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8(日)12:10
地點:新光影城
出席:馮凱(導演)、黃鴻升、林雨宣楊震李育辰、陳鉑羱演員)
紀錄:林仕晉 / 攝影:王玫心

映後座談

Q1(主持人)謝謝!謝謝大家來看《陣頭》。(全場鼓掌)。一部電影,要去評估它有多好,有很多種方式,可以是看他的票房,也可以是觀眾的評價,而有一種,是看這部電影的旅程走得多長。先問一個問題,這是主持人的特權(笑),請問當初籌拍時,有沒有想到電影上映後,宣傳、座談的旅程可以走這麼遠,這麼久?

Q2 馮凱 (導演):完全沒想到。當初只想讓觀眾看了會感動,有笑有淚。也不敢想有太多的票房,只希望能回本,或是不要賠太多就好,沒想到後來受到觀眾的喜愛。

Q2 (主持人)陣頭做全台灣巡迴的宣傳,每一場座談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有很多的掌聲,自然也有很多的批評,是怎麼樣的觀眾回饋、精神,可以讓你走到現在? 

A2 (馮凱):當然希望觀眾能夠喜歡、有產生共鳴。很特殊的是,很多場的映後座談會,都有觀眾來找我們拍照時,是留著眼淚感謝我們拍出這樣的片子給大家看。每次聽到我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我只是做好自己的事,而且我都會想說,人家花錢來看電影,應該是我要說謝謝才對,我會去思考這樣的問題。也想去傳達片子裡面一個正面思考的力量,這種激勵人做出種種實際行動的要素。

Q3 (主持人)小鬼(黃鴻升),拍過電影以後,我覺得你在電影的成績,已經超過羅志祥了(全場大笑)。他有沒有忌妒你? 

Q3 (小鬼):他挑片子挑得比較嚴,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拍過電影,除了以前的作品之外。不過我覺得重點應該是在於這部電影很棒,我很高興能夠參與,很有成就感,也很驕傲。

Q4 (主持人)雨宣,你確定你是電影裡面的那個殺妹嗎?在電影裡頭眼神是很有殺氣的,跟現在好像不太一樣。

A4 (林雨宣):是。只是人是會變的(笑),經過一年已經不黑了。在電影裡面要很伶俐,眼神要很殺,有時候一下子收不起來,會嚇到人,之前映後座談問小朋友就知道,他們都有嚇到。我現在講話還有點收不起來(笑) 

Q5(主持人)我們這次演員陣容裡有兩位是同一位學校的同學,楊震和阿羱。學校裡面同學怎麼看?

A5 (陳鉑羱):同學會用忌妒的眼神看我們,覺得為什麼我不行你們卻可以,我就默默的不理會他們。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育辰嗎?跟大家自我介紹。

李育辰:大家好,我是李育辰,在片中飾演鬼犬。 

主持人:現場我們開放觀眾提問,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來。

Q6 (觀眾)會拍《陣頭》嗎? 

A6 (馮凱):陣頭不會拍續集。在一開始上映的時候就決定了,絕對不會拍第二部。第二部要拍得比第一部好是不容易的,而有些拍片的初衷,在拍續集時就不一樣了,可能會多了很多功利、很多慾望,要拍得好,難度就多上很多,電影就不真了。我一開始拍陣頭沒有什麼企圖心,只是想拍好,可是拍第二部,贊助商會出現,很多有的沒的都會出現,對於創作來說,這就是干擾。所以在這邊跟大家說抱歉,陣頭不會拍續集。下一部作品還是跟台灣有很深很深的關係,會把一些庶民的、傳統的文化放進去,也一樣會有很正面的力量,讓人會哭、會笑、會感動,不會是藝術片,一樣是部商業片。

主持人:沒有拍續集沒關係,還可以拍前傳、外傳。(觀眾笑) 

Q7 (觀眾)想請問一下導演,片子中很重要的點是父子關係。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的九天民俗技藝團,在原本的故事裡,就是這樣的父子關係,還是是跟導演自己生命歷程有關?

A7 (馮凱):原本的九天民俗技藝團應該沒有那麼嚴重。不過因為很多台灣或是華人社會的父子關係,都跟電影裡所刻劃的很相似,所以受到很多觀眾的共鳴,好像都具有一點移情作用。感覺上爸爸就是會跟我們有一點距離,永遠都在大小聲,但我永遠相信,父子之間那種血脈親情是不會抹滅的,但會不會說出心裡話又是一回事。華人世界很多感情是這樣表達的,不用明白說出我愛你,但是要用其他方式讓對方知道,我們是有感情的,這就是一股社會的正面力量。片子結尾兒子也沒有跟爸爸說很感激你、很謝謝你。並不用很矯情的把這些東西放進生活裡面,但是生活裡面需要這種感情。 

Q8(觀眾)本來不知道陣頭的意思,所以聯想是跟廟會、八家將有關係。但是電影的英文是《Din Tao:Leader of the Parade》,是遊行的帶頭者,這想要拍出的意涵是什麼?

A8 (馮凱):我們不是在拍陣頭的形式,陣頭就是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的那個人,要拍的就是這個精神。其實很多像是八家將、宋江陣等等,這些看得到的都可以稱為陣頭,但是拍電影不可能對每個東西做解釋,那是沉重不可負擔的壓力。重點是在要往前走、要改變的精神。 

陣頭_s20

Q10(觀眾):我想問一下,在片中好像有很多痛苦艱難,面對時,如何克服、完成那些事情?

A10-1 (小鬼)對於我們男生來說,可能咬一下牙撐過去就好了,但是唯一的女生就是雨宣,她應該承受比較多的艱難。 

A10-2 (林雨宣):完全是和意志力做戰鬥,我是唯一的女生,又要跟其他人做一樣的訓練,意志上的磨練比肉體上還要辛苦,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拋開自己是女生的念頭,撐下去就是了。

A10-3 (楊震):我覺得咬牙不一定撐得過去,可能是身體比較大,容易喘。(觀眾笑) 

小鬼:可能對阿肥來說,動來動去,身軀比較大,辛苦程度是別人的兩倍(觀眾笑)

楊震:肉還會這樣動來動去。(觀眾笑) 

主持人:我們時間不是很多,可能要結束了。這麼漂亮的旅程可能會畫上句點,但是精神永遠不會結束,這也是導演想跟大家講的事情,謝謝大家。

 《陣頭》Din Tao: Leader of the Parade 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