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

文/雀雀(部落格「雀雀看電影」格主)

看影展並非文青的專利!至少,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節裡,你還有像《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這樣的親民通俗電影,可以讓人輕輕鬆鬆地就享用一部藝術片,並帶滿感觸回家。 


北歐與東南亞,親子關係的角力是否有差距?在《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可以看見一個老人企圖擺脫與兒女之間無形束縛的例子,它或許無法代表整個瑞典,然而那種老人與年輕人之間的普羅芥蒂,是不分國界、值得深思的。

《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是部不沈悶的公路電影,講的雖然是老人家的晚年片段,卻是亟具冒險精神的、勇敢的一段旅程。電影由老人家喬治午后的瞌睡時間開始講起:經濟足渥的喬治是個獨居老人,73歲,三年前喪妻。在老婆去世之後、喬治花錢請了22歲的年輕人瑪莉亞來幫忙家中打掃,一週三次、一次三小時。瑪莉亞美麗年輕有活力,可惜手腳不乾淨、會偷東西。喬治怕寂寞、捨不得辭退這位陽光女孩,尤有甚者,還暗地拍照存證、打算以此威脅她日後不能辭職。

 

在書上讀到『人生最大的遺憾是父母不愛你』的喬治,認為更遺憾的事應該是「小孩不愛你」,並默默承受這種傷痛許久。當他得知子女的計謀之後,終於開始了自己想了一輩子、卻遲遲沒有成行的旅程:尋找人生的真愛。

以喬治的角度來看的話,觀眾或許很容易就跟著他一起陷入在責怪子女狠心的情緒裡頭,然而《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並不打算一面倒:電影裡頭隨著喬治的旅程、故事的發展,你漸漸地看見這位喬治老頭不可愛的一面。喬治從來不夠真心真意地在經營自己的家庭,對於自己的人生也有一些秘密與悔悟,其中甚至包括了對自己兒女的困難視而不見的那個部分。也就是說,或許「小孩不愛你」的喬治,是因為他在一開始就是個「不愛小孩的父母」呢?

不過,這並非是《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意欲著力論述之處。比起這個,電影用了公路電影的形式、加上三個死神(或說天使)來插花,處處提醒著喬治去做思考、承認這輩子所有的有心與無心之過,誠懇地對再也不能當面道歉的人認錯……他並從中悟得:逝者已矣、但來者可追!『固執』這件事是人生之中最沒必要且代價最昂貴的選擇,於是,喬治終於願意放下無謂的執著,學著去用對方期待的方式、去善待他生命之中尚且還存在的最重要的那三個人,就像電影裡頭所說的:『人生的目標,是長智慧、學慈悲。』一樣。

點此觀賞部落格全文

《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影片介紹

瀏覽其他「瑞典新潮」單元片單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