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12(二)20:10
地點:新光影城
出席:李靖惠 (導演)
紀錄:王振愷 / 攝影:利炳詳

李靖惠導演:自從我聽了《Money and Honey》之後,我就愛上行李箱(笑),我發現我跟這些外籍勞工朋友一樣,一天到晚拖著行李箱,跟他們一起流浪拍片,因為片名為Money and Honey》,那我給大家兩難的問題,如果要從Honey跟Money選一個大家會選哪一個?Honey好像是壓倒性勝利的樣子,其實台灣四十萬勞工要選其中一個他們一定劇烈地掙扎了許多行李箱裡到底有什麼台灣有很多的外籍朋友他們就是為了這個新台幣而來的那這個新台幣在愛心上這個電影十三年後他們為了賺錢來到台灣他們的Honey是不是還在這就是這部電影我想要表達的

 

Q1(主持人):第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也是大家一定會問的,電影花了你這麼多的時間去做這個紀錄片,在電影裡我們看到的初衷是你親身的經驗,但是要把案子持續多年,然後2011年又再回去可以簡單描述這十幾年的心路歷程。

A1(導演):我簡單來說,拍紀錄片而言就像談戀愛,如果你真的愛上了你所拍攝的這些角色,其實當你愛一個人時你會不會愛他一輩子?十三年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很長。但對我來說,真的是懷著追求我拍攝對象的心情,一開始我並不是一個母親;但這些女人為家庭,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媽媽為了家庭付出這麼多的心力!所以一開始我是被這些女人、女性而且他們又是勞工,他們工作又非常辛苦仍作下去,跟他們在一起很快樂,覺得台灣人很ㄍㄧㄥ,跟他們在一起我可以大大笑,我好愛他們,我慢慢走入他們內心世界,然後我會思考說一個女人為家庭付出,最後他得到什麼,所以就開始了這漫長的旅程。

最重要的是,我在安養院照顧外公外婆,所以我是家屬,我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心情去貼近這些老人家,我有一個很大的感受是當外公外婆離開這世界的時候,他們九十歲離開,他們離開我最不捨是他們並不是在一個非常好的狀態離開,台灣的長期照護沒有很完整,在沒有很完全的狀態下離開世界,所以我內心有一個很大的渴望,我們的國家社會福利與勞工政策還有民間的力量可以一起努力來讓我們的老人過得更好,讓外籍勞工過得更好,我也相信這樣我們的家庭也可以過得更好。

Q2(主持人):這十幾年過程中有沒有一度想過放棄或遇到最困難最低潮的時候?

A2(導演)在剪片的後面,兩年都會一直哭,每個禮拜到教堂都會狂哭一會,對我來說這部電影挑戰很大,因為我沒有語言天分,所以要拍一部跨語言跨文化的片對我挑戰很大,然後資金也有限,不管如何整個工作團隊就往前行,即使遇到很多困難我從沒想過要放棄,但哭了很多回!

主持人:記錄片比劇情片拍攝更辛苦,被看見的機會也是更加的難,很高興今天有那麼多人來看這部電影。

Q3(觀眾):我想請問導演紀錄片中的外勞都是菲律賓而沒有其他國家,其實在台灣外勞有很多不同國家,那為什麼片中比較沒有看到?

A3(導演):有時候是緣分,我的英文名字是Jasmine是茉莉花的意思,也是菲律賓國花,它是一種小白花,它在任何的地方都可以生長,我覺得它是亞洲女性的象徵堅韌不拔的精神,所以我希望有機會的話我也可以拍印尼、越南其他國家的外籍朋友的故事,真的是緣分,最早照顧我外公婆的是菲律賓勞工。

Q4(觀眾):謝謝導演讓我們看到不同的影片,我感覺其實目前在台灣還有更多更多這樣的環境,也希望導演以後可以多多拍拍國內身心障礙或者弱勢的朋友。

A4(導演):謝謝!我會繼續努力其實這部電影是我家國四部曲的第四部,是我外公外婆先後被送去安養院,我拍的是我家人的故事,最後我在拍別人的家庭後來我的視野會更開闊,因為你會看到在台灣有很多異鄉人在我們這片土地跟我們一起生活,這就是台灣的片子。

Q5(觀眾):我覺得這個議題很好,除了電影節以外有上戲院的計畫嗎?

A5(導演):計劃發行這件事,我哭了更多回合,釜山得了發行獎,這部片在韓國會有發行計畫,是有機會在韓國上映的紀錄片,我內心有小小的心願覺得韓國行,那台灣一定可以更好花十三年拍一部片為了什麼?就是希望能讓更多觀眾看到這部電影!當我十月得獎回來後,要籌募資金、找發行商、找觀眾,我發現比拍片更困難,但我不會輕易放棄,因為大家都是麵包天使跟情人,因為這部片一定是值得讓更多人看到這部電影,我們一起努力!

主持人:相信現在在台灣紀錄片是越來越有機會,那就請導演加油到時上戲院一定要請朋友一起來支持。

Q6(觀眾):感謝導演花這麼多時間拍電影電影中,除了外勞外也拍了一些仲介,有些地方值得注意,例如佣金問題,你是從什麼角度看,你覺得這方面公平嗎?

A6(導演):台灣勞工制度改革有許多進步,其實法律已經有直接雇用的政策,就是希望降低仲介費中間的服務費,但是政策執行過程政府仍在努力,希望有更多雇主能採用這個東西幫助外籍勞工,但周圍朋友仍會想省事,直接找仲介,我覺得這部電影很重要對台灣人民或是外籍勞工朋友,首先是有善的對待外籍勞工,例如大學生當初會討厭外籍勞工,但看完這部電影,他們發現外籍勞工仍是人仍是有家庭、仍有夢想他們為了他們的夢想仍在努力,對外籍勞工觀感的不同,看完片, 我們會更善待他們,第二個對台灣四十萬勞工很重要他們辛苦來台灣工作有多少人真的賺到錢?因為他們真的不會存錢了這樣真的很可惜,這部電影就是讓外勞能好好保存錢,也可以去多多關照他們的愛人、他們的家人希望他們離開台灣之後,不要心碎了、不要夢碎了。

主持人:其實今天有一位貴賓,是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小姐,我們請主委分享一下。

王如玄主委:我其實很感動,靖惠花了十三年的時間,外籍勞工朋友在台灣的那一面、還有回到家鄉那一面,每一年我們都會舉辦雙邊勞工部長的會議,我都會要求他們帶我們到勞工的原生家庭,但他們都會有所顧慮;無緣到那些原生家庭看看,但靖惠的電影裡面他們在那邊生活的方式,我自己的感想是,我們是外勞輸入國,他們昰輸出國,為了經濟的因素來到台灣來,我會放諸世界都有所掙扎,電影赤裸裸地描寫一個人性一個經濟的壓力未來的期望。

再回到深層的感情,跟家人互動的情感勞工政策是複雜的問題,不管如何照顧保護外籍勞工朋友是我們的義務責任,看完影片之後,我們更有說服力去對勞工政策上的一些辯論,有一些不同的想法跟看法我們在作政策決定的時後,一定都有很多掙扎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一條規定三年約滿一定要遣送回去一次這個政策我們在立院受到很多挑戰,非常多委員會問為何三年一定要回去一次?他們的理由是對外勞來講有成本負擔,對雇主來講他也有負擔,那個時段是空窗期,他必須找遞補人力處理事情,對雙方都不太方便,但為何勞委會會這樣規定?

對我們來講,看電影就可以了解到,勞工朋友多期待回家,從見到台灣第一天開始就開始在想哪一天回家!回過頭來談,相當多的勞工政策都是困難的決定,都攸關一個人的生命跟一生,任何政策在決定的時後都是站在照顧保護勞工然後回到人性的基準處理事情,我們都希望做對的事情。

導演:不是只感動一下,要化為行動,這是台灣電影史花最長時間的電影。

 《麵包情人》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