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08(日)21:1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金灵默(導演)
紀錄:黃寶賜 / 攝影:利炳詳

金灵默:你好嗎?剛才看到大家都有在簽署同意書,要簽署同意書是因為今天這部電影,集合了我三部最限制級的影片。當大家看完電影,可能有人會覺得是好的回憶,也有可能你會覺得是很「難忘」的回憶。這些作品都是我比較早期的作品,更靠近我精力充沛的時候,所以可能比較直接一點。在此先跟大家說一聲,第三部的《性/不性》是黑白無聲電影。我在看別人的黑白無聲電影時,有一個習慣是聽音樂,很歡迎現場的各位,手上有MP3iPhone、所有的音樂時,可以邊看著電影,邊聽著自己的音樂。希望各位可以透過黑白電影,但聽著自己的音樂,變成屬於自己的部分。當隔壁的音樂比較大聲一點,請大家不要太介意。如果不想聽音樂的也沒關係,就無聲地去欣賞這部電影。第一片和第二片看完,可能大家都有一點點處於「某種」狀態,希望可以透過第三部電影放鬆一下。今天看完這部電影有可能會做惡夢,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欣賞、享受今天的電影。Enjoy your nightmare, 謝謝!

映後座談

主持人:很高興禮拜天晚上還這麼多人來看這個電影。導演自己形容說看完這個電影像nightmare一樣,所以希望大家都活過來,而且甦醒了。我們大概有40分鐘時間可以跟導演好好地來聊一下,不只今天看的這三部電影,還有兩天來導演所有的長片跟短片。一開始先讓導演跟大家打打招呼,講幾句話。

金灵默:謝謝大家觀影到這麼晚。這三部電影對大家來說可能不是那麼容易消化。我們就藉助夜晚的力量來做一點點互動。

主持人:在導演回答問題之前,導演要先解釋一下剛剛《性/不性》的放映。這是我們影展這邊的疏忽,因為這部電影的放映十分困難。

金灵默:因為這部電影從影像到發展,到剪影到編輯,都是我一手包辦,所以技術人員也較不易辨識。其實我在試映的時候也沒有發現,剛剛那部片子右邊的影像是上下顛倒的,時序是由後到前。

主持人:我解釋一下,《性/不性》最後這個片,大家看到左半邊是原來HD Cam的帶子,右半邊是十六釐米的帶子。導演說上下順序放反的是,右邊十六釐米的部分。

金灵默:其實這種錯誤可能也是一種樂趣。(笑)


主持人:我們代表影展跟大家抱歉。剛已經跟導演道過歉了,可是導演說了一個很幽默答案:只有他可以辨識的出來。

Q1(主持人)第一個問題我想問導演,當然不一定是念電影系的人才能拍電影,不過導演非常早就輟學到首爾去,可不可以講一下,什麼讓你決定不要再接受教育,後來又怎麼決定進入拍電影這件事情?

A1 金灵默:就算沒有就讀電影系,拍電影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基本上只要攝影工具,你有三五好友或能夠招募演員,有個人想法、概念就可以去拍電影。拍一個好電影最容易,或最好的題材就是看電影,所以我到各個影展去學習,看到各個電影的呈現方式,與各個導演對談,然後去學習。最好的學校就是影展,像台北電影節。

Q2 (主持人)導演的第一個短片就是《肯尼不愛芭比》,我想很多的導演真的能夠拿起攝影機拍第一部電影這件事,是很重要的。可不可以問一下導演,大家也看了這部片,我自己看的時候是非常驚豔,用娃娃跟很多奇怪的道具,就可以做出一個非常有想像力,主題很清楚的電影。是不是可以多解釋一點一開始拍這個短片的過程?

A2 金灵默:那部電影對我來說有如寫日記一樣,是一個非常個人、私人的情感。不只是《肯尼不愛芭比》,還有後面的《援交男孩》也是。當時的狀況是非常憂鬱的、不快樂的、憤怒的,所以我把那些情緒全部放在當時那個時期的作品裡面。

Q3 (主持人)作為第一部比較長的長片,《援交男孩》是一個無論從題材、形式跟表現的東西都非常的大膽,可以說大膽,也可以說勇敢。我想問的是,拍這樣第一部長片,導演的創作理念是不是開始變得很清楚?是不是非常私密地去創作,沒有馬上考慮到觀眾的反應?

A3 金灵默:我確實完全沒有顧慮到觀眾的感受,所以才能拍出那種電影。某種程度來說,是在看影的過程拷問觀眾。

Q4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覺得大家會問,所以我就先問。你自己在裡面也扮演一個非常驚人的角色,這個戲對一般的演員就很困難了,你必須要擔任導演又要演那樣的角色,可不可以解釋一下自己拍又要演的狀態?

A4 金灵默:對著人確實不太容易,上不太出來。(觀眾笑)

Q5(主持人)我實在不太能想像我們在導演講堂討論這件事。我承認我自己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非常被驚嚇。但我真的覺得很勇敢,不管從哪個角度,不管能不能接受,第一部電影敢拍這樣的東西是很不容易的。導演這幾年來,拍了很多短片以及三部長片,我不認為導演的電影,可以在商業上獲得很大的資助或是回收。導演可不可以稍微解釋這三部長片在資金上面,或是後來在南韓、在國際上的發行,狀況是如何?

A5 金灵默:有聽說台灣也有贊助電影的機構,我在韓國也是找尋各種不同的贊助機構。我確實沒有為了上映而拍攝的電影,但我會找到不同的贊助。

Q6 (主持人)我再追問一下,是不是只有最後這部《無以名狀的憂愁》是有在韓國做商業映演,其他兩部沒有?

A6 金灵默:《無以名狀的憂愁》確實在今年三月底到四月,大概兩個月有上映,其他的都沒有。

Q7 (主持人)所以台灣的觀眾滿不容易的,可以看到導演所有的電影。再來我要問到稍微關於電影主題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從導演大部分的電影都可以發現,你在討論人內在自我認同的問題,不管是性別的認同,或是大家有看《無以名狀的憂愁》,從性別認同延伸到國族認同,導演是不是對內在的挖掘這方面主題最有興趣?

A7 金灵默:我認為在韓國社會裡面,我一直都處於一個界線上,不是主流人物,也不是非常疏離的少數者,因此一直在找尋,自己處於中間界線當中的定位或處境。所以對內心這些想關心的事情,我就一直想用電影表現出來,包含男跟女、同性跟異性、外表跟內心、看的到的或看不到的,我一直在探討這樣的議題。

Q8 (主持人)導演對於孤獨的個人,或是在空間裡的調度,會讓人想到大家熟悉的蔡明亮導演,尤其是《無以名狀的憂愁》的某些部份。可不可以談談他眼中蔡明亮導演的電影,或者是否真的有受到他一點點的影響?

A8 金灵默:在拍電影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一個具體的對象去拍攝電影。但確實在昨天《無以名狀的憂愁》裡面的第二段,我有投射到《愛情萬歲》裡面李康生這個角色。在聊天室聊天的時候,我有一個暱稱,就是《愛情萬歲》原來的外文片名。

Q9 (主持人)我覺得看導演的電影,導演對於人的身體,或是在鏡頭面前表現身體是非常無畏無懼的。這對於一個導演或創作者來說,我覺得不是太容易的事。可不可以解釋一下這部分?是很早就意識到說,在鏡頭面前拍攝人的身體,或是從身體表達慾望,是非常自然不過的事情?

A9 金灵默:透過身體可以學習到很多部分,包含人的身體可以呈現出感情、感覺,甚至呈現出不同的性別。身體因為有外形的身體,又有內面的心理,這個雙重性的部分,是我很感興趣的議題。對我來說身體是學習一切的基礎。而且身體跟空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過去比較多的作品都在談論有關身體的議題,未來的方向則是希望可以多談論空間的部分。

Q10 (主持人)可不可講一下最近的拍攝計畫?

A10 金灵默:現在正在拍有關女性性工作者的紀錄片,有點像愛情故事,但又是用身體工作的人。所以它是在講這些人的故事以及私娼寮的故事。另外一部也正在進行中,是拍攝有關首爾的影片,希望今年底可以完成。


Q11(觀眾)導演你好,我很感佩導演,因為導演沒有受過一些專業訓練,卻能夠拍出獨特的電影語彙。我想問的是,您是什麼原因觸發你想用你的電影影像去書寫你自己的情緒,讓你熱愛電影的來源?還有在拍電影有沒有一些挫折,以及怎麼樣去克服?

A11金灵默:一部好的電影跟個人非常有關係,包含個人的好奇心,或是個人想說的故事。但這不代表我的電影是好電影。剛好因為我喜歡的電影類型,是屬於比較個人的出發點,所以自然而然走向拍電影這條路,也因為個人的成長跟電影的成長有很大的關係,而且電影是不會說謊的。最累的一部電影是《美男魚的夢想》,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跟不是很熟的人一起合作,之前則都是跟朋友或自己親自操刀。我在跟不認識的人合作時,又花很多錢,整個過程、跟人的溝通,對我來說如地獄般的痛苦。那段可能太刻骨銘心了,之後有學到教訓,所以拍攝《無以名狀的憂愁》的時候,就懂得怎麼去享受和人溝通的樂趣,所以拍得很愉快。雖然電影是拍給觀眾看的,但在拍的過程裡面,我覺得有很多複雜的人際關係,像是老師跟學生的關係,有的是父子,有的是情人,甚至是背叛者,對我來說片場本身就有很多複雜的關係,就像另一種世界。

Q12 (觀眾)一個問題是,第二部電影的結尾有說明前段是根據真實錄音改編,這個真實錄音的來源。第二個問題則是有關用大便塗身體,想問這個想法是從哪裡來的?是根據日本AV的影片嗎?

A12 金灵默:有關影片的來源,我是上網不小心瀏覽到的。我也不知道那個是不是色情影片,也有可能是真正的偷拍影片。我第一次看到非常非常的震驚,而且有一點點生氣,因為我覺得那是一個非常私密、私人的感情,有可能兩個人在社會上是非常危險的關係,這樣的東西怎麼可以被放上去。我就把這個東西當作母帶錄製了自己的部分,其實一開始不知道世界上有這樣性向的人存在,喜歡把大便塗在身上。但剛好我認識一個人確實本身有這樣的喜好,我覺得剛剛好那就去拍吧。

Q13 (觀眾)你好,我想請問同志電影在韓國,有時會受到很多爭議,是不是有被禁演的可能?剛剛有提到說《無以名狀的憂愁》在三四月有在南韓上映了,可是就我所知,這部電影在二月的時候仍然沒有通過電影檢查的審核,想請問二月到三月這段時間之內,有沒有針對影片做出修改或其他部分,得以讓這部電影順利上映?

A13金灵默:確實台灣社會比韓國開放一點點。《無以名狀的憂愁》審議沒辦法過的部分,就是逃離北韓者在廁所進行性交易的時候,口交並會看到性器官。但因為上映日期已經確定,一定要上,所以最後沒辦法只能上馬賽克。

Q14 (觀眾)第二部影片,我比較好奇的是在南韓,會有如影片裡中年男子出櫃的情況嗎?

A14 金灵默:我不是要顯示那些中年男子的不好,只是因為拍那部電影的另一位是十九、二十歲的小男孩,所以看起來像是替他們出口氣,在影片中呈現出來有點像是對立、不知羞恥。但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那些人有一點可憐,因為在那樣的社會,那樣的年紀,沒辦法遇上出櫃的時期,而且他也結婚了,不能告訴別人,所以還滿同情那些人的。就我所知,在南韓有為數不少這樣的人。

主持人:謝謝導演,拍了這麼多非常有意思的電影,並且來到台北解釋他的電影。另外補充,本來手冊翻譯導演的名字為「金敬穆」,但導演來了以後他說,他比較喜歡另外一個中文名字,叫「金灵默」。灵是靈魂的靈,但他喜歡簡體字,默是沉默的默,他可能覺得那兩個字比較有氣質。

最後講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因為電影素材都在導演手上,所以我們工作人員跟導演有非常密切的e-mail的聯繫。導演在回信的時候,他回了一個簡寫叫做「KIM KM」。我們工作人員就很興奮,說導演回他的小名是「KIM KIM」。結果是我們同仁太興奮,看成兩個都是「KIM」,以為導演回他的小名叫「KIM KIM」,因此我們全辦公室的人都簡稱他為「KIM KIM」。

後來跟導演說描述這個故事,他說「你們錯了,我是寫『KIM KM』,KM就是我名字的縮寫Kyung-Mook。」,我們向導演道歉,但他說沒關係。因為他太忙了,每次回我們信都只有看下面的問題去回答,其實我們每次寫給他的信都寫「Dear KIM KIM」。他很高興地說以後在台灣的名字就叫「KIM KIM」。這幾天導演還會在台北玩一段時間,不管是在戲院或台北任何地方看到他,可以開心地叫他「KIM KIM」,他就知道是看過他電影的朋友。最後再熱烈掌聲謝謝導演。

 《肯尼不愛芭比》Me and Doll-playing 影片介紹

 《援交男孩》Faceless Things 影片介紹

 《性/不性》SEX/LESS 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