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8(日)19:0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蔡銀娟 (導演)、溫昇豪、白歆惠、莊凱勛、海倫清桃(演員)
紀錄:王顥燁 / 攝影:蔡明村

影人開場

主持人:今年台北電影節很榮幸我們有非常多部台灣新的電影在台北電影節做世界首映,我想大家在第一個周末看了兩部青春洋溢的電影,我們刻意把第三部,很榮幸,這原本應該是在九月底才會上映的電影,然後它先在我們台北電影節進行世界首映,我們特別把它安排在第二個周末,就是希望大家看了一星期不同的電影之後,我們來看一個截然不同的台灣電影,就大家今天即將要看到的《候鳥來的季節》。

對我而言,這個電影其實,很高興是看到今年後半年會出現很多不同的樣貌,大家可能之前看了《女朋友。男朋友》和《逆光飛翔》,今天你會看到一個又完全不同的台灣電影。在看電影之前,我們先先今天世界首映特別來到現場的電影主要的演職員,首先我們介紹的四位主要的演員,讓我們一起以熱烈掌聲歡迎,第一位為大家介紹的是非常美麗的海倫清桃,第二位為大家介紹莊凱勛,他們今天都非常帥非常美,你們待會看電影裡面他們是不太一樣的,第三位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白歆惠,第四位是溫昇豪,接下來歡迎這部電影很重要的推手監製李自薔導演,最後我們要介紹的是《候鳥來的季節》的導演,蔡銀娟導演

看完這部電影你會很難想像,導演這麼柔弱的,卻拍出這麼非常有力量的作品。待會電影結束後會在回來跟大家進行交流,在開演之前請導演代表所有演工作人員先跟觀眾說幾句話。

蔡銀娟:謝謝!今天看到那麼多認識跟不認識的朋友來這邊看電影,我覺得非常感動跟開心。《候鳥來的季節》是一部關於愛與救贖的電影,我常聽朋友感嘆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其實反而是家人之間的距離,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人,有時候反而無話可說,我自己也沒有感觸的,所以寫了這樣一個關於愛與親情的故事,希望能夠透過這部電影,帶來愛的訊息,那是一種對於家庭和親情的愛。

對於候鳥生態和自然環境的愛,也是對於我們家鄉的愛。因為我真的覺得台灣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地方,當我自己像候鳥一樣飛到國外唸書的那幾年,我自己心裡最想念還有牽掛的地方就是這個家鄉。那今天在這個地方我要特別感謝幾位長期推動和關心濕地法的立委,邱文彥老師和還有張曉風老師,謝謝妳們(全場鼓掌),謝謝你們長期推動溼地法這麼重要的保育法案,也很歡迎你們來看電影。另外我也要非常感謝匯豐銀行的總裁李鐘培先生,也是在現場,在我們籌備電影拍攝的時候,是第一個給予我們支持與溫暖的天使,一路走來陪伴我們到現在,非常感謝,

我當然更要感謝所有用心拍攝的劇組同仁和演出我們這部電影的演員,還有用心幫我們宣傳的團隊夥伴,以及台北電影節非常用心幫我們準備世界首映會的每一個成員,那沒有你們,就沒有今天呈現在大家面前的這一部電影。《候鳥來的季節》因為它的保育色彩和親情的題材,雖然它的商業性不是很被看好,但是我相信這樣一部真誠和深刻的電影一定有它的生命和出路,那希望大家今天看完電影之後,如果你們很喜歡,有共鳴的話,請大家回去能把好口碑傳播出去,因為我們沒有非常豐富的宣傳資源來買很多的廣告和宣傳,我們有的就是你們的口碑和回應,非常感謝大家!最後我想邀請大家有智慧型手機的朋友們,是否可以邀請你們一起在臉書上打個卡,讓在臉書上的朋友也能夠知道《候鳥來的季節》這部電影好嗎? 

溫昇豪:映後要留下來,問問題,還有禮物,所以如果明天趕著上班,明天可以晚一點,你就跟老闆說你今天打卡,那如果老闆說要fire你,沒關係,我們到匯豐銀行去上班(全場笑),總裁在那邊,還有如果各位有理財的問題,也可以去找我們。

主持人:我們再次謝謝台上的監製導演和演員,不用擔心,待會演完他們會回來看大家好好的聊一聊演這個電影其實有很多辛苦的地方,掌聲歡迎他們回到作為上,他們也是大部分的演員都是今天第一次要跟我們看這部電影。那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候鳥來的季節》在台北電影節的世界首映,看完電影後我們再回來,謝謝! 

映後座談

主持人:請導演和演員到台前來。我們今年首映的片專門是把觀眾搞哭的,那我們是不是先從導演開始,依序演員,向大家說說話,問聲好,說說幾句話。 

蔡銀娟:很希望今天看電影看的很過癮,如果喜歡的話請大家回去幫我們推薦給朋友,但因為希望每一位觀眾進戲院都看得很過癮,希望大家幫我們把結局保密。 

莊凱勛:我還沒有回過神來,我想我明天眼睛應該會很腫吧,因為明天要拍很開心的戲。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謝謝大家! 

溫昇豪:我也是第一次看,很感動,在我們當初拍攝的過程當中,很多東西都勾起回憶,我覺得這真的是一部很好的電影,那期待各位觀眾看完之後把你心裏面的感覺傳遞到每一個好朋友身上,希望他們一同來感受《候鳥季節》的感動,謝謝。

白歆惠:很感謝導演當初找我演這個角色,一開始一接到劇本的時候,我記得我在電腦前面自己看完劇本就已經大哭一次,其實因為朱含櫻這個角色我自己本身會覺得感觸很多是因為我周圍有很多親朋好友有這樣的經驗,所以會感觸特別深。再來就是導演非常用心,我們光是前置作業就有一兩年之久,一直到後製也非常的久,我覺得能參與這部戲真的感到非常榮幸,然後剛剛看到兩位男主角,真的是…因為真的看劇本跟看到整個作品是很不一樣的,尤其我剛剛看到我老公跟人家接吻我真的很想捏死他(全場笑),謝謝大家。

海倫清桃:大家好,我是海倫清桃,我在裡面飾演阮如鳳,對我來講,候鳥就是阮如鳳一個小小的故事,那我接到劇本的時候,真的很感謝導演,因為在這部戲我重新認識在台灣的一些外籍姊妹,還有開拍之前我弟弟也剛離開人世,所以我其實拍這部片的時候我真的帶著很沉重的心情在拍片,真的是謝謝導演,雖然我在台灣是一個新人,可是…(哽咽),能給我分享很多,還有就是謝謝白白、謝謝昇豪、還有謝謝凱勛,我們這個很好的團隊,我在台灣會過得很好(全場鼓掌)。

主持人在給大家開始提問前,我先從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開始問導演,我很喜歡這個電影的是,它從一個小小的家庭的關係談到的東西是非常多的,我想觀眾可以清楚的看到,有環境的、有不孕的問題、有城鄉差距、有外籍新娘,其實它涵蓋到的台灣的面貌跟現在流行的台灣電影可能不太一樣,我覺得這也是特別打動我們,或是特別打動評審的一個地方,導演可不可談一下最早開始你創作這個故事,真的是從鳥的故事開始發展出人的故事,還是怎麼組合成這一個,從一個鳥類專家,最後我們看到他其實在挽救他的家庭?

蔡銀娟:其實這個故事我想講的是一個家庭,就是兄弟之間和夫妻、手足,然後以及父母子女之間的故事,所以它的核心其實是從家庭開始,那只是後來我寫完這個故事的雛型時,我很希望能夠為這個男主角找到一個比較有特色的、也為這個片子找到一個很有意義的象徵,所以那時候因緣際會去找關渡自然公園,尋求他們專業的協助,所以我在這片子一開始後來設定這個男主角是一個候鳥保育員,就是希望可以用偷渡的方式,呈現我們台灣許多濕地跟候鳥生態的美麗。

在這個過程中,受到很多鳥類專家、台北鳥會,還有關渡自然公園、各地鳥會的協助,所以在大家看到裡面有許多畫面是候鳥本身的家庭危機,因為我很希望鳥的危機跟人的危機可以成為一個對照,所以那個部分很辛苦的是在候鳥繁殖季,是在每年的春天,四到六月時去拍的,至於大家看到演員演戲的部分,還有看到像昇豪在戶外看鳥,做鳥類的觀察,那都是在冬天,冬候鳥大量來台灣拍的。所以主要一開始是先從人的故事出發,再來拍鳥的故事,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選的這種候鳥的種類是高蹺鴴,這種鳥很特別,本來都是候鳥,每年冬天都從中國北方飛來台灣過冬,春天再回到北方,飛越很遠的海洋過來,那這些年慢慢的就有很多高蹺鴴會選擇留在台灣,就永遠留在台灣變留鳥,那我覺得牠很像是就像我一樣從中南部來到台北發展,每年回老家過年或掃墓這樣的生活,很像我們的生活,很像一種候鳥,也很像是外籍新移民,從東南亞飛來台灣,有的會留下來成為留鳥,有的會回到原來的故鄉,我覺得是一個蠻好的一個象徵,謝謝! 

主持人:我想導演特別做的象徵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來,我看到導演看雲林,如果我印象沒有錯,這大概是我從《熱帶魚》之後,很久沒有看到台灣電影非常清楚的去拍到南部人的生活一個特別的問題,那我們現在留一些時間給現場的觀眾。不用這麼激動,我們會把麥克風交給你,我們台上的五位,你們有任何的問題或想要分享的都可以提出來,但我們時間有限,請大家盡量把問題簡短。

Q1(觀眾)不好意思,很感謝導演拍了這麼棒的片,這邊有兩個問題,就是溫昇豪跟莊凱勛這兩個男主角在片中,我相信大家印象最深我覺得這兩個男演員的對手戲,可以完全沒有偶像包袱可以哭的這麼眼淚鼻涕這樣子,還有我想知道他們在拍那部戲的時候有沒有NG,因為情感都非常投入,大家也都哭的稀哩嘩啦,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看到片中有一段,會讓我想到《犀利人妻》,導演是因為看了那部戲所以這樣寫嗎?

主持人:第一個問題我想兩位都可以回答一下,我想大家看完電影都發現這個男人的眼淚跟兄弟的感情居然是這部電影非常催淚的一部分,這是不太尋常的一部分,兩位順著這位觀眾的問題,談一下如何對戲、如何培養感情,特別是那一場打架的戲。 

莊凱勛:我跟昇豪每次合作好像都有打架的戲對不對?我們以前合作也是有,因為認識很久了,默契還算非常的足夠,平常兩人都愛運動,所以都知道保護自己和保護別人,基本上默契來講沒有太大的問題,那如果有NG的部分都是怕我們太過所以NG,但沒有不到NG的狀況這樣子,因為那場戲昇豪是比較主動的打,所以其實還好,我其實很感謝因為他一直有在做保護的動作,就所謂偶像包袱,那個哭的部分,對我來講應該比較沒有,因為對,我一直覺得我就是一個演員這樣子。 

主持人好,來,昇豪你說一下。

溫昇豪:我也沒有偶像包袱(全場笑)。(主持人:今天台上的都沒有啦),從來都沒有。因為我跟凱勛認識很久了,我們一路合作,他是一個我非常喜歡的男演員,我覺得台灣現在就是缺少這樣認真的演員,他不計較個人的形象包袱,就忠於角色,我覺得這是觀眾也要認清這個部分,’希望大家不要把本人跟角色放在一起,好不好,至於那個角色什麼會有那種動作,其實我個人到現在還是蠻困惑,問一下導演她設計這個橋段是什麼意思。 

主持人:導演要不要順著這個問題順便回答一下,為什麼選他們四個人放在這四個角色上,也不只講溫昇豪。

蔡銀娟:我先說明一下,這個故事其實從四年前就開始寫了,四年前就寫好,那稍微調整就是把《侯鳥》的故事寫得更豐富,所以其實這裡面的情節架構四年前就開始了,那所以大家發現去年有一部很熱門的連續劇,裡面大家跟昇豪的角色會聯想在一起,那事實上我們的故事是先寫好的這樣,那我自己其實在四年前我寫好這個劇本,開始在投新聞局輔導金還有找資金的時候,那時候就先找了溫昇豪,希望他來演男主角,主要是我們片子的監製李志薔他以前就先跟昇豪合作過一部電影叫《單車上路》,那時候我們就非常欣賞他。

那時候我就覺得以角色的年紀、演技還有外型,我們都覺得昇豪非常適合,所以在去年我們整個籌備的差不多要找合適的人選來演出的時候,那時候我就覺得以外型、演技,我就會覺得說很適合找白白跟凱勛這兩位,白白的話以前沒有合作過,可是那時候我看過她演過的幾部作品,那對她蠻有信心的,凱勛的話是因為電視劇中我們就合作過好幾次,所以就覺得很放心,沒有問題,反而是阿鳳這個角色,在一兩年前時我還蠻擔心的,因為不知道要找誰演出比較適合,那剛好去年的時候看到桃子演的一部公視人生劇展叫《戀戀木瓜香》,那時候我就覺得哇,太讚了,這非常適合的人選,所以那時候就趕快聯繫桃子來演出。

主持人:好,選到了四個很好的演員。


Q2(觀眾)影片中有講到不孕的部分,那白白和溫老闆怎麼去揣摩這個腳色?

白歆惠:那時候不孕的問題,其實一開始我還沒有做研究的時候,就我剛剛有說,其實因為我的親朋好友,現在很多的女性都碰到這樣的問題,那後來覺得自己要做一些功課,就一直上網Google因為我是Google女孩,我就一直搜尋,還有跟導演討論,才發現女人真的很辛苦。女人一生下來的卵子數是固定的,每次隨月經來就排掉一次,再來就是最近都非常晚婚,那有可能是生活的壓力,那可能是很多種種加在一起,以至於不孕症現在算是一個女性面對蠻大的問題,在接觸這個角色以後,我也才突然警覺到,哇,這真的是我可能也會遇到的問題。

所以當初我演朱含櫻這個角色到演完,我覺得這是我作為演員很棒的地方,我好像走過一個人的人生了,如果是我,發生在白歆惠身上,我覺得我應該要像跟家明和朱含櫻這樣子,面對人生或是面對任何新生命都要抱持「緣分」這個態度,我覺得這個很重要,我覺得戲裡面講了很多「緣分」兩個字,家明也跟含櫻講了很多次緣分什麼,我就覺得很棒,就是希望大家也能透夠我們電影,得到一些很寶貴的經驗。

主持人:在觀眾提問之前,我先講一下,大家現在在聽QA,如果你對這個電影有感動,你可以留在臉書上,可以憑留言到外面領今天才有的特別的紀念品。

Q3(觀眾)我的問題跟劇本比較有關係,為什麼片中所有人都不知道弟弟身上發生的狀況?

主持人:你問的幾個問題讓導演解釋一下,不過第一個問題其實大家剛剛有看到他其實是刻意隱瞞,不過我們還是讓導演解釋一下。

蔡銀娟:我設定弟弟這個角色,他的個性就是比較倔強,很多事情他都會報喜不報憂,就是刻意隱瞞,像他跟家人的互動就是大家應該也看得很明白,就是他其實也不太會讓家裡的人擔心,那他跟他的好朋友互動,其實比較像是麻吉那樣,會開開玩笑,會聊天,但其實不太講心事,不管是他跟杏梅的問題,或是他跟家人的互動問題,他們其實是不太談的,其實我覺得很多男性朋友之間的相處也是這樣,會一起打球或一起做什麼是,幫朋友的忙會兩肋插刀都在所不惜,但不太會講內心的秘密。

那其實關於他的狀況,因為每個人其實都不太一樣,那有的時候是跟身體狀況,有時候跟個性也有關係,其實有的病人其實病到比較嚴重每個人的狀況會不一樣,有的人會腹部積水,有的醫生會看到病人腹積水好幾次,抽水,可是他還是不戒酒這樣,他還可以去工作,就是每個人狀況不太一樣。

主持人:導演有對凱勛片中碰到的狀況做研究。我們是不是也讓凱勛解釋一下,以他的理解對這個角色…

莊凱勛:因為這個情況本身是沒有痛覺的,就像剛才導演講的,他的個性其實比較壓抑,我們家其實就是農工出身,其實可以看到很多長輩,他們其實自己身上已經有些不舒服的地方,包括我自己父親也是阿,他其實自己身上已經有些不舒服的地方,但是他們還是會…因為他們覺得不嚴重,就是真的沒有看到醫生親口告訴他,就是他們會覺得我只要不去面對這件事情,就覺得不嚴重,因為我沒有倒下來。

所以其實我的角色家雄面對這件事情來講,那一刻醫生也是告訴他,當你知道的時候已經很嚴重了。當然他的個性就是選擇隱瞞,那其實這也是很多台灣中低階層的工作者或者男性會去做的選擇,就是不講,遇到再說。

溫昇豪:我補充一下,其實有些技術性的東西,篇幅不能太多,中間其實我都有去關心他,但是拍出來就沒意義。

莊凱勛:你是下戲來房間關心我是不是?

溫昇豪:這些東西都很瑣碎的東西,如果放在電影裡面會變得太冗長,沒辦法聚焦,所以我們焦點其實是在這裡。

主持人:其實電影是有交代他刻意隱瞞啦,觀眾太擔心了。

Q4(觀眾)導演好,我覺得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是我第一次看電影看到哭。(主持人:「第一次看電影看到哭」,這句很好,趕快打在臉書上。)然後我是比較關心裡面的環境問題,因為我看到就是雲林人就是沒有工作,那這樣子像現在有六輕,那我想知道導演的感覺是什麼?還有就是我覺得溫昇豪很帥(全場笑觀眾尖叫)。

溫昇豪:去後面領個便當,謝謝!

主持人:這個時候的重點不是表白喔。好,導演,我補充一點問題,我想觀眾可能也會有興趣,就是你為何選到了雲林?我們從這個電影看到了很多你想要暴露的問題,不只是她提到的,多談一點這個部分。

蔡銀娟:這個影片其實有蠻觸及很多現在的社會議題,只是我很希望不要用說教的方式去呈現,而是有比較多的劇情去呈現,不管是很有趣的讓大家想要笑的,或是很感動讓大家想要哭的方式去呈現,因為我覺得這樣的方式會讓大家自然而然想要去了解這樣子的社會議題。那雲林的部分,其實我算是半個雲林人,因為我父親是在雲林出生和長大的,那我現在也幾乎每年帶我父親會雲林掃墓,所以我對雲林有很濃厚的感情。

那時候在設定的時候因為我想呈現台灣的城鄉差距,所以我選定雲林時我是選雲林沿海的一個鄉鎮,一方面是因為那裏有個成龍濕地,我想要呈現台灣不同濕地的景色,那另外因為那裏有非常嚴重的地層下陷的狀況,我想現場有蠻多觀眾知道雲林這個地方,就是台灣有許多沿海城鎮有地層下陷的困擾,那雲林的沿海城鎮這個部分特別明顯。那地層下陷是一個很值得大家一起來關心,一起來思考的議題,所以我故意放在這個地方,然後用比較生活化的方式來呈現在地人對地層下陷的困擾。

很希望這個片子能引起大家的共鳴的話,也許會有更多的人會來關心這個地方,因為我之前去做過很久的田調,當地的居民真的是對地層下陷的問題非常困難,因為我和當地的里長去找合適的拍攝地點時,那里長巡邏了一下,到了一戶人家,馬上就有人去跟里長抱怨說,那個溝渠你們上次幫我們清了也沒有用,颱風一來又淹水了,要我們怎麼辦?就在那邊抗議,然後村長或里長就很尷尬,那真的是當地居民心頭的痛。所以我是用這樣的方式,包含那個工作,就是很多雲林沿海的村鎮,裡面真的只剩下老人跟小孩,那個地方的工作機會並不像我們大都會這麼多,所以這是一個我很關心的鄉鎮,我也想透過這部電影,用很自然而然吸引人的方式讓大家來關心。 

Q5(觀眾):其實我沒有想很多就過來看這部片子,中間有很多感情的連結,就很糾結,這部分我很感動,就很謝謝妳。(導演:謝謝!)然後…溫昇豪我愛你(全場笑)。(主持人:溫昇豪你埋太多暗樁了。)就…嗯,愛你唷!(全場笑)

主持人:好,夠了夠了,這是個很感人的電影,好(笑)。我們最後還會留時間,四位待會會在外面影迷有一些海報的可以簽名,所以大家可以憑這場的電影票有機會簽名,我們讓四位站在觀眾的前面,可以拍一個很難得的世界首映,跟所有觀眾的大合照。待會大家記得在臉書上留言,到外面去根據工作人員的指示,可以得到限量的禮物。謝謝所有的觀眾跟台上的五位,我們再次給他們熱烈地掌聲謝謝他們帶給我這麼動人的電影。我得承認我在看試看帶的小流了一點眼淚,剛剛看大螢幕,忍不住又多留了幾滴眼淚,所以如果你們跟我一樣都覺得這個電影有打動你的話,歡迎你告訴身邊的朋友,電影在9/28會上戲院。謝謝大家來參加台北電影節的世界首映!(全場鼓掌)

 《候鳥來的季節》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