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2(一)14:40
地點:中山堂
出席:Catherine de Léan(女主角/演員)
紀錄:蔡書羽 / 攝影:郭芸廷

映後Q&A

Q1(主持人):作為一個女演員接到這個角色的感覺如何,還有最困難的地方在哪?

A1Catherine de Léan剛接到劇本要演出時,因為這部戲馬上就要開拍,其實我馬上就決定要演出了。被吸引的原因是,這文本非常的深入,裡頭的用字遣詞都非常器重整個劇本要討論的事情。決定之後,要為這個角色做好非常好的準備,還有對這個角色信任的一些東西,但也很恐懼,因為這角色需要非常多,無論是身體上的詮釋,或是遣詞上的詮釋。

Q2(主持人):和男主角熟不熟?導演是怎麼讓你們互動?如果不熟,是讓你們繼續不熟來拍這個戲,還是花了很多時間互相了解、排練?

A2Catherine de Léan當然不認識。我很開心在這部電影演出前參與了選角工作,男演員住在法國,我在選角時就發現這男演員是很好的演員,他可以很容易的詮釋這個角色,也很容易可以跟他一起搭配工作。至於導演怎麼導戲,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是因為這作品非常多口語文,都是用文字去表達,這文字在劇本裡頭非常的細,包含所有的一些轉折、一些細微的地方、甚至要在什麼時間…呼吸(笑),這麼細節、精準的東西都寫在裡面,所以導演對於他想要拿捏的氣氛都非常清楚,所有東西都在控制之下,所以我們沒有什麼可以臨場發揮的部份,同時又要做到這麼精準,所以要做足很多功課。

Q3(觀眾):為什麼Clara一直回去?她回去那房子三次,通常正常時候,一夜情第一次離開就是一個圓滿的結束了。她應該有research這個心態嗎?第一次回去之後那男的跟她講那些黑暗沈重的事情,嚇都被嚇跑了,而且每次越來越沈重,但她還是一直回去?我想了解女主角的心態。

A3Catherine de Léan這個男主角一點都不討人喜歡,而且讓人覺得非常不舒服,所以我也會自問,為什麼Clara還要回去男主角那邊。有的時候、有些事情,人跟人之間最後都還是會產生一種想要回應他、「回應」的心態。這個心態可能是在意料之外,沒有在當下就察覺這個回應,但會產生這個轉變、效應在心裡頭。我認為這女主角想要對男主角說話絕對不是因為,他很討人喜歡或是對他有信任感,完全不建立在這種層次下,而是因為她需要,她最後自己也知道她需要說,這男主角對她來說就是可以傾吐的對象。

Q4(觀眾):女主角表演非常精采。浴缸那一幕,妳是怎麼樣去準備的?看起來是很高難度的過程,在內心戲的部份。

A4Catherine de Léan謝謝(中文)。一開始拿到劇本時,馬上就要進去閱讀的準備,我想要試著找到對我來說最關鍵的一些詞句、一些字語,可以更深入去了解這個角色,無論是她的絕望,或是她抱持著一絲的希望,這些東西我都試著在文字裡找到答案。為了讓自己的演出更順利,我在開拍前三個月前就把整個劇本背的滾瓜爛熟了,因為如果可以越快把所有文字都記在心裡之後,我在演出時可能就是很直覺地流露,這個流露可能有更多角色很豐富的內在層次也會比較自然地流露出來。

Q5(觀眾):她最後回到國小三年級去教書,我想知道導演對這場戲的安排是什麼?因為孩童們所背誦的詩是非常悲觀的,這對整部片來講算是一個結尾。

A5Catherine de Léan雖然我不是導演,但從我的角度來想,我們的想法跟你們很不一樣。因為對我們來說,這最後的部份是帶著一點希望。作為魁北克、或是加拿大最後的法語區的這個地方,導演可能認為說,法語在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式微了,除了主要說法語的幾個國家之外,加拿大也是其中一個主要說法語的地方,大家現在也都說英文比較多了。

呼籲著我的角色,作為一個法文的老師,這個法文相當於這個女主角,都在一個迷失的狀態。在這個迷失的狀態,怎麼找到自己內在性格部分,也呼應著這個迷失的文化,這個比較失落文化的希望在哪裡?所唸的這些文字,對魁北克地區的人來說是很熟悉的一些詩或歌曲或文字,所以當孩童去朗讀這些好像日漸式微的文字的時候,那種感覺是一種希望。   

 《做愛後,我們談情》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