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6/29(五)20:0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楊雅喆(導演)、葉如芬(監製)、鍾興民(音樂)、黃韻玲(音樂)、桂綸鎂、張孝全、鳳小岳、張書豪(演員)、王彙筑、郭鈞涵(新女聲。新男聲)
紀錄:王顥燁 / 攝影:謝銘修、朱書德


影人致意

葉如芬:這部片子要感謝劉蔚然小姐、中影公司林總經理、還有華誼兄弟的姚總監,這部片有他們的支持,當然還有台北市文化局跟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的協助、還有高雄市文化局跟高雄市拍片中心的協助,我們這部片才能完成。其實我剛剛很感動,我希望這是個美好的開始,將來也有個美好的結局,希望各位觀眾朋友,如果你們真的非常喜歡這個片,我們電影8/3就要上映了,希望你們帶著你們的女朋友、男朋友一起到戲院支持我們這個片。那我們這麼好的導演、這麼棒的演員、這麼好聽的音樂,希望大家都支持我們這部電影,謝謝!

楊雅喆:謝謝觀眾的支持!《女朋友。男朋友》想要說的不是一個非常非常龐大的熱血勵志、而是一個小小的平凡幸福。我每次看到青少年跟爸爸媽媽走在街上拗脾氣的時候我就會想,那是多麼多麼難得的幸福,因為那要經過多少的掙扎跟多少的路途,才會有那樣的幸福,謝謝大家。

桂綸鎂:謝謝你們!你們是第一批看到《女朋友。男朋友》的觀眾,謝謝。這個電影其實在我的心裡面種下非常非常重的重量,距離《藍色大門》已經十年了,我很高興十年後又有可以接演這樣的電影,謝謝!

張孝全:今天算是真正看到完整版,剛剛很感動,感覺自己好像也經歷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在剛剛,那希望大家會喜歡這部電影,謝謝!

鳳小岳:能跟這麼多觀眾在這裡分享我們一起努力的結晶,我覺得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們在裡面真的放了很多我們的感情進去,我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就像裡面電影角色那樣子的……謝謝大家!

張書豪:這部片子對我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包括和雅喆導演很早很早就合作了,包括我可能有所成績也是因為雅喆導演。這部片子大概一年前就說好要演了,又遇到這麼棒的三個演員,雖然我在裡面戲份不多,比較像是旁觀者的角色、說書人在看他們三個的故事,但其實我很投入,每次看的時候心情都莫名的很沉重,不要說太多,我覺得你們也應該都感受的到,很榮幸參與這部戲,謝謝!

鍾興民:我跟雅喆的合作是從《囧男孩》開始,雅喆其實一直都是一個非常有創意的導演。今天其實也是我第一次完整的看到整個,那因為這部片子我們不用配樂方式,全部都是用歌的方式來詮釋的,所以我也要在這裡特別感謝杜哥的混音部分,謝謝你!也謝謝導演還有原子所有人的幫忙,我們從台灣各個地方去找了最年輕的歌手,我們從來沒聽過他們聲音的歌手,都是非常棒的年輕最好的聲音。

黃韻玲:我後來漸漸發現我其實不太會說話,我有很多事情都在音樂裡面表達了,謝謝雅喆,謝謝所有的演出的人員,謝謝鍾老師給了我一個寫歌的機會。在這部電影裡面看到了自己很多的小時候,也看到了之後愛的延續,包括不僅是在這個戲劇,還有音樂,那我想我們會一直持續堅持下去,謝謝大家!

映後Q&A

Q1(主持人) :我們這部片子看到這個世代的演員在裡面有非常多出色的表現,你要不要跟大家講一下,你怎麼選他們,把他們放在這個位置,你給了他們這麼多挑戰,是給了他們那些功課做?

A1(楊雅喆) :這四位演員,有三位,其實他們在十幾歲的時候我就認識他們了,桂綸鎂和張孝全在十年前沒有機會演成情侶,十年後繼續演高中生情侶,因為他們兩位氣質特殊,所以另外一位男主角非常難找,第一個直覺就想到鳳小岳,可是那時候他在英國念書,結果我們「很幸運的」資金停擺,所以晚了一年,他回來接上來剛剛好,中間看了非常多的男演員,最後覺得只有鳳小岳天生的眼神,犯任何錯,女人都還是會原諒他。(全場笑)書豪的話,其實他剛接這個戲之前,剛演完《轉山》,演那個很man的,騎著腳踏車去西藏旅遊的角色,和電影裡差很多,也派他去紅樓那邊實習了一下,但是他都一直學不好,後來我們找了朋友來陪他喝酒,之後他就超展開了。(全場笑)

Q2(主持人) :大家剛看完對那個中正紀念堂的戲印象非常深刻,我想在台灣、或是可以說在台北,要拍這樣的戲是不太容易的,尤其是大家對那塊地方印象都很深刻,但是要調度這樣的戲是不容易的,跟大家特別聊一聊那個戲怎麼拍,是不是很辛苦?

A2(楊雅喆) :要非常謝謝中正紀念堂的管理單位、兩廳院非常非常幫忙,當我們去找他們談這個戲的時候,兩廳院的工作人員眼神閃閃發亮,當年他們也是開門讓學生進去休息,只是他們現在已經步入中年。

主持人:所以他們很高興就是了? 

楊雅喆:是,可以重回當年的一些記憶。我覺得在拍這個戲的時候其實我們大約用了兩三百位的臨時演員,中正紀念堂借給我們四天拍那個戲,但是它有日戲、夜戲,那四天是一個非常恐怖的狀況,就是不停的趕拍,演員其實那些戲都是已經排好的,他們來了就是直接上,沒有re戲這回事,就是直接就拍了,所以我們有三台機器同時在拍學運的戲,最要感謝的是警察單位借了我們十二部警備車,讓張孝全可以在裡面幹一些壞事(笑),我非常喜歡那一大段的戲,既自由又有慾望,我們如果沒有慾望的話,談什麼自由。

Q3(觀眾) :我想詢問導演,我在看一些創作的時候常常會想說,創作者背後可能遇到同樣的狀況,然後放在他們的作品裡面,想問在這部電影裡面,有哪些是導演真正的親身經歷?

A3(楊雅喆):如果說是親身經歷,那個年代是親身經歷,如果是主角們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從來沒有過,因為我的愛情故事非常的無聊(笑)。我知道等一下一定會有人問說哪一個角色是我的投射,我的投射就是林美寶小姐,因為她所有的奸巧的技巧都是我設計的,她所有可以在戲裡面做的事情,我都沒有勇氣做,所以這是編劇跟導演的特權,以上,就是我的回答。

 

Q4(主持人):順著這個問題讓演員講一點,那個年代對你們來說,你們詮釋的部分需要做一些什麼事讓你們貼近,或是你們找到一些什麼很接近的地方?

A4
桂綸鎂:其實雅喆主要是用音樂在跟我們溝通,他給我們很多那個年代的歌曲,比方說羅大佑的《家》,用音樂去回憶那個時代的氛圍其實還蠻有效的,然後當然也會上網稍微看一下資料,跟看一下那個時候,那個年代人的樣子。

張孝全:我覺得小鎂就幾乎差不多講完了,我覺得還有一部分就是,畢竟可能我們在那個年代的時候年紀還小,但是我們有很多的討論,就是大家有各自的想像,然後就拿出來討論,所以就把這些想像還有這些感覺全部集合在一起。

主持人:小岳要不要講一下語言? 對你來說…是高雄腔嗎? 還有台語!還有一些特別的語言的部分…

鳳小岳:其實因為台語這個東西,在那個時候,在一些比較傳統的家庭,它是比較興盛、而且是比較高尚的語言。我們在訓練的時候,有請一位高雄的台語老師,他會教我們那個時候講話的韻律,或者是一些特別的腔調,一些細節,我真的喬了一陣子把那麼腔調的事情盡量用到完美,講到後來的話,就是扯不了台灣那個時候的一些傳統觀念,可能現在我們已經比較少看到了,西化真的是越來越多,然後很多資訊的影響,可是「根」真的是讓我回到那個年代很重要的動力。

張書豪:年代的部分可能小鎂講得差不多了,那我演這個角色如果要找資料,其實在1970年代要找許神龍這個角色好像也蠻難找的(笑),所以其實演這個角色,我就信任導演,就變成說,去紅樓的時候,還有跟他朋友聊天的時候,就放開自己,讓導演去調整。

 

Q4(觀眾):我想分別請教導演和演員。先請教導演,您前半段放了蠻多學生在學校隊教官做的一些反叛,或是在中正紀念堂的學運,那我想請教導演為什麼這部分要特別強調,在前半段的時候?第二個問題想請教三位主角,因為你們都分別有演出,桂綸鎂有演出《不能說的秘密》和《藍色大門》,張孝全有演過《盛夏光年》,鳳小岳有演過《艋舺》,那我想這些角色在某些部分是重複,某些部分又跟這一次的角色不同,我想請問你們在詮釋這一次的角色部分有什麼感想?謝謝。

A4(楊雅喆):我想先解釋「自由」的部分,我想現在「自由」的風對很多年輕人來說真的就像空氣一樣,就是天生就有的,其實不是,是經過很多抗爭和奮鬥才有的。大家在片頭看到台南女中脫裙子,我是用這個來做一個比喻。我們在追尋自由的過程裡面可能曾經熱血過,也曾經失落過,就像他們到中年其實也是為了慾望和為了錢存在,但自由的精神卻會是一直傳到下一代,大概是這樣子。

桂綸鎂:其實每一個角色對我來說都是全然全新的,然後因為他們每一個人經歷的事情也全然不同,那唯一相同的只有他們的職業都是學生,那我一直覺得,我並不害怕演重複的職業,但我希望我可以演出,我演一百次學生,也要演一百種學生的樣子,這是我希望的。

張孝全:我覺得,就是像小鎂講的,可能在某部分,它是雷同的,但其實故事,還有現在的時空其實也是不一樣,還有我碰到的人也是不一樣,我不敢說我能夠有多不一樣,但是我相信跟不同的人在一起,應該會有一些不同的收穫還有不同的火花。

鳳小岳:其實我還在學啦!然後角色我希望是看起來差蠻多的啦(笑)!謝謝!

 

(本題牽涉關鍵劇情)

Q5(觀眾):可以問一下張孝全嗎?在片中看信的那段,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反應,然後還有導演是否有給什麼指示?

A5(張孝全): 我覺得其實陳忠良在那個時候,在那個年紀,失戀就好像一件天塌下來的事情,在他最難過的時候,又收到了他在意的人的一封信,在當下他是笑的,因為他覺得這個女孩子又要整我了,但是看了一陣子,他發現,其實他感受到的,過去生活的種種,他發現這個女孩子,好像有什麼要跟他說,但說不出口,他感受到了,所以他才有那麼大的反應。

楊雅喆:我自己喜歡在影片裡面都會留下一兩段空白是讓觀眾自己投射,它也許是你的戀愛經驗,它也許是你的暗戀別人的經驗,那我覺得那個空白的東西就是一個感受,沒有標準答案,我這邊也不會有答案。

Q6(觀眾): 首先我覺得感謝你們這一部片把高雄的腔調表演得很好,因為整個電影我看了很多地方很感動,因為這些都是我成長過的地方,那有個部分,前面他們在藤架上採玉蘭花,那有什麼特殊意義嗎?還有我想請桂綸鎂小姐發表一下您對剃頭髮這件事,您的想法是什麼?這是一個很棒的點。然後也回應導演,剛剛您說「不懂慾望,怎麼能夠了解民主」,我覺得這句話講得非常好,在我們這個不沾鍋的世代,什麼都以媒體為焦點的世代,我們需要這樣的話,謝謝你。

A6-1(楊雅喆):一開場其實因為在夜色裏面,可能大家看得不是很清楚,那是一個玉蘭花樹的藤架,那玉蘭花是百年玉蘭花樹,它非常高,那以前都是要搭鷹架採花,那我用玉蘭花是因為我用這個味道就是非常台灣本土,它很有鄉愁的味道,序場這樣安排是我想要在一個晚上,讓他們很朦朧的,他們的關係開始起了變化,我們看到花的時候,那個香氣是會影響你對故事的想法的。那用這個東西也是在離鄉背井之後,有一天再見面的巧合也是因為那個花而連起來的。

A6-2(桂綸鎂):其實我大概拍了三次吧,我先剃了,但一下子沒辦法剃的很明顯,所以我後面又再借了角度什麼多剃了兩次,那其實我一直很想剃光頭,所以現實生活中沒有辦法達成,所以我每一次總在戲劇,這個電影可以剃光頭嗎?直到我跟雅喆導演提我想剃頭的時候,雅喆導演一口就答應,然後非常的欣喜,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點子,所以我就辦到了。(笑)

 

Q7(觀眾): 我想問導演,就是你為什麼會讓主角用三十年的時間解釋他們的關係,為什麼不是用二十年或四十年?

A7(楊雅喆): 這個故事還有一個起源,就是我很愛看蘋果日報,我很喜歡看一個單元叫「人間異語」,我覺得那可能是蘋果日報裡面最真實的報導,最不誇張的報導,那裏面通常會有一個人,被打了馬賽克,寫了某某某,幾歲這樣,那有一天我就是看到有一個報導說,有一個中年的Gay爸爸,領養了一個小孩,莫名其妙領養了一個小孩,十多年中,從他小學養到大學畢業,然後因為法律的關係,所以從頭到尾這個小孩子只能叫他哥哥,不能叫他爸爸,因為我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愛去愛一個不是自己的小孩,我後來打電話去問記者,希望可以認識當事人,但因為後來並沒有碰面,所以我就自己寫出這個故事,那當然小孩子我可以讓她是五歲,也可以讓她是十歲,但是我最想要套上去的關係是差不多中學生,懂得開始表達自己權益的年紀,所以我只好開始回頭算他們的年紀,所以算出來就差不多三十年這樣子。

Q8(主持人): 順著這個問題,我問一下鍾興民老師或是小玲老師,三十年的時間,觀眾對於電影裡面的時代背景是非常清楚的,導演讓你用了很多流行歌曲,但是你還是必須得為三十年的變化鋪很多音樂,要不要談一談這個部分,是不是導演有給你出了難題?

A8(鍾興民): 其實不會,因為導演找我剛好,這個年紀,我年輕的時候就是剛好經歷過那些歌曲,包括像《河堤上的傻瓜》,其實我就是完全COPY它原來的,那那段吉他其實我在高中組樂隊的時候就彈過了,所以我現在重新來回想以前的音樂,其實對我來說是從心裡面有一個另外的感受,其實是還蠻高興的。

Q9(觀眾): 我想問一下導演,你的電影名稱應該是個很重要的東西,《女朋友。男朋友》,可是你在電影裡面提到很多「自由」、「學運」,還有自由意識的東西,為什麼有這個想法把它們兩個結合在一起?

A9(楊雅喆):把愛情跟自由結合在一起?如果我們真的要追求到一個極致的自由的話,最起碼我們的愛要自由阿,就不管你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他的愛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這樣,對於我而言,自由就是讓愛自由就好了。

Q9-1 (主持人):我補問一個問題,因為我們在準備影展資料的時候,有交代工作人員,不可以把片名寫錯,這部片的中間是一個句點,但它英文片名又不一樣,中間是一個「*」,這考驗我們編輯的能力以及校稿的能力,想請問導演這樣的安排有什麼特別原因?

A9-1(楊雅喆):英文片名那答案真的很無聊耶!就是IMDB如果你登記上去,是用句點的話,就不能登錄,所以要用別的符號代替。(笑)

主持人:這個理由很棒,那中文,我的意思是說,它可以是逗點、頓點、空格,但是它是一個句點...

楊雅喆:因為我跟我們製片在片名上面有一點角力,最後我贏了,就是叫回《女朋友。男朋友》,那她就負責決定那中間是什麼東西。「女朋友」放前面也是蠻重要的...

葉如芬:其實《男朋友》是楊雅喆,《女朋友》是劉蔚然,我是中間那個句點,才能完成這部電影。(全場鼓掌)

 

 《女朋友。男朋友》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