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8(日)12:1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林書宇(導演)、林暉閔(男主角
紀錄:蔡書羽 / 攝影:朱書德

映後座談

主持人:相信很多來看這部片的人都不是第一次看《星空》了,很多人應該都是看了第二次第三次,很高興我們又請到了《星空》的導演-林書宇導演,還有我們的男主角-林暉閔,歡迎!(全場鼓掌)導演剛下飛機喔,他剛要上來之前,他剛跟我講很好笑的事,等下他自己講,因為他剛從巴黎回來,所以他又去了電影裡面巴黎的場景,事不事先讓兩位跟大家打招呼說幾句話,來,導演先。 

林書宇:大家好,我是林書宇,很高興你們今天來到這邊,不管是第一次看《星空》還是再一次在大螢幕上面感受《星空》都很感動,謝謝你們。(全場鼓掌)

林暉閔:大家好我是林暉閔,謝謝你們來看《星空》,然後想講的都被導演講走了,謝謝(笑)。

 

Q1 (主持人):這個電影導演已經完成了一段時間,然後它在台灣也上映過了,現在也入選了台北電影獎。經過這個時間的一段,這部電影不管對導演自己、或是對台灣電影來說都有一些很特別的意義,它是兩岸合作的、裡面有非常多很特別的特效、它是幾米的繪本的另外一種形式的創作,對導演來說,比較冷靜了,如今再重新思考、重新想到當初做這個作品有什麼不一樣的想法?

A1 (林書宇):做任何一個作品在剛完成的時候,都會經過幾個階段。正在做、正在後製、還在快完成的時候,會有一個階段就是…這個太棒了、這個太厲害了、這個東西真的是迫不及待要拿給人家看。然後當你真的完成之後,放給人家看的時候,你會看到很多的…哎呀!為什麼那個做的不夠好、哎呀!那個怎樣怎樣那些東西。那再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現在留下來的真的就只有,它最好的一些優點,跟它最感動人的一些地方。所以才是我剛為什麼說的,我才剛從巴黎回來,這次帶著星空在巴黎電影節放映,我到巴黎當天的下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看剛剛你們看到結局裡面的那些場景,就是那個街道啊、那個教堂啊、那家店這樣子。

主持人:看了以後感覺?

林書宇:有一點幻象破滅欸!我覺得是拍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在工作,所以就在尋找我們覺得適合的、覺得美麗的一些場景,然後就拍完了。拍完了以後那些地方在我的腦海中、在我的記憶當中,就是電影的畫面、電影的感覺。那這次再回去的時候就是很真實的…欸?這個街道這麼髒喔?!還是…欸?這店那麼小喔?!就是這種感覺。

 

Q2(主持人):同樣的問題也要問暉閔啦,跟你拍戲離到現在很久啦,這個電影對你的生活、或是生命、或是到現在有沒有什麼影響或變化?我想很多人都關心你,還會不會想再繼續表演。

A2 林暉閔:我覺得就是變得比較比較有…緣。就變得大家比較喜歡我。

主持人:藉由這個電影認識你?

林書宇:或是知名度比較高一點?

林暉閔:不是這個意思啦(笑)。

主持人:比較紅的意思啦!好~還有呢?

林暉閔:還有大家看到不一樣的我,在拍《星空》之前,我就是很…man,陽光打球游泳,運動健將,然後《星空》之後,大家看到我會演戲。

主持人:我都幫你解讀,就是你本人跟電影裡的形象不太一樣就是了。 

林書宇:我可以稍微問一下嗎?今天在這邊是第一次看星空的請舉手。(觀眾舉手

主持人:哇,現場還有不少人是第一次看這部片的耶。

Q3(觀眾):因為現在兩岸三地華語片整合,跟資金合資,明顯的成為大趨勢嘛。之前我有看過很多比如說您在網路上的放映週報的interview這些東西,我剛看的時候覺得這是實驗性非常強的電影,我就在想說,因為香港片為了投入大陸市場,可以看到很多香港的作者失去方向,或者是說他的創作實驗性已經不如以前他們在香港電影很興盛的時期,那麼保有那個原創性跟實驗性。我反而很驚訝,台灣的導演在這個合資的過程中,以《星空》為例,他的實驗性反而是更強的,我很好奇你在那之前籌資的過程中,或者是要說服比如說製作公司華誼兄弟,或是原子映像,他如何去推廣這project,這應該不是非常容易吧?

A3 林書宇:一開始的時候是幾米老師他找我,他看完我第一部長片《九降風》,覺得我可能滿適合改編《星空》這本書,所以一開始在資金的部份公司是還滿有信心,因為是幾米老師要改編,他之前的兩部電影其實在票房上面的成績都是還不錯,像《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這樣子。所以他們在資金上沒有太大的問題,那比較大的是說,他們都會考慮到回收,那當這個回收是算在哪個部分的時候,他們就會認為說那花多少錢來拍。

一開始的時候確實預算是比較小的,在寫這個劇本、在構思這劇本,是陳國富監製他的加入後,當他提出說這部影片可以變成合拍,它的內容應該不會有太大內地審查的問題,如果有大陸的市場的話,它的預算可以更高。但是對我來說,當它預算可以更高、或市場可以更大的時候,反而我的實驗性質可以更大,而不是說我需要去取悅更大的一批觀眾。

它是讓我確定說,好,會有另外一批觀眾,然後會有另外一批的可能性,那個可能性最低的收入可能都可以讓我們至少是打平的狀態,其實是讓我們有更高的預算去完成幾米老師在書裡的天馬行空、的這種想像力,那那個東西確實是需要比較高的預算的。所以反而是我市場更大的時候,我會更敢去嘗試。因為感覺它比較能回收回來,今天如果只有台灣市場,只能靠台灣市場來回收的時候,反而這時候容易回到一種保守的狀態,我需要顧到完全是台灣市場的觀眾。

 

Q4(觀眾):預算最後是花在動畫跟特效嗎?

A4 林書宇:其實都有欸,滿大一部分花到巴黎去了!

主持人:因為出國拍攝是要很花錢的

林書宇:對對對對對!就巴黎的部份,當然特效的部份也是佔了滿大的比例這樣。

Q5(觀眾):就我所知這部片的原聲帶World's End Girlfriend負責,那等了很久好像還沒有消息,請問原因是?

A4 林書宇:原聲帶其實日本已經發行了,因為畢竟World's End Girlfriend是日本的樂團,那時候是講好說他們在日本可以先做一個發行,那台灣還是會,只是因為原聲帶的發行公司同時也是…呃,在這邊也打一下廣告喔,就是《女朋友,男朋友》的製作公司

主持人:基本上跟這個電影的出版公司是同一家。

林書宇:對對對對對對!所以目前公司都在忙碌《女朋友,男朋友》的,前一陣子是完成,那接下來是宣傳跟上映這樣子,公司目前比較沒有人手。

主持人:所以可能會倒過來,等《女朋友,男朋友》出完再回來出《星空》是這樣子嗎?林書宇:這我倒是要再問一下公司,但是會出!請耐心等待。

Q5 (觀眾):看過幾米的繪本之後,發現有些部份沒有在裡面出現,那些做出來的特效,是為了要讓觀眾了解到說,它是一部比較具童話色彩的電影?還是說是要展現它的技術?

A5 林書宇:其實當初在看《星空》這本書最打動我的地方是,在整個書的過程中老師都有鋪梗,前面有一個就是「去年爺爺送我一隻木頭小象」,你翻到下一頁的時候就是「有時候小象會變成大象」,再來就是,「媽媽出國回來送我一隻小貓」,你翻到下一頁,「有的時候小貓會變成大貓」。但每次不管說小象變大象、或是小貓變大貓的時候,老師都畫得非常孤獨,他其實可以畫得很自然,在大自然下怎樣怎樣,但他不是,像小貓變大貓的那個,牠是卡在一個紅色的森林裡,很大的一隻貓,很小的一個女孩,就是很強烈的寂寞感,跟一個不安全感。

所以尤其到整本書最後時,就是小男生已經不見了、一切都結束了,然後有一天她在門口收到一隻小狗,你翻到下一頁,這一次小狗再也沒有變成大狗,那這個東西我覺得就是在整本書裡面,一個成長的過程、一個你不再需要幻想來保護自己的過程,但同時當我們成長的時候,我們也失去了某種程度的想像力。所以在這部電影當中所有特效的部份、所有反映小美內心的那些部分,都是為了要走到最後那一刻,最後她不再需要幻想,她不再需要這些想像來保護她自己,是這樣的一個原因的。

 

Q6 (觀眾):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日系的電影叫《交響情人夢》,不知道它有沒有影響到你的手法?如果沒有就不用講。

A6 林書宇:有,我都有看,就是從電視劇、到中間特別版、到最後巴黎的電影版我全部都有看。我其實還滿喜歡的。有沒有影響,我覺得可能沒有什麼影響,畢竟那部它的表演是比較誇張的、比較喜感的。但是你提到這個還滿有趣的,我們在巴黎合作的製作公司,就是一起製作《交響情人夢》的。

Q7(觀眾):導演拍完片到現在有沒有對這部片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因為像我在看,小美跟媽媽在餐廳跳舞的時候,那個瀏海一下子有中分一下子沒有,我看到滿多次的。

A7 林書宇:我不會對那種沒連戲的地方不滿意啦(笑)。我可能最大的遺憾是不夠多時間去把特效做的更好,因為特效這種東西是,你多一天它就能再多細膩一點點。當然對這部片來說它不用到多厲害的技術去做,因為畢竟它是一個小女孩的幻想,但我總是會希望說它在細膩度上其實可以更好的。那當然我們去年因為拍攝完之後有上映的時間的壓力,釜山電影節的世界首映的壓力,必須在一定的時間內把特效趕完,在這部份我多多少少有一些遺憾。

Q8 (觀眾):我想這部片是以青少年的角度在探討,那我想問男主角就是這部片你在拍的時候,導演一些觀念裡有沒有你特別感同身受的地方?或者是你以前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是導演在拍片的過程跟你說的,有特別啟發你的地方?就純粹是你拍完這部片看完這部電影的成品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或是哪些地方特別難忘的?可以提出來與大家分享。就是你的意念有沒有跟導演有一些聯合的地方?

A8 林暉閔:那時候徵選男主角時,我演戲的方式就是很誇張,對吧?!(看導演)(全場笑)大概是這樣,我記得是這樣。然後導演有慢慢在改演戲的方式,有告訴我演戲不能用頭腦去演,要用心去演,當你這個角色是哭的,你就不能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對,這個對演《星空》還滿有幫助的。

林書宇:好像有點沒有回答到他的問題。(全場笑)沒關係,我覺得你其實可以跟他們分享一下你第一次在釜山看這部電影的感想。因為在之前其實都沒有讓他們看這部電影,他們直到世界首映的時候才看的。我記得那時候你不是有跟我講到說,你在看的過程中你的感受是什麼?

林暉閔:在看的時候,我有看到自己演不好的地方,但是在拍的時候沒有感覺。然後第一次看的時候就覺得很感動,就是小美的……有點忘記了。(全場笑)

林書宇:那時候我們剛看完走出戲院,林暉閔他跟我講說,他一開始看的就像剛才他說的一樣,看到很多缺點、演不好的地方,那當然這是好事,其實滿多演員在他們第一次演的時候,不知道他們自己到底演得好不好,但是他自己可以感受出來哪邊大家不舒服、哪邊演得不好,這是他身為演員一個成長的進步。但是他說看到一半的時候,後來他開始不在看自己演戲了,好像在看另外一個角色,雖然是他自己在演,但他好像看到另一個青少年的生命,在經歷故事裡面的那些事情,所以我覺得對青少年來說,尤其是他們這年紀來說,確實是還有滿多他們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不會停下來、不會感受到的一些事情,而是有這樣一部電影,就是讓時間放慢的時候,他們才會感受到。

主持人:導演講的對不對?

林暉閔:對!

林書宇:他也不敢講不對。(全場笑)

 

 《星空》Starry Starry Night 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