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巴怎麼了?》:黑狗人生

文/張冠倫(部落格「開到荼蘼花事了」格主)

 人生就像是個由許多小問號所組成的大問號,有時候標準答案不只一個,甚至很多時候根本是無解的,賽巴(Sebastian Hiort af Ornäs飾)的人生,以及賽巴和母親伊娃(Eva Melander飾)之間的親子問題即是如此。這時,他們只能沉默以對,如同電影開場的畫面,兩人相對而坐,賽巴趴在桌面上不停啜泣,而母親只是神情空洞地望著,然後默默落下淚來。

 無論是中文片名《賽巴怎麼了?》或原文片名《Sebbe》都直指電影的核心人物:賽巴。他的父親早已過世,母親白天幾乎都在睡覺,晚上去送報,獨力扶養賽巴長大。一如我們刻板印象中的「問題少年」,賽巴成長的家庭背景確實是殘缺的、不圓滿的,但是,難道是因為這樣而讓賽巴的人生走向悲劇嗎?賽巴在學校總是遭到肯尼(Kenny Wåhlbrink飾)為首的男孩們霸凌,他們三番兩次譏笑他是「死同性戀」,還動手強押他與另一名男學生親吻,但是,這真的是逼使賽巴瀕臨爆炸、崩潰邊緣的主要因素嗎?我相信答案沒那麼簡單。

 伊朗裔導演巴巴克‧納加菲(Babak Najafi)無意解答觀眾的疑問,也不願過分簡化賽巴的人生問題,他甚至在許多的部分選擇留白,讓觀眾各憑想像猜測,例如:為何賽巴的肩頭上要刺上中文(或日文)的「父」字刺青?父親這個角色對他有何意義?母親和父親之間曾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母親發現附有她和丈夫的相片的墜子就想丟掉?還有,怎麼會懷上賽巴?導演並未在賽巴的相關個人資訊上多加著墨,僅賦予他一個大概的形象,因為對整個社會而言,賽巴不過是個不引人注意且模糊的存在而已。就像那隻黑狗一樣。

 片中,導演以一隻無人飼養的黑狗比喻賽巴,兩者的際遇相互呼應,殘忍卻貼切地襯托出賽巴的慘綠青春。黑狗第一次出現是母親站在街邊吃東西的時候。黑狗直直望著母親,衝著她狂吠,等到她丟下一口食物才停止吠叫。雖然如此,黑狗卻一直跟在母親後頭,不願離去,直到她躲回家中才順利脫身。只是,母親擺脫了黑狗,家中卻還有一個賽巴。對母親來說,賽巴的存在如同黑狗,總是緊緊依附於她的人生,無法分割,雖然這是親子之間的羈絆,她卻不想承受,「我根本就不想要你。」她對賽巴吼道。此外,她甚至以為賽巴和黑狗一樣都想從她那裡得到什麼,但是賽巴其實什麼都不想要,他只想和母親一同生活而已。

 黑狗再登場即進入賽巴的視線中,這次黑狗不再尾隨於人的後方,反而是賽巴跟著黑狗跑。兩者位置的置換,在某種程度上也暗示了賽巴不同於他人,是十分看重黑狗的存在的,因此當黑狗被公車撞上之後,車上僅有賽巴一人跑去關心黑狗的傷勢。看到賽巴抱著黑狗沾滿鮮血的屍體痛哭時,彷彿宣告賽巴的死亡般,令人感到所有的情緒糾結在一塊,是如此地難受。如同其他人──公車上的乘客──對黑狗的冷漠,賽巴的人生之所以走向崩潰邊緣難道不也是社會的冷漠所造成的嗎?甚至,當賽巴拿著自製炸彈走進教室時,大家仍是各忙各的,除了老師頭也不抬地要賽巴趕快坐定位之外,沒有任何人關注賽巴,因為塞巴的存在猶如映在骯髒鏡面上,輪廓不甚明顯的身影般模糊不清。

 《賽巴怎麼了?》的中文片名和故事題材都很容易使人聯想到美國小說家蘭諾.絲薇佛(Lionel Shriver)的作品《凱文怎麼了?》(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2003),但是不同於後者以凱文的母親的主觀視角敘述,前者採旁觀的全知視角進行,輔以北歐電影一貫的冷靜調性,讓整體氛圍更顯冷冽。這部電影雖然是身兼編導二職的巴巴克‧納加菲初試啼聲之作,卻展現出強大的力道與能量,十分沉重,也極為深刻。

 點此觀賞部落格全文

 《賽巴怎麼了?》影片介紹

 其他「瑞典新潮」精彩片單

創作者介紹

2012 第十四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14th Taipei Film Festival Official Blog

2012年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