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3 () 17:00
地點:中山堂
出席:Sebastian Meise (導演)、鄧坤亦 (《說白賊》演員)
文字:賴宜蓓 / 攝影:朱書德

Q-1 (主持人):這部電影我覺得對我而言是非常震撼的,這是一部不太容易處理的題材,導演是怎麼開始去做這個題材的源起?

A-1 (導演):這部片的動機其實是來自於柏林夏里克醫學院的一個計畫,這個計畫是針對那些具有戀童癖症候群這樣的一個族群所設計的,這樣做是想讓這些人不要變成做那件事情的人。因為社會上對這些人都抱著難以接受的眼光來看待,即便這些人有這些壓抑凝聚在自己心裡面,但他沒有辦法說出來,說出來就算他沒有做,大家會帶有異樣的與批判的去看這些人。這部片裡面的家庭其實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我們如何在這個家庭裡平心去跟爸爸對待,而這個方式會反映在社會上,我們在社會上如何跟這些人相處,要怎麼樣讓這些人去找到他們的地位。

Q-2 (主持人):剛剛提到戀童癖這件事,其實這部電影更複雜的是提到亂倫,它其實提出了一個很難有答案的一個題目,我好奇的是,這部份在東方社會來說幾乎是大家不太敢觸碰的題目,對導演來說,處理這樣的題材有沒有害怕觸碰到一些人?

A-2 (導演):對於歐洲、奧地利人也是禁忌的話題,在很多歐洲人心目中,這一個非常難以去討論的話題,尤其是在奧地利之前有一個父親,他強暴了他的女兒,生了十七個小孩這件事情對他們社會來講是一個相當大的震撼,然後也是促成他們拍成這部片的動機。於是人們開始去想說,到底應該要怎麼樣去跟這些人相處,或者是社會該用什麼樣的規範去對待這一群人,而不是一直去衝撞他,或者是把他們關起來,這些都是非常極端的作法,然後我們就開始有各式各樣的討論。

 

Q-3 (觀眾):我想問的是,事情發生之前導演比較著墨在父女之間的關係,事情發生後反而比較著墨於兄妹之間的關係,不知道導演為什麼有這樣的安排?

A-3 (導演):對我來說,不管是家庭或父母、兄妹之間都是平等的,所以不會特別著重在哪個部分。

Q-4 (觀眾):第一個問題想請問導演為什麼要設計這樣的結局,第二個問題想問這部影片的主題曲為什麼選這首歌,然後這首歌的主唱是誰,因為他很好聽(笑)。

A-4 (導演):因為對這個爸爸來講,他其實想了一整個晚上,但他還是沒辦法想出來怎樣回到以前的過去或是再去重建他們之間的關係,因為這個問題實在是太複雜了,就跟他戀童癖的傾向有點像,他拿著槍走進銀行,可是他其實沒有要搶銀行,可以說他是錯的嗎?到最後他其實是用逃避的方式,讓這樣的結局往前推,用這樣的方式,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罪,也不知道後來到底是怎麼解決,剩下的留給觀眾自己去決定。

這首歌在1986年發行的時候流行在歐洲蔓延到亞洲,這首歌的歌詞是在描寫一種衝動,對愛的一種欲望。這首歌的歌詞有三段,每一段歌詞都是有一直去追尋愛沒有辦法回頭的感覺,多少回應了那位父親心中溫暖的世界,他自己是覺得追尋了他的愛,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回頭,或是其他人沒有辦法理解他的空間裡面,這是由一位奧地利的女歌手唱的,這部片裡面,她其實也飾演了妓女的那個角色,其中設計的一個橋段就是要求奧地利的女歌手去翻唱也同時給她這個角色,希望她能夠用這個角色的這個力量,去唱出這樣的感覺。

Q-5 (觀眾):東西方文化的差別在面對這樣的事情處理上有不同的方式,請問導演為什麼選擇用這樣的方式?

A-5 (導演):他(父親)選擇將這件事情攤開來講,這件事情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從頭到尾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Q-6 (觀眾):以導演的觀點來說,為什麼用情書來呈現戀童癖的議題?

A-6 (導演):這部片想呈現的是父親內心的內在世界,透過寫字來反應出父親內在的情感。

Q-7 (鄧坤亦):在事件揭發的前半段,對媽媽的部分比較輕描淡寫,到後面的部分,媽媽冷淡看爸爸拿著獵槍出門,卻沒有太大的反應,這是一種逃避還是導演刻意處理的方式呢?

A-7 (導演):媽媽在過程中其實都是知道的,但基於保護這個家不被破壞,所以選擇逃避的方式,後面其實在奧地利看到一個看起來要自殺的人卻不去阻止也是一個犯法的行為,而電影中媽媽的表現其實是表達很慌亂不曉得該怎麼辦。那電影是一個對歷史的展現,希望藉由電影去把這一個議題表現出來。

 情書風暴》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