):未婚中心的主任問莎拉生完小孩後有什麼看法,她回答兩個字「哀傷」,她明明就不想要這個小孩,何故來兩個字「哀傷」呢?

A5 Lisa lebahar主任扮演的角色,一方面就是鼓勵莎拉-妳的人生未來有什麼規劃、然後妳要怎麼樣去達成人生的每個目標之外,她同時也建議她去看心理醫生,或是希望她可以接觸未婚中心其他女孩子,希望她在生活層面上可以跟其他人有更多接觸。但是莎拉,我們很清楚看到,她拒絕了這一切接觸。或許對女主角來說,因為她很清楚她人生後面的路她想要走到哪裡,所以她知道她在一個困難的狀態之下,她要怎麼樣避免因為做的任何決定會失去自己,她會崩潰,所以她甚至跟她唯一有對話的多瑪,她也不願意陳述所有細節。

因為可能在和這些人的接觸之中,她必須要去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她可能就會崩潰。所以即便放棄這個孩子是她自主的決定,但這是一個非常艱困的決定。這個決定讓她非常的哀傷,作為一個女性、作為一個可能是這孩子未來的媽媽、或者不是,這一路上的煎熬,她知道自己要面對一個很嚴重的決定,所以這決定在現實情況下去看的話,即便是自主的決定,情緒上也是會非常五味雜陳、很痛苦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即便是做這個決定的這個媽媽,她還是會很傷心,但這是我的想法。

主持人:我補充,我想到的是母性。

Q5(觀眾):我在影片中看到她好像很害怕聽到嬰兒的哭聲,那時候她們在慶祝一個媽媽的小孩出生,後來在醫院裡,她自己的小孩她也是很害怕,導演她沒有說明原因,可是又帶出了幾次。第二個,莎拉是我看過最堅強、最勇敢、最獨立的女性,因為她從頭到尾好像很疏離,甚至生小孩的時候,通通都沒有任何的親戚朋友在身邊,所以我覺得她生小孩的過程就是很沮喪、很悲傷,導演為什麼會讓她這麼孤立?這是她的人格特質嗎?還是這個現象在法國很普遍嗎?

A5 Lisa lebahar我盡量回答妳的問題。兩次的對於孩子哭聲很害怕的場景,第一次在生產中心,她會害怕聽到,她不願意跟女孩們一起慶祝這個孩子的誕生,是因為當時她還處在一個很焦慮的狀態,她一直企圖不要去面對她現在的處境,所以當一個孩子就這樣生下來的時候,會把她逼到要去面對這個具體的狀況和困境的時候,她會逃避。第二次在醫院,我們知道在生產之前她一直好多次都不願意去做檢查,因為她知道在醫院裡頭,會讓她更貼近她所要面對的這個痛楚,所以最後當孩子生下來時,她還是崩潰了一下,因為這個痛苦她其實在整個過程裡頭都一直在強忍著。

這個崩潰的狀況,不想聽小孩子哭聲的狀況,我覺得相對於莎拉這個女主角,因為她是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子,她要怎麼樣擁有這個勇氣,相信她自己所執著的事情,包含她對藝術的執著、還有她在工作上的表現是這麼的好、卻因為一個不公平的待遇就這麼被解雇了。她其實很堅強,去面對自己執著、想要、追求的事物,同時她可能跟家人的關係也不是非常好,但是這其實是現在常常有的普遍性的狀況,也不是這個女孩子單獨、特殊的她與她母親的處境等等,就是一個還算普遍的狀況。我覺得這整部電影主要還是在強調人的力量、跟人脆弱之間的拉扯。

 鴻孕不當頭》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