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7/14(六)18:00
地點:新光影城
出席:蔡銀娟(導演)、海倫清桃(女配角)、莊凱勛(男配角)
紀錄:王振愷/攝影:利炳詳

Q1 (主持人):通常每一個導演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有很多想法跟夢想,這一部電影其實涵蓋了很多關心台灣身邊的事情,對於導演能夠嘗試這樣一部劇情長片,希望藉由這個電影想要表達這塊土地什麼樣的關懷?

A1 (導演)其實很多想講的話都在電影中,有時候覺的說創作動機有點不好意思,講太多又像在說教,基本上希望透過這個故事,讓大家感受到親情,那種說不出口的愛,也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讓觀眾對濕地跟候鳥能產生興趣跟了解,也多了解台灣的城鄉差距跟新移民的議題,這是我小小的願望,雖然這一次是小規模放映,整個製作團隊、劇組同仁都非常用心,所以看了喜歡,可以多多幫我們宣傳出去,還有電影的結局請務必幫我們保密。

Q2 (主持人):第二個問題要問海倫清桃,因為這個角色跟妳本人差很多,可是我們看這部片會發現對白不多,需要靠眼神跟複雜表情來表達,對你來說這部戲最困難會不會在這裡?

A2 (海倫清桃):我覺的阮雲鳳這個人,她真的蠻可憐的,她在這裡相依為命就是先生,他的個性又沒有常常跟她講話,很多時刻,苦也是、歡樂也是,很多事都是一個人在過生活的,所以當他收到越南男友的來信時絕對是很開心的,大家也都感受的到,雖然他想要在台灣好好開始過生活,但收到那個信件,充滿複雜的,還有愛意,不只是關心還給他鼓勵,這種信那個女生受的了呢?雖然大家現在都用電子信件,但有時候我覺得寫信是很有誠意的。但是雲鳳沒有對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語言是演員很重要的表達,阮雲鳳從頭到尾導演只給我一句台詞,而且那句台詞就用騙的,因為要出去玩,又看到那封信,老公看到了,所以只好說謊,其實這樣我覺得還蠻可憐的。

主持人:有,我們有感受到妳的可憐。那現在的時間就開放給觀眾,有什麼問題就舉手。

Q3 (觀眾)我想請問導演,溫昇豪在片中後來有一段關於感情的橋段,那段故事後來好像沒有說後續發展?

A3 (導演):先解釋這個劇本四年前就寫好,當初寫好的時候故事架構就是這樣:夫妻間的衝突,一層層累積上去,那時候也就找好昇豪邀請他來演出,但這一部電影拍攝過程波折比較多,所以去年才拍完,那去年有一部很紅的電視劇,所以剛剛看會讓大家聯想到這個部分,但我們的故事是先寫好。那至於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我是刻意留白,讓大家可以自己去詮釋,讓觀眾有比較多的想像空間。

Q4 (觀眾):導演你好,想問說為什麼會選雲林為拍攝地點,想要反映當地的一些環境跟人民的生活問題嗎?

A4 (導演)我算是半個雲林人,因為我父親是雲林出生跟長大的,小時後到現在我都常陪父親回雲林。另一個原因就是想凸顯城鄉差距的問題,也可以讓大家看到不只雲林,台灣沿海地區有很多地方有地層下限的問題,其實我們劇組人員家庭就有遇到這樣的狀況,這都是當地居民心頭的痛,現當初我們陪當地里長勘景,都會發生村民抗議的狀況。像影片中,家雄跟阿鳳同事那一場戲,在湖邊有沒有,拿著情人的信,就是在濕地旁邊拍的,其實那原本都是稻田,但地層下陷的關係,颱風一來,水退不出去,就永遠變不回去了,想要透過這個故事凸顯地層下現的問題。

Q5(觀眾)劇中有安排到幼鳥的部分,這個部分是有想要跟家庭做甚麼樣的連結嗎?

A5(導演)我想要透過鳥的家庭危機跟人的家庭危機作呼應,因為故事中哥哥跟弟弟都面臨了家庭危機,之所以想要選高翹鴴當作本片很重要的象徵是因為裡面的哥哥就像個候鳥一樣,也有點像我自己,從中南部來到台北這個大城市生活,然後可能只回老家一兩次,就很像候鳥,然後慢慢的就定居台北當留鳥,然後台灣很多的新移民也像是候鳥,有些最後也都住在台灣變留鳥,但有些適應的不太好就回到自己的故鄉,像候鳥。我當初就特別選候鳥當這部片的象徵,高翹鴴這種水鳥他特別的地方,就是他雖然是候鳥,但每年秋冬的時候,大批的高翹鴴就會飛來台灣過冬,春天在離開,但這些年越來越多高翹鴴定居下來,繁衍後代,成為留鳥,我們裡面呈現候鳥的育雛危機就是對照哥哥家庭的危機。

Q6(主持人):我順著觀眾這個問題,要不要聊一下關於拍鳥這件事,因為在裡頭我們可以很清楚看見類似DISCOVERY的鏡頭,這個部分會不會花很多力氣拍?

A6(導演):我們前面花了很多時間做前製,關於那些的特寫鏡頭,都是趁著去年春天,那個時候也選好遮蔽障,也跟關渡自然公園合作,他們也看到幼鳥孵出來就通知我們去拍這樣,我們是用紀錄片方式拍,至於演員的部分,我們這部片大部分的劇情在戶外做鳥類觀察,第三場他在看鳥,然後數量跟種類記在手冊上,這些鳥類調查都是冬天拍的,因為冬天有很多候鳥來過冬,所以我們選在冬天拍攝演員的部分,比較辛苦的是,小鳥小木屋裡面,安琪兒跟窮緊張出場還有小鳥寶寶出場,這兩場演員就比較辛苦,因為他們要假裝幼鳥發生了這些危機,那我有先把我們先前拍好的片放給他們看,我們也有請鳥演員,就是現場假裝鳥跌倒這些危機,讓演員們能做出嚇一跳的動作反應,這部分比較複雜。

Q7(主持人):我們拍手歡迎賺了我們很多眼淚的男主角莊凱勛,先讓他跟觀眾朋友說幾句話。

A7(張凱勳):觀眾朋友大家好,很抱歉我還是沒趕上,我在苗栗拍戲,我剛剛像在打電動的方式開上來有點不良示範(苦笑),很高興大家來看戲。

Q8(觀眾):導演你好,我相信大家看了這部戲,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想請問關於劇本的問題。你在生活中身旁有什麼類似狀況嗎?才可以寫出這麼好的劇本呢?

A8(導演):我會寫這樣的故事一開始是因為我跟我朋友的感觸,覺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其實是家人的距離,其實同住在屋簷下,但都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說,我覺得我跟我的家人有時後都有這樣的狀況,我反而跟朋友比較能聊很多事情,那我後來發現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觸,所以我就想要寫一個關於家人之間的故事,想要傳達出一份愛的訊息,不管是親子之間、手足之間、夫妻之間的愛…那是我很想要處理的問題,所以裡頭每一個角色都是我自己心中的寫照,我覺得我學生時代,大學時代,就會覺得橋生都不跟我們說話,不太喜歡那樣的狀況。但等我自己出國到國外念書,我就能體會到那種感覺,到了語言不通、文化習俗不同的國家,在外地生活的感覺,有過那種不一樣的過程,我現在回過頭看我覺得我在國外讀書就很像候鳥的感覺,心裡很想念自己的家鄉。

所以,當我回到台灣,我在台北街頭看到外籍新移民用自己母音講話時,看的心情完全不一樣,當我在寫阿鳳這個角色時,我覺得我的心情很像阿鳳,我寫每一個角色都有這種感覺,我自己當媽媽,也越來越感覺自己像戲中那個媽媽,越來越愛碎碎念。

Q9(主持人):跟大家講一下,每次看到電影裡成年男子崩潰大哭的時後,有時自己會投射,會覺得這個戲不好演,尤其是那個點到的時候,都會有感同身受,或很難過,大家都看到他跟溫昇豪很精彩的那場戲,對你來說這是最難演的一場嗎?

A9(張凱勳):其實這一場不是最難演的一段,因為我本身就是我們家中的老么,然後我哥也很疼我,所以兄弟之間的情感很容易到位。但我覺得最難演得戲是夢境中去找哥哥一開門的那個表情,雖然只有短短幾秒鐘,可是內在情感的流動對我來說是很複雜的,即便是一個夢,但我見到哥哥的時候,常久以來的心結,還有夢境中可能我要找他,可能我要向他求救,那場戲層次很多,在驅動情感上,這部戲是很寫實的,但夢境那一場就比較困難,因為沒有語言,沒有語言詮釋上比較難。

Q10(觀眾):請問一下劇中家雄有沒有愛過雲鳳?

A10(張凱勳):其實是有的,這個問題我在拍攝的過程問過導演,因為家雄受的教育不高,其實我今天在片場有跟郎姐(郎祖筠)聊到,其實人教育受越高,想的就越多,很典型的就一個勞工朋友來說,他受的教育不高,他的夢想就是他要有個家,他要扛起一個家,其實在幸梅之後他一直沒有放下,可是當家裡決定娶一個外籍配偶回來的時候,我自己在詮釋的時候,某些轉折點時,像是剛娶進門,那整個流程,短短只有一天,其實見面跟相處的時間沒有很多,剛進來時就要有深愛的感覺當然是不可能,可是在生活中慢慢地,家雄是個很善良的人,時間慢慢下來他對一個女生從外地嫁來,由同情慢慢變成我們所說的媒妁之言的狀況,那會慢慢累積情感,因為他是個沒有複雜心思的角色。

導演這次演員真的演得很好,他們有很多的挑戰,很多戲他們都沒有太多表情變化,沒有說很多台詞有可以有很精采的演出,我覺得這部影片很幸運有演員全心的投入,劇組、宣傳工作人員也都非常用盡心力,這次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候鳥來的季節》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