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7(六)10:00
地點:新光影城二廳
出席:周旭薇(導演)
紀錄:林仕晉 / 攝影:王玫心

映後Q&A

主持人:歡迎大家禮拜六起個大早來看《金孫》先請導演跟大家問個好。

周旭薇:跟大家稍微抱歉一下,是我們的錯誤,剛剛播出的這個版本畫面上有點問題,還有聲音方面也是。本來要映演的應該不是這個版本。

Q1(主持人)一開始跟導演聊一下,這部電影是新移民系列的其中一部,總共有四位導演來拍攝這個系列。當時雷公電影公司再跟導演談合作時,是本來就有故事大綱,還是讓四位導演自由決定要拍攝怎麼樣的故事?

周旭薇:最原始是有一個故事大綱,是雷公公司好幾年前以新移民為題材而寫的,讓,四個導演來挑選。不過這些故事起初是為了連續劇的拍攝而寫的,那因為這個故事是一個比較屬於喜劇的結局,所以我選了它。大家都知道拍片要歷經漫長的階段,所以從開始到討論,到最後拍攝,故事都變化很多次。

Q2(主持人)四位導演都知道對方拍的東西嗎?

周旭薇:為什麼變成四部?因為四個外籍新娘是從不同地方來的,有越南、中國、印尼等國家。當初選擇腳本時,四位導演沒有出現想要同一份腳本的情況,剛好一人一本,結果後來大家都照自己的意思做出修改了(笑)。製片李崗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創作喜好,會產出不同東西。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另外三部。我過去有拍幾個短片,關注在婦女議題還有家庭暴力,在這個過程中,就有聽說過許多外籍配偶在台灣的狀況。看完電影的話會發現,後來我選擇電影的重點不是在外籍配偶上,而是台灣家庭看待事情的應對方式,還有家庭關係的觀念。因為我那時候想說,要拍的片是給台灣人看得,而且自己又不了解越南外籍新娘的相關背景,所以就沒有從金枝這個角色出發,而是從更全面的角度來敘述故事。

主持人:在用新移民作為題材的劇本,這個作品是比較淡化外籍配偶這個角色的,反而是著重在台灣傳統家庭結構性的問題、開始分崩離析的狀態,金枝倒像是穿針引線的角色,來看待這些議題。

周旭薇:跟大家分享一下。昨天晚上有點睡不著覺,因為看到破報上有篇金孫的影評。大意是說,《金孫》電影裡面許多元素,都不是文章作者喜歡的,意識形態都是他反對的。可是最後電影卻來了一個大翻轉,傳達了養父之恩比親生的大,最後的黑人小孩被主角收養,也意味著原來台灣不只是漢人的台灣,還有多文化多民族的組合。我看完之後好興奮,所以睡不著。而片中確實以金枝作為穿針引線,來看待傳統關係裡面,對人對物,所受到的既定想法,這些我都有表達在電影裡頭。非常抱歉的是,我一直很希望拍一部好的彩色片,所以我跟工作同仁、美術人員說,要很用心地在色彩、光影做傳達,讓觀眾享受到看彩色片的樂趣,所以在燈光上、美術上都花了很多功夫。但是今天這個版本有些奇怪,跟大家說抱歉。

主持人:有什麼問題想問導演,或是有心得分享的,都可以提出來。

Q1(觀眾)謝謝。我今天來看這個電影,是以台灣人的眼光去看,就是用講閩南語的角度去看,也是以台灣女性的眼光去看。印象最深刻的是每一個女性背景的不同,還有精神層次與環境文化的衝突。我對片中的阿嬤印象深刻,作為一個傳統的女性,面對許多事情,都展現出她堅強的一面,就是台灣女性的縮影一般。她從都市嫁到鄉下,從本來什麼都不懂,變得堅強,又要撐起那個家。最後發現媳婦的欺騙,那個轉折真的很棒。還有包括她走路外八字的型態,就像傳統上的印象,很傳神。飾演她女兒的演員也演得非常好,就是傳統的台灣婦女,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要認命又無奈又沒辦法。那個外籍新娘,她用左手拿筷子,但點火時卻用右手拿扇子,是有刻意安排嗎?

周旭薇:演員本身是左撇子,但我沒有注意到她用右手拿扇子(笑)。

Q2(觀眾)金枝是有含意的嗎?我覺得應該有是金枝玉葉的意涵在裡頭。閩南語諺語說「豬不肥,肥到狗。」這個阿嬤對自己的兒子抱有期待,但是兒子比較懦弱,反而是女兒比較強勢,對於這個也是只有抱著認命的態度;而金枝這位外籍配偶,在台灣遇上許多不順心之事,有過掙扎,最後從另外一個小孩得到救贖,所以她願意留在台灣;阿嬤女兒嫁的那個老公,欠了許多債,她也必須要認命嗎?

包括那個算命老師,也是要認命嗎?婚姻的不信任、愛情的失望,到選擇嫁與不嫁,是不是都是傳統上女性的認命觀念?因為現在進步的太快,精神跟肉體產生了很大的衝突性。我現在也是五十幾歲的人,有丈夫、有女兒,但剛好是處在一個斷層上,常會覺得跟現在的進步好像接軌不上,對於傳統的包袱又無法放棄。導演針對傳統社會的一個結構性處境,想要表達什麼?

周旭薇:其實我在看台灣電影新浪潮中,我最喜歡的是《油麻菜籽》。但我在看《我就這樣過了一生》就非常的不高興,難道只能像片中一樣,這麼的認命嗎?

我在這部電影裡,想要呈現的是更大的面向,不只是台灣女性。因為我在做這些電影時,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女性的問題,可是可以講述更大的結構性問題,所以選擇這樣的劇情。算命老師這個女人不能說是傳統的認命,但是仍然在扮演女性的角色,只不過傳宗接代、孝順的部分是掉到外籍配偶的身上;阿嬤的女兒、以及這個女老師怎麼面對失敗的婚姻,也是一個不一樣的方式,做著現代社會裡的追尋。外籍配偶嫁來台灣有很多現實上的考慮,金枝某方面延續了台灣傳統女性的角色,一方面又怎樣內在地改變了台灣(傳統家庭),所以我了解、也認同你說的那種矛盾,我希望能拍更多的東西來講這些。

Q3(觀眾)其實不只是外籍新娘的角度,還加入多文化的觀點,像是最後的黑人小孩。是很好看的電影。電影裡有很多視覺上看到的象徵意義,好比蓮霧樹長果子;拍攝上蠻多地方是不同角度的鏡頭,像是媽媽過世就是從上面拍下來,可能是屋頂上雞的視角,是如何讓雞這麼配合劇組的拍攝?(觀眾笑),還有什麼視覺上的意義是想告訴大家的,能不能點一下這部分視覺上的手法?

周旭薇:在台灣拍片有些過程很好玩。李崗常說:「不要跟我講象徵,每個導演都講,我要故事,我要故事!」(笑),所以在片中就沒有放太多,可是我覺得影像是吸引人的,所以可能本來腳本沒有,可是一到現場,很多東西都可以勾起一些想法,用影像都可以表達出來。蓮霧樹的這點,跟漢文化中瓜瓞綿綿是關係的,但並沒有做非常的刻意。我一直跟工作人員說,這個電影就是關於繁殖(觀眾笑),人口凋零的農村對於繁殖的慾望。季節又是夏天,也是充滿許多繁殖意象的季節,電影於是有蛙鳴、蟬叫、蓮霧樹結果。

也包括為什麼種到別人家,會結果;而種在自家卻不見結實纍纍,都是有過設計的。水果也傳達出台灣的意象,這是個美麗的寶島,能產出豐富的水果,同時還有綿延的意義。我希望在電影裡做得還OK不要太過分。至於為什麼用雞,有什麼涵意嗎?其實不是,只是因為雞比較好控制(笑),本來也有狗、有豬的戲。基本上雞不會出現在屋頂上,是工作人員爬上去將牠擺在那裡的,這時雞會很害怕,不敢亂動,才能抓住鏡頭。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待會還有問題,可以在外面繼續跟導演做交流,如果覺得好看,之後還有放映的場次,可以在網路上推薦給朋友。

周旭薇:這是我好多年後才再拍的一個長片,所以很希望得到你們的回饋跟建議。(全場鼓掌)

 《金孫》The Golden Child 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