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8(日)20:00
地點:真善美藍廳
出席:陳芯宜 (《阿霞的掛鐘》導演)、施立(《離家的女人》導演)
紀錄:蔡書羽 / 攝影:利炳詳

主持人:謝謝大家來看這場短片合輯,我剛也坐在下面跟大家一起看,看完之後覺得買這場票的人真是太識貨了!大家都知道在短片合輯裡面最能看到台灣未來影壇的明日之星,不管是導演或演員,譬如說魏德聖的《七月天》或是李安的《蔭涼湖畔》都是從金穗獎的短片出來的。今天很榮幸的剛剛有兩部影片的導演來到現場,我們首先歡迎陳芯宜(全場鼓掌),芯宜是《阿霞的掛鐘》的導演,然後《離家的女人》的導演施立(全場鼓掌),歡迎!因為剛好跟這兩位導演都有小小交情,所以就不佔用他們發言的時間了。各位觀眾如果你們有任何的問題,隨時都可以舉手告訴導演你看完電影的想法,可以立即得到他們的解答。首先請施立跟大家說說話好了。

施立:大家好,我是《離家的女人》的導演施立。這個片子就是一個短片的製作,是我在北藝大念電影研究所的畢業製作。今天你們看到的這個拷貝是數位的拷貝,是第二次公開放映拷貝,其實不是有很多機會可以放映,所以我今天很高興大家可以在一起來欣賞這個影片。然後我們的那個演員,吳朋奉今天也到現場,謝謝大家。(全場鼓掌)

主持人:吳朋奉先生是我們去年台北電影節的影帝,我們再次掌聲謝謝他帶給我們精采的表演。(全場鼓掌) 謝謝。

施立:拍這個影片我覺得最過癮的就是跟兩位很優秀的演員一起合作,就是高慧君跟吳朋奉,因為這片子從頭到尾就是他們兩個。但是我們一起經過了這個旅程,如果大家在看的過程中覺得有隨著他們兩個的旅程前進的話,是因為他們兩個帶我們一起前進。

陳芯宜:大家好,這部片其實本來是失智老人基金會出品的一個《昨日的記憶》裡的其中一段,所以要跟失智老人議題相關,那我就把台北市最近發生都市更新的爭議也寫進來這樣。那大家看到的很多,除了一開始的大樓場景之外,其他所有的場景都在永春站附近的一個都更有爭議的現場。然後其實大家看到的那些場景,包含寶哥的家裡面,跟所有的場景其實現在已經…那棟都已經拆掉了,我心裡非常的難過,所以今天特地穿了這件衣服過來(黃色T-shirt上寫著:家不賣也不拆)。然後拍這部片除了要很感謝失智老人基金會以外,因為我在寫劇本的過程中也真的發現我外婆的很多症狀就是失智症。然後另外也要特別感謝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他們幫忙我們場景的協助,那今天彭大哥(永春站都更受害者,創立都更受害者聯盟)也在現場,很謝謝他。(全場鼓掌)

主持人:芯宜請問一下你從《一席之地》到《阿霞的掛鐘》中間妳在做什麼?

陳芯宜:欸…也是有在寫劇本啦(笑),然後拍一些劇場的紀錄片。

主持人:因為《一席之地》那時候真的受到很多好評,然後電影圈跟媒體界的好朋友非常多人都很喜歡這部作品,然後等了滿久了吧,中間隔了有兩年、三年了…

陳芯宜:如果真的要算應該要從《流浪神狗人》開始算了,可能希望長片最近也在寫本,看今年或明年可以動這樣。

映後座談

Q1 (主持人):那各位朋友有什麼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通常我都會動用身為主持人的特權先來問第一題。因為第三部短片的導演沒有來到現場,所以我們待會的討論就集中上前面這兩部上面。看這三部都一樣,大家一定對於裡面那些演員的表現真的覺得,哇真的是太厲害了!因為其實在過去我們的印象裡,似乎短片,大家就會覺得這就是習作,然後在裡面出現的演員,儘管大部分是非職業演員我們也都習以為常,可是這幾年我們看到台灣的短片,有非常多都是直接找來資深的職業演員,在裡面有非常大的表現空間。所以我們就先問施立一下,在片子裡面,高慧君跟吳朋奉,你跟他們之間討論戲的過程,有什麼小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A1 (施立):其實我跟朋奉大哥接觸的時候,他還沒得到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沒有得到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主持人:還沒拿過金馬獎也還沒拿過台北電影節,所以你意思是說你慧眼獨具(笑)。

施立:也沒有,他當然之前就已經得了金鐘獎就已經很厲害了,但只是說後來就找他來演。因為我以前在劇場跟他有小小的接觸,雖然他已經忘記了,我就是故意牽親帶故地把他騙來演戲這樣子。但是他一聽到是高慧君就很有興趣,因為他有看過高慧君一些其他的表演,他也沒有跟她合作過,所以就加入了這個演出。高慧君是已經先決定的,因為畢竟《離家的女人》最早是以這個女主角為出發點,所以就讓他們兩個有機會可以交手,因為他就是說她還沒跟高慧君合作過。

主持人:我自己看啊,我覺得施立導演處理這個…我用一個形容詞我覺得其實是滿勇敢的,就是說你在電影裡面關心的這對男女,他們就是說3、40歲、普通的人、中產階級,我覺得你所關心的,完全不是這個娛樂產業裡面任何題材電影電視音樂所關心的對象,他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3、40歲的人之間的關係,所以我覺得這一點你很勇敢。

施立:其實我拍完這個影片之後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就發現其實有很多的…可能那種…你剛說中產階級,我覺得不見得,可能是中下階層,其實都是我們很多創作上都比較少去關注的。因為如果有題材提到他們的話,通常都是配角、搭配性的、功能性的處理,可是我覺得這些在社會上可能階層不是很高的族群,他們反而佔了我們這個社會結構裡面最大的部分。他們其實有很多生活的細節,那些東西其實是很懸疑的,我覺得反而有很多題材可以去挖掘看看,但我覺得因為短片所以可以有比較大的空間,因為沒有上映之後票房的包袱,可以比較沒有包袱去做這些事情。

主持人:我透露一下,可能有很多觀眾也有看另外一場短片,今天下午播出的,那另外一場短片有一部叫做《保存期限》,現在住在法國的導演郭承衢,也是《離家的女人》編劇之一對不對?你跟他合作這個劇本他人是在國外對不對?

施立:他人是在國外,我們是電話連絡。

主持人:電話喔?誰出錢?

施立:他出錢,因為他說他有一個卡比較便宜。但是我們溝通其實也很快,不是劇本來來回回,是大概一、兩稿之後,他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都是我在根據場景之間的選擇、還有角色的設定、還有劇本之類的一些事情…

主持人:你的最新的電視作品好像也才剛剛在公共電視播出,劇名叫什麼?

施立:《非法鴿子》。

主持人:那現在觀眾如果突然對你有興趣,他還看的到嗎?

施立:就要注意人生劇場有沒有在重播這樣子,因為他們其實經常在重播,因為它才剛剛播完兩輪而已,我在想說可能七月份會再排一下。

Q2(主持人):那芯宜,你片子裡面的譚艾珍 和顧寶明,我坦白講我以前年輕的時候看到很多電影獎演員,譬如說男女主角、男女配角,每次他們有入圍就一定會得,我心裡都覺得很不服氣,為什麼每次都要把獎頒給老的,譬如說以前金馬獎有一年《阿飛正傳》的張國榮,同年入圍的是《推手》的郎雄,後來就郎雄得獎,我當時很不服氣。可是後來又過了十幾年下來,我真的覺得薑還是老的辣,他們所有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真的就在表演中展現出來,那我想請問芯宜跟他們合作的時候,對他們的表演,妳自己有沒有得到什麼啟發?

A2 (陳芯宜):他們兩個真的是很資深的演員,用在這部片裡很適合,因為這部片要講的就是一個老鄰居嘛,可能相處非常久的時間,所以經常可能坐在那裡不說話,他們起的化學反應就像兩個認識非常久的鄰居這樣。其實寶哥跟譚姐他們從很年輕、短劇就開始合作了,我找他們的時候他們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見面了,但是一見面還是一樣。這部片情緒比較低一點,但他們在現場一直在搞笑,你在現場拍片的時候好像看著他們兩個不斷地在演短劇一樣,我覺得能夠找到這兩個真的是滿幸運的。尤其那時候寶哥還在台灣,因為近幾年他也都在大陸發展拍戲。

Q3 (觀眾):剛聽到施導演談到說劇本合作的問題,其實芯宜這齣短片也是由兩位編劇合作,請問兩位導演在劇本上面有什麼協調上的問題?

A3 (施立):其實大家都會同意如果拍片有什麼歧見的話,最後仲裁的人是在導演身上啦,尤其在這樣的創作上面。我其實拍片經驗不多,但在我有限的經驗裡,都沒有遇過太多協調上的問題。就是溝通嘛,到一個階段的時候,如果說比如對我來說,不能提出一些我自己看法,就跟編劇溝通一下。因為有些像《離家的女人》是郭承衢完到了第一稿之後,他就沒都再管了,他就完全地交給我。然後後面公共電視人生劇場,那個劇本我有做一點局部修正啦,因為到最後執行的階段,大家就會把權力完全下達給導演,來做最後的仲裁,所以我感覺這樣我沒有經歷過溝通上的問題。因為要拍的時候,總是一定要拍的嘛,然後就是前面的溝通是不是順暢,反正最後的仲裁比較多的就還是在導演身上,我到目前還沒有遇到這個問題。

A3 (陳芯宜):另外一位編劇是樓一安,他本身也是導演,我們其實是大學同學,其實從《流浪神狗人》到《一席之地》到這個我們都一起合作。因為合作久了所以我們還滿常吵架的,但是這個吵架是良性的,就是為了一個劇本一直不斷地吵架不斷地吵架,但我覺得這是好的,因為你必須要能夠很直接的講,欸你覺得哪裡有盲點,才有辦法改善劇本。那這個劇本因為本身比較短,所以爭吵的次數比較少(笑),這樣來來回回我們大概只寫了三到四個稿子。所我覺得溝通方面都還好,因為已經有一個慣性在走了。

以往的長片都是,我先寫一版丟給她,然後她再改一版,回來我再改一版這樣交換寫,當然最後也是誰當導演誰說了算。不過這裡面有很多是等我們真正到了永春站那個場地,我們發現,比如說有漏水,那是真的,所以才加進來,所以有一些劇情的方面是根據真實的狀況描寫的。

Q4 (主持人):施立的《離家的女人》,有一場戲我真的覺得很厲害,就是吳朋奉跟高慧君在飯店裡面,有人去兼差做牛郎嘛,然後那邊就交疊了高慧君在老人安養院裡親手結束她母親的生命,接在那裡,我就覺得很厲害!這個是劇本的決定,還是你自己在導演方面的決定?

A4 (施立):其實我們本來的劇本到開拍前都沒有寫,在安養院把媽媽管子拔掉的那一場。在原來的劇本裡那邊其實是口頭報告的。後來在開拍前我就覺得好像還是需要那場戲,在開拍的時候其實我也還沒確定那場戲要怎麼使用……其實我們的ending還拍了兩個版本,一個是有做愛、跟一個沒有做愛的,我拍完第一個版本之後,又跟他們說我想要拍一個沒有做愛的,他們兩個有點火大(大笑),為什麼要再拍一個,我說拜託再讓我拍一個因為我覺得…所以我拍了另外一個是沒有做愛的。然後就是拍完媽媽拔管那個…因為媽媽拔管那場戲是拍攝期最後一場戲,拍那場戲那天在現場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這要怎麼處理了。

主持人:所以意思就是說以後這個如果有出DVD就是會收錄在導演特別收錄裡面,director’s cut(笑)

施立:考慮一下!(笑)這個版本還比公共電視播的長一點,公共電視是29分鐘,那這個是比較長。

主持人:那我們就很高興大家來看這三部這麼好看的短片,那就希望大家回去之後能把口碑帶給你們的朋友,讓他們以後還有機會看到這些片子的時候千萬不要錯過。謝謝大家。(全場鼓掌)

 阿霞的掛鐘》影片介紹

 離家的女人》影片介紹

 我愛恰恰》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