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10(二)12:50 
地點:新光影城
出席:大塚龍治(製片+攝影師)
紀錄:蔡書羽 

大塚龍治今天很感謝你們觀看這個電影,其實導演現在是懷孕,好像快生產了,她很期待過來這邊跟你們交流,但是醫生說不行。而且我是她的丈夫,我現在是最了解她的人,所以我現在代替她過來。

主持人:大塚先生不但是導演生活上很重要的伴侶,也是一起創作的重要夥伴,所以我們待會關於電影的一切都可以跟大塚先生詢問,他其實從頭參與到尾。

Q1 (主持人):我想看完這個電影的觀眾應該都會對關於雞蛋和石頭在情節裡的出現、還有整個象徵都非常清楚,可不可以請大塚先生解釋一下這個故事、片名、跟這兩個象徵的開始?

A1 (大塚龍治):這個片名是導演在寫腳本之前就想到的片名。主要是因為女主角在故事裡所遇到的困難,她的一顆心有時候會像雞蛋一樣柔軟,有時候也能像石頭一樣堅硬,就是在講這個女孩子這段時間的心境。雖然說石頭跟雞蛋是屬於具體物質的東西,但是導演想要表達的其實是比較內在的部份。

 

Q2 (主持人):片子裡的演員應該都不是職業演員,昨天大塚先生說,他們其實花很多時間跟演員做溝通,到今天拍出來非常細膩的成果,可不可以談一下如何找到他們跟排練的過程。

A2 (大塚):這個故事的舞台、拍攝的地點,是導演出生的故鄉。譬如說演叔叔的這個角色,是導演真實生活中的叔叔,所有的演員除了主角的少女以外,通通都是從當地農村所選出來的。因為所有的人對於導演從小的事情就非常了解,所以要把他們組織起來是還滿容易。但是關於少女這角色在農村裏無法找到,導演就在農村附近去各個學校,看了大概500個這個年紀的少女。那個時候我其實在北京,導演一個人到那個地方,拍了照片之後,我們就用email討論反反覆覆,最後就選了這個女孩。因為個故事是非常內在、安靜的,我們選擇的方式第一個就是眼神的力量,再來就是表情的力量,最後選擇了她。


Q3 (觀眾):剛提到環境方面是導演的故鄉,那紅貴的房間獨特的顏色處理是怎麼想到的?還有劇情上面的疑問,遺照一直出現,還有最後紅貴是回家住了嗎?

A3 (大塚龍治):這個房子就是導演的叔叔實際上住的房子,那紅貴事實上就是被帶到山裡頭,把她放在那邊住下來,所以說設定上這就是女孩子每天都生活的房間。選了這個房間之後,就用紙箱把所有窗戶的光線都遮起來,想起來她有點可憐,但事實上我們就要求她住在這樣的房間裡,讓她真的進入這樣的一個世界。電影大半都是在冬天時候拍的,冬天房間裡有電氣暖爐,我們是用暖爐的光來拍攝的,在這房間裡頭沒有使用其他的光源。因為這呈現了一種reality,一個現實感,透過這畫面可以充分表現女孩子的心境,所以我就決定這個方式拍攝整部電影。

在這農村裏人在死之前有段時間會先去準備自己的遺照,這是農村真實有的習慣,人在死之前也有人會去家裡頭拍照,也有這個習慣。還有這女孩子的故事,事實上是一個失去的故事,也就是表現了生與死的兩種主題,這個家也是類似的意味在。簡單來說,她是要把現實生活裡存在的東西具體化,表現在故事裡頭,所以選擇這樣的元素。紅貴最後住在外婆家。

Q4 (觀眾):這部電影是導演的第幾部作品?因為我覺得他在影像方面處理較直接。這部電影好像圍繞女性觀點,反而是對那些犯了錯的男性比較少在著墨?

A4 (大塚):第一部長片。為什麼會用這種方法呢?對於導演而言,她與其說是一個故事,倒不如說是一個潛藏在她心中曾經發生過的事。所以我其實也講過,我們就不想用像是一種障眼法、或是呼嚨過去的方式,來講這個故事,而是把導演想要散發出來的、想要說的直接地說出來。因為又是第一部作品,但事實上我們並沒有決定拍攝期多長,而是讓導演在心裡決定,覺得我已經拍到滿足了為止,所以拍攝完成後到底會是怎樣的作品呢?其實到最後的最後都不知道。但是這些畫面都是導演確切想要表達的東西,所以大家都確實感受到這份感覺。

第二個問題好難,因為我也是男的。(笑)事實上導演並不是跟紅貴發生一模一樣的事情,只是說在小的時候有了一點點類似的經驗。那這一種心情呢,想必就是沒有接受過這樣困難的女性無法理解的,所以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站在男性角度去講這個故事,所以就生理上,我因為是男的,我從來也沒有過這樣的經驗,這樣的作品如果不是從女性的她去拍攝的話,應該就不太成立。所謂的視點,就是從導演、從女主角主人翁的視點去拍,我是攝影師,我特別注意這樣的角度、觀點去拍攝作品。

主持人:我完全認同大塚先生,因為我身為男性觀眾也是看了以後反而會特別震撼,覺得這電影要選來給大家看。

Q5(主持人):我們台灣觀眾其實對於內地電影狀況不是很瞭解,對我來說這部電影非常出色,大概是我這半年多來看過最好的中國獨立製片,但它的主題和規模在中國應該很難有機會可以上映。

A5(大塚):關於這種性方面的、而且又是跟虐待有關的主題非常沈重,但是這個人物並不是從社會大眾的觀點去看的人物,而是創作者心裡產生的人物。像這一類的作品,在中國的獨立製作裡頭,其實還不太存在,譬如說,中國的獨立製片裡它的背景是設計過的,那我們其實想要跟那個有點區隔。但是年輕的這一代他們要用自己個人的經驗、個人的角度去拍攝作品,我認為這樣的作品今後會越來越多,如果說照這樣的趨勢下去,也許應該會開放吧。我認為導演個人的態度跟經驗,會越來越重要,如果導演的個人態度是成立的,就會受到很多評價,很多的評價出現的話,我相信這樣的作品就會越廣泛。所以說黃導演她的第二部作品,也是要以農村的女性這樣的主題出發,在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想法。

主持人:我剛本來就想問他們說,欸~我知道他們最新要出來的作品是他們的baby啦,在baby之後他們打算要拍什麼東西。他剛已經回答了,黃導演的下一部作品也是會以農村為主題,也很期待他們的下部合作。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