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15(日)11:00
地點:新光影城三廳
出席:
楊貽茜(導演)、王傳宗(導演)、黃姵嘉(女主角)、歐陽倫(男主角)、張詩盈(女配角)、張嘉方(女配角)
紀錄:黃寶賜 / 攝影:徐容

影人開場

楊貽茜:各位觀眾朋友大家早安,我是導演之一貽茜,另一個導演傳宗跟我們失散了,他應該坐在觀眾席。傳宗,站起來。非常開心《寶米恰恰》在台北上映的最後一場,剛好是在台北電影節,接下來希望大家欣賞《寶米恰恰》歡度兩個小時。

映後座談

主持人:各位觀眾午安,很高興看到滿場的觀眾來看《寶米恰恰》。雖然我不想說這部片已經下片了,你們還全部擠到這裡來看,但我希望很多觀眾其實是來看第二次的。 在電影結束之後,我們要歡迎劇組的朋友們來到這裡,跟大家做映後的交流,我們是不是以熱烈掌聲,歡迎《寶米恰恰》的兩位導演楊貽茜、王傳宗,還有演員黃姵嘉、歐陽倫、張嘉方,和大姊頭張詩盈。(觀眾鼓掌) 姵嘉呢?她躲在哪裡?(楊貽茜:去上廁所。)去上廁所嗎?趕快把她呼喚上來。 時間有限,我們是不是從導演這邊過去,每個人依序跟大家打打招呼,說幾句話,然後讓大家問問題。

楊貽茜:我剛打過招呼了,我是貽茜,大家好!

王傳宗:大家好,我是另外一位導演傳宗,謝謝!

歐陽倫:大家好,我是「奶茶小開」歐陽倫。

張詩盈:我不是小開,我是張詩盈。(笑)

張嘉芳:大家好,我是「罡妹」張嘉方。

Q1 (主持人)罡妹跟電影裡差好多!(笑)我先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我們知道兩位導演是的合作,有一點小小的故事,可不可以跟大家稍微解釋一下,兩位導演的分工跟參與電影的過程。

A1-1 (楊怡茜):從前面找錢、前置,和劇本是我處理的,因為我拍到一半生病,可能生雙胞胎比較辛苦(笑),製片就找了他的好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王傳宗導演,在我沒辦法勝任工作的時候,幫忙我們,讓我身體趕快恢復狀況,再加入劇組跟大家一起完成電影。

A1-2 (王傳宗):對,我是中途加入。片子只要一開拍就不能停,停越久損失越大,所以我必須在一個禮拜之內,把之前拍過的東西、劇本,還有貽茜跟劇組討論的東西,全部看完。看完之後覺得前面的片花都很好,但是可能在男生這塊,大家有看A到寶妮走到永平的教室偷衛生紙,那一幕我看了頭皮發麻,我覺得男生絕對不會這樣拍衛生紙,男女生用衛生紙的方式不一樣,所以我不會這麼大喇喇地給他鏡頭。貽茜在女生這方面處理得很好,可是男生這個「氣口」(台語)可能比較不夠,所以我就在裡面加進一點男生的「氣口」。

主持人:滿好的,因為兩位導演有了性別的平衡。好,我們歡迎女主角姵嘉。姵嘉先跟大家講幾句話。可能大家不知道她是一個人,她有分身在電影裡面,一個人演兩個角色。

黃姵嘉:哈囉,大家好,我是姵嘉,對不起有點遲到了。謝謝大家今天來,希望大家都喜歡這部電影。

    

Q2 (觀眾)我想問罡妹在電影裡面,真的是全部的人都跟你很聊得來嗎?

A2楊貽茜:劇中罡妹的設定,是以前在學校,總會有一些同學是特別活躍的,他們不論是見到哪一路人馬,都可以聊上兩句。基本上罡妹人緣也非常好,非常活潑,她是劇組裡的開心果,以這部戲來講,戲裡戲外都很符合他本人的樣子。

主持人:罡妹要不要補充一下?這是你第一次演電影嗎?

張嘉方:對,這是我第一次演電影。

主持人:補充一下你對角色的了解或認知。

張嘉方:如果你想要,等一下也可以跟你聊一下。(全場笑)

  

Q3 (觀眾)大家好,我已經看了不只一次,也有去找導演寫的小說來看。我發現電影的結局和小說不太一樣,所以想請問導演,在拍這部片時,為什麼會把結局做一個修改?

A3楊貽茜:我自己覺得小說讀者比較少,所以在小說裡面,我想讓它多諷刺多戲謔,都讓我自己去選擇。是先有小說再有電影,而電影畢竟是一個要跟觀眾更親近一點的媒材,所以我讓電影更有希望一些。基本上還是一個opening ending,但我讓它的感覺更溫暖一點,劇中的人物更有希望一些。

Q4 (觀眾)想請問兩位導演和女主角,當初在寫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是一個人去飾演嗎?還是說在試鏡的時候,沒有試到適合的,所以最後決定用主角分飾兩角?

A4-1 (王傳宗):早期在找演員是真的有想找雙胞胎演員來演,但大家知道裡面雙胞胎要身懷絕技,要會打籃球,要會演戲。我們找了會打球的不會演,會演的長得不像,長得像的不好看,有一好沒兩好,所以我們想說與其折磨兩個人,不如折磨一個人,因此最後選擇一人分飾兩角。

A4-2 (楊貽茜):我講一下劇本上的設定,與其說它是一個雙胞胎電影,它對我來說更是一個青少年的成長電影。每個人在成長的時候,一定會經歷過一個階段,我想要肯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想要把認識的自己告訴別人,雖然你每次會發現自己看待自己跟別看待你的落差。《寶米恰恰》是一個尋求自己的故事,姊姊透過看著妹妹看著她自己,是一個看著自己成長的故事,就像照鏡子一樣,每天看自己,看著自己慢慢變的不一樣,這是一人分飾兩角的另外一個原因。

主持人:導演要不要介紹一下妳真實生活的米妮?

楊貽茜:米妮今天有來現場,她叫琬茜,是我的妹妹,小我五分鐘。我相信我們現在有點不太一樣。

Q5 (主持人):我們讓姵嘉也講一下,一個人演兩個角色,當初妳怎麼得到這樣的角色,知道要做這樣的挑戰妳做了些什麼?

A5 (黃姵嘉):怎麼得到這個角色是很神奇的選角過程,導演從網路上面的大合照看到我,我是一個邊邊的小人物,然後開始找我。一開始我就知道是一人分飾兩角,可能是他們已經決定好了,所以知道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也開始作角色上面的準備。我自己覺得壓力大的部分是籃球,因為我自己本身是完全不會打籃球的,所以籃球是從零開始訓練。

  

Q6 (主持人)我要問一下詩盈,我們看到妳演這個角色,跟我們原來在螢幕上認識的妳不太一樣,而且妳非常的搶戲。妳有沒有真的去找大姊頭實習一下、訪問一下?或是怎麼去揣摩這個角色?

A6 (張詩盈):一開始在設計這個角色的時候,有跟貽茜聊很久,貽茜也有提供我一個reference。

楊貽茜:是我的小阿姨。她不像電影裡這麼黑,但她真的有非常神奇的身分職業,不過我就不方便透露了。

主持人:就是適合讓詩盈來揣摩這個角色的?

楊貽茜:這個角色原本就是照著我這位阿姨。

張詩盈:貽茜一開始有告訴我,她希望看到的什麼樣子,然後她的日常生活又是什麼樣子,從這些東西來畫出這個角色。當然到現場會因為現場一切的調度或什麼,才把這個角色定下來,呈現出一個跟這些高中生們很大落差的一個角色。

    

Q7-1 (觀眾)故事的設定背景為何要落在高雄?男主角的特色滿強烈的,導演在這部分是不是把自己的生活經驗引進劇本裡面?

A7-1 (楊貽茜):高雄的話很單純,我是高雄人,十八歲以前我都生長在高雄,另外一位製片許家豪先生他也是高雄人,我們兩個都是雄中的校友,所以不意外地我們回到雄中,因為雄中是我們最熟悉的地方,也因為以前唸過那邊,校方非常的支持,有利於劇組在現場的支援調動。一方面我們有拿到高雄市政府的補助,全程幾乎在高雄拍攝。既然我已經很老實地說,這是以我高中時的故事為藍本,裡面百分之七十、八十,是真的發生過的事情,不見得發生在我身上,可是我可以爆料發生在妹妹身上的事情幾乎寫實。真的有一個男生就是這麼單純熱血的追求他,這是當時我身為旁觀者一直覺得非常有趣好奇的。

Q7-2 (主持人):歐陽倫也講一下,既然有一個這麼真實的人物,你有沒有聽到一些故事有所本?你在電影裡必須跟江康哲做出一些落差,你怎麼詮釋?

A7-2 (歐陽倫):有聽妹妹親口告訴我那個男生是怎麼追他的,但他始終不讓我跟那個人見面,我覺得兩個角色的反差很有趣,我很喜歡優果這個角色,為什麼喜歡他,因為他身上有我身為歐陽倫沒有的部分,他是一個很聰明的學生,在學校很用功,演辯社的社長,藉由扮演他可以去體驗一個,我小時候最討厭的功課好的學生,而且最開心的是可以演高中生,回到一個最靠賀爾蒙,沒有想過什麼就去做決定的那個年紀。


  

Q7 (觀眾)當女主角必須一人分飾兩角,畫面出現雙胞胎的時候,拍攝的話就需要特效或是合成,可以談談技術層面嗎?

A7 王傳宗:最快的辦法是子母畫面,就是姵嘉左邊演一次,演完之後右邊再演一次,然後我們把畫面分割開來。其他像丟衣服或肢體觸碰,因為我們沒辦法像好萊塢這樣子換臉,所以都是土法煉鋼,用key板的方式,第一層完之後第二層再作一遍,動作必須真的跟第一次一模一樣,這樣才有辦法接得起來。

主持人:這個姵嘉也講一下,我想很多朋友跟看過這部影片的人,都對於姵嘉詮釋這兩個角色的差異性非常讚賞。一開始我們分不清,但大概看了電影十分鐘後,我們可以從妳的說話方式跟表達,分清楚姊姊跟妹妹。除了導演剛剛說的拍法,妳自己的詮釋上,有沒有一個特別的訣竅,還是妳拍一拍也有confuse過?

黃姵嘉:訣竅是沒有啦,只是在前面真的做了很多關於角色的功課。我自己的話,這兩個角色我都幫他們設定了日常生活的小動作,在拍片的時候幫助很大,比如說他們在吃飯的姿勢就很明顯的不一樣,刷牙、睡覺姿勢、走路姿態也不一樣。至於在現場,一個姊妹都出現的合成鏡頭,要拍很長的時間,一顆最基本鏡頭至少要拍三個鐘頭,所以我在任何一個角色裡面的時間都是滿長的,所以不會到搞混,因為要很專注在那個當下。

 《寶米恰恰》電影介紹請看這裡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