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3(二)11:3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卡蜜拉安迪尼(導演)、鄧坤亦 (《說白賊》演員)
紀錄: 陳慧瑄 / 攝影:張文馨

主持人大家好,這是我去年在釜山影展看到的電影,這是一部女性導演的片子,看完之後的座談我才發現,導演竟然這麼年輕。在開始之前我們請導演為大家簡單的說幾句話。

卡蜜拉安迪尼: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台灣,也謝謝大家來看。這是我的第一部電影,希望你們喜歡,映後會為大家做QA,我們可以再對電影做些討論!

Q1(主持人):這部電影是關於一個媽媽、一個女兒和一個男人的故事,然後我會看到最特別的是電影裡那樣的生活型態,想請問導演是怎麼會想拍這部片的?

A1(卡蜜拉安迪尼):其實我本身是一個潛水者,我很喜歡到這邊潛水,還有這裡的人,我想把這個地方的美呈現出來。第二個是,我發現這個地方有一個鏡子的文化,他們會拿鏡子搜尋他們未知的事物,也許是搜尋他們的親人,也許是用鏡子來尋找他們不見的東西,因為這樣的文化,我想把它給放進來。另一個原因是,我到了當地之後,聽到一個當地的故事,有一個母親在喪失了她的孩子,而且一直都沒有找到。   

Q2(主持人):第二個問題是,因為片裡有這樣特別的房子和特別的走道,在拍攝上有沒有什麼困難?

A2(卡蜜拉安迪尼):的確在拍攝的途中發生了非常多問題,有很多的困難,因為當地村莊的環境,那裡沒有地面,沒有辦法移動很多,基本上有點像在露營,當地的路和村莊對拍攝都是很大的挑戰,而且天氣會無預警地下雨。專業人員也做了很多的嘗試,對一些專業的攝影師而言,是第一次有這樣的任務,常常第一天就有人落水,隔天可能攝影機掉下去等等,每個人都遭遇到了一些問題。

Q3(主持人):很多觀眾一定會想問,關於媽媽的臉的問題,為什麼媽媽在整部片裡幾乎都是把臉給塗白的?

A3(卡蜜拉安迪尼):基本上,抹臉也是當地的一種習俗,也有防曬的效果。所以當初在看到這個文化之後,就想要把它給加進電影裡,最後我把是否要抹臉的決定權交給飾演媽媽的這位女演員,想抹的時候就抹,不想的時候就不用。最後這個結果是,大部分時間這位女主角都抹上了,在影片完成之後,我也覺得這個還不錯,因為就像是小女孩有個鏡子,像護身符一般,媽媽抹這個在臉上也有種防衛的感覺。

Q4(觀眾):先謝謝導演讓我有這個體驗,我很好奇這部片的小朋友,是不是本身就是在地的小朋友,還有這裡的女主角是否也是從當地的民眾選出來的呢?

A4(卡蜜拉安迪尼):影片只有兩個人是職業演員,母親與科學家,其他都是當地的民眾。影片裡的當地小朋友是隨機找的,當初這個小女孩是在清真寺唱歌的時候找到她。另外兩個小男孩,是當初召集了很多小朋友到在課堂上來選角,我問說有誰會唱歌,誰可以唱很大聲,最後選一選剩下五個,裡面有一位小男孩,後來飾演小男主角,也就是喜歡Pakis的小男生,他說他不會唱歌,但是他想要演電影,所以後來就決定用他。

 

Q5(觀眾):我想謝謝導演,這部是一部非常平易近人的片子,畫面很漂亮。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男主角帶來了一套衣服,看起來很像婚紗,這套衣服在戲裡面也一直出現,像是母親弄髒後在洗衣服、小女孩偷了那件婚紗,把它帶到島上,然後穿上去等等,我想請問這套衣服在片子裡有什麼象徵的意義?

A5(卡蜜拉安迪尼):基本上這個電影本身是一個成長的故事,不管是對小女孩,還是島上的任何一個人。而婚紗常常對很多小女孩來說,是一個成長的必經過程以及象徵,每個小女孩都會想成為新娘。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出小女孩在片中對於任何事都相當堅持,她想要什麼都會想辦法達到,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最後她把婚紗帶到了島上。

Q6(觀眾):第二個問題是一個很小的片段,在電影的後半段,有一幕是大家一起看電視,看到了日本大海嘯的新聞,接著就看到鏡頭切到了海上出現海嘯,有人在捕魚,然後鏡頭回到在家中,女主角就發燒了,想請問這些有沒有什麼關聯性?

A6(卡蜜拉安迪尼):實際上,本身在於村里拍攝情況,就有點像主角們本身的遭遇,很多人也真的在拍攝中間生病,像是女主角,其實在拍攝完後,才發生了日本的大海嘯,的確在印尼也受到影響,有一陣子捕不到魚,或者大家都不敢出海捕魚,所以有些東西其實都是電影拍完後才加進去的。
 

Q7(觀眾):第一個問題是媽媽化的妝像是面具,這和丈夫失蹤有關係嗎?

A7(卡蜜拉安迪尼):是的,面具是和丈夫的失蹤有關,一直到後來那塊板子找到,才證明她老公遇難了。

Q8(觀眾):導演你好,我想再詢問一下,為什麼會想要創作這個故事?

Q8(卡蜜拉安迪尼):會有這個故事是因為,故事背景是一個科學家來到了這個地方,我放這個角色進去,一開始是想說,有時候一個人會想脫離他的生活、脫離他城市的部分,到後來我增加了一個新的觀點,從當地居民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這個地方的居民常常會有一些外來的訪客,於是會對他們有新的觀點,到最後主要是著重在這個部分。

Q9(觀眾): 那個地方是印度的哪邊?

A9(卡蜜拉安迪尼): WAKATOBI,在印尼的中間部分。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要把時間留給最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想請這次入選台北電影節的短片《說白賊》的演員鄧坤亦,來提最後一個問題。

Q10(鄧坤亦):導演你好、現場來賓大家好,這次看到這個電影讓我非常驚奇,它非常好看、非常的美。我想要問的最大問題,這是導演拍的第一部電影,這部電影有非常多的難題,有小朋友、海底、動物等等的拍攝,我有興趣想要知道,導演在拍片過程中,在導戲或者調度上有沒有特別有趣的體驗,甚至是說像小朋友和動物的互動,是不是在毫無預警地情況下去拍他們?

A10(卡蜜拉安迪尼):對,這是我的第一部片,有很多的挑戰。水底攝影本身對我並不是太難的事,就像我剛剛說的,因為我本身是潛水的。那講到小孩子的部分,我希望是以自然有機的方式去拍,基本上我面對小孩是給他們一個狀況,在這個狀況下,看他們會怎麼反應。我一開始會先跟他們玩在一起,再慢慢告訴他們,大概故事會是什麼樣子。導演當地民眾也是,對於他們要說的話,我會給他們最大的自由,要導演當地民眾並不容易,我們排練了很多,我會問他們,看他們想說什麼,對於他們所做的事情的反應,讓他們做他們平常會做的事,去表現他們的日常生活。

主持人:最後我們再次謝謝導演帶給我們這麼溫柔與美麗的電影,也期待能趕快看到她的下一部片!

 《海洋魔鏡》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