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6(五)20:10
地點:真善美劇院
出席:王興洪(演員)、林聖文(剪接)
紀錄:賴宜蓓 / 攝影:陳嬿守

王興洪首先很感謝台北電影節,給我們這個機會跟觀眾見面,這部影片是我們2011年過年的時候拍攝的,現在導演去了德國的一個影展,那15號的話就會結束,感謝今天的觀眾,謝謝。

林聖文今天因為導演不在的關係,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回答關於導演創作的部分,但是大家可以去問一些我們可以回答的問題。 

Q1 (主持人)好,那我先問一下,因為就我所知道的說,就是關於這支影片拍攝的狀況,這部電影是由一群很小的團隊到緬甸去,那當初去的除了演員、導演、剪接師,是不是也有現場收音?

A1 (林聖文) : 大家都知道電影就是影像跟聲音,導演負責影像部分,而我負責聲音,所以我是有去現場,大概就是今天我們三個,演員他是幕後也是男主角,大概就這樣。

Q2 (主持人) 我想請問一下去的時候有任何的腳本嗎?因為其實這部影片的紀錄片色彩非常的濃厚,那在每個場景的時候,是導演會給你一個怎麼樣子的劇本嗎?

A2-1(林聖文) 導演開始跟我提到的時候大概是2010年,要做一個非常完整的腳本,原本有一個預定的男主角,所以我們過去緬甸拍的時候,本來還在等待遇定的男主角要來演,那電影就是這樣,我們三個人都過去了腳本也是很完整,但是男主角一拖再拖三拖,那我們就沒辦法,只好把那個腳本換,因為男主角不同了,所已針對男主角不同的屬性,其實我們已經讓別人再重新去詮釋,可以說是跟原本的不一樣,那個劇本的結構滿完整的,這個劇本也是照那個在創作出來的,那當然他,關於導演他的想法的部分我們就直接請男主角解答。

A2-2(王興洪) : 我覺得講到指導的話,導演滿厲害,他從一些素人演員中找演員,他可以掌握那個現場氣氛,讓大家可以在在不同的時空下發揮得很好,他可以給我們發揮空間,然後給我們一些很輕鬆的一個演戲環境,很厲害。

 
Q3(主持人)所以這個劇本本來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嗎?

A3(林聖文)他一樣是一個比較不同層級的故事,但是比較有劇情,應該是大家都會覺得看完之後滿好看的這樣子的一個劇情片,意思是說他的兩個屬性不一樣,就是原本的劇本他是以看完馬上知道他在做什麼,那現在這個屬性是你看完之後你會要沉澱一些時間,然後你要去慢慢回想所有的場景,然後慢慢慢的沉澱,他們的屬性不一樣,才會這樣。

Q4(觀眾)你好我是滿喜歡這個電影的,請教一下你們用很多紀錄的片段,是不是有使用偷拍?就我所知在緬甸拍東西應該是不太容易,要申請,有遇到什麼困難嗎?然後要採取什麼樣的方式去對應,有哪些地方是偷拍的,謝謝。

A4-1(林聖文)整部片都是偷拍,因為沒有聲請就算偷拍,所以整部片就算偷拍,因為按照時間的順序是先從仰光再到瓦城,所以原則上越往北邊,其實我們直接請他講因為那緬甸他比較清楚。

A4-2(王興洪)當然就像你說的,緬甸現在拍片需要給他們經過審核才可以拍,那我們這個算是也沒有跟他做一個正常的程序,那我們有一場戲是二、三十個年輕人打架的戲,那我們已經是到很深山裡面去,幾乎沒有人,那個地方大該拍了兩三個鏡頭吧!警察就來了,那像以前的話可能他們就把你帶走,2001年緬甸有舉行選舉走向民主,所以警察沒有特別的干預,只是來看一下我們,也當作像是在玩,所以他們就沒講什麼。

A4-3(林聖文)用這個民主化的角度來稍微看一下,像我的看法就比較單純,就是他們不知道我們在拍片,因為我們用的方式讓看不出來我們在拍電影,所以一開始警察會來覺得很單純,他們覺得這邊在打群架,甚至警車就開來,然後來了之後我們就裝傻,所以幾乎沒有跟警察接觸到,那他們也完完全全不知道我們在拍電影,雖然說我們是偷拍,其實有一些因緣巧合的際會,然後我們在拍完之後在仰光,就是他們的一些蠻重要的政治所在地,遇到了相當於我們新聞處的電影的處長,那因緣際會,其實我們也跟他報備,所以也算偷拍,但官方也有間接知道這件事情。


Q5(主持人)他是說要申請的話才能拍攝,就是你跟他們報備的時候需要怎樣?

A5(林聖文) : 他們其實就給我們一張A4的紙,跟我們講說哪個城市要多少錢。

主持人 : 那你們的預算有列到這一款嗎?

林聖文: 我們其實跟他講明白就是我們拍了什麼東西,那其實他是希望透過我們去跟國外的劇組拉來到緬甸來拍攝,他是希望說可不可以找到類似JOHN WU之類的導演,那如果像這樣子的一個,就是他們可以做到的話,對他們國家來說就是滿重的一個里程碑。

Q6(觀眾)基本上這個片子我有在好奇的,我對這個創作淵源?是先有什麼功課?我會好奇是說,導演或是在座工作人員,前往去創作電影的動機?因為導演的動機讓你們想去創作,或是人跟緬甸的關係,或是說有一個腳本?這是我比較好奇的。那第二個是關於演員方面的,就是我滿想請教男主角,在畢業典禮裡面鵬程萬里後加一個遠走高飛,後面那句我覺得很有意思,可是現在說男角是臨時演員,所以過程的經過是?第三個好就是,片尾的時候兩個人在砍樹,那我不曉得這個就設計的意義是?是打算要落葉歸根嗎?還是有另外的意義?

A6-1(林聖文) : 其實,對,我以我是一個旁觀者來看,其實他們的創作是應該的,因為他們是一群,他們來台灣念書,是從他們的家鄉,所以他就是其實在裡面那是他爸爸,他爸在裡面,所以你會看到他們在裡面出現,所以關於創作的原因就應該我就不用在特別多講,然後其實他不算臨演,因為他從導演的第一部短片,開始就一直跟導演,因為他們從小長大的好朋友,所以他一直都不算是臨演,他一直都很清楚跟導演之間的一些默契。

A6-2(王興洪)另一個問題就是說,創作,創作就是剛剛有講到的,然後在那邊念大學,.那我回去也是確實是返家,那第二個你提到為什麼要特別加一個鵬程萬里遠走高飛,其實這個導演特別說了,他在演講的時候有特別要講這一個,那這句其實在緬甸很多年輕人基本上那邊沒什麼工作,他們都是到外面其他國家找工作,大概初中念畢業就要找事情做,有些去馬來西亞,有些來台灣,新加坡之類的,所以他們對外面是一個憧憬,希望可以到外面去工作那後面砍樹的話,那這個可能要特別問導演。

A6-3(剪接)其實後面那一整段就是你可以發現他們砍樹的柴是每天生活吃飯一樣的道理,就算你今天沒有工作,他就是要柴火,那當然他有很多的意涵,你也可以說他其實因為他砍樹的另外一個男生,那個男生就是拿槍指著他頭說去中國做木畫師,然後說不想去中國邊邊,不想去內地,那你那邊台灣有沒有什麼好路子可以介紹,然後其實對他來講就其實真的只有像他這樣來台灣幾年才賺得了錢,所以他可能跟他家人解釋說來台灣這件事到底很難解釋,那家鄉的人也會覺得你應該發財,很多東西是不言之中把最親的家人你也講不到就是也沒辦法跟他們解釋,那最後我覺得你可以看出他是一種選擇他要的,你也可以看出他的選擇,那也有人說砍樹很不環保啦!可是你反過頭再想這樣的情形,大概是這個意思,是自然單純的一個生活。

 

Q7(觀眾)想請教兩位,因為個片子看起來就是在華人的區域,那緬甸的華人族群主要從哪裡過來的?

A7-1(王興洪)中國的最南邊雲南那邊過來的。

A7-2(林聖文)大概以完整來講因為導演他主要不是focus在華人上,那主要是因為因為他這個創作者,他的文化背景是個華人背景,可是你可以有很多相當多的文化所以聽到的歌就可以聽到是中文,或是玉市場裡面幾乎很多都是緬甸人那也有很多收玉買玉的是華人,緬甸這個國家就是非常多種族,非常多文的國家那如果真的要完全講華人的話,你就不會看到像這樣的影片,他其實在這個城市裡面有很多交雜,甚至你看到像是可能路上走過去的華人,所以你會看到非常不同的種族,甚至說他有一場是去找女孩子需要的那個戲,她也不算是緬甸人也不算是華人,大概的狀況是這樣子。

A7-3(王興洪)大概華人佔兩、三百萬,像緬甸自己人大概佔百分之六十以上,那這個地方還有其他緬甸人啦,印度人啦,還有華人。

 歸來的人》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